《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60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支书见夏文博表情不善,也只好牙一咬,说出了原委,这一说,听的夏文博也是目瞪口呆了。

  金庙村有会计,姓李,是金庙村的大姓,李会计不仅文化高,是个高中生,而且还是一个村里公认的美男子,一米七五的个头,圆脸,浓眉大眼,皮肤白皙,白皙的,拉得一手好二胡,也写得一手好字,人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农村的,更不像金庙这个山沟沟里的山里娃。
  平时的李会计,无论跟谁说话,都温柔无比,从来不耍脾气。爱帮忙,也跟人开得起玩笑,同队里所有的人,不论男女都没有吵过架,红过脸。
  今年开春的时候,村里集合了所有劳力,一起修水渠,李会计负责给参加集体劳动的村民记工分,然后按公分给一定的粮食补偿,要说起来啊,记工分的权力可大了。干这样的活都没有统一的标准,同样是挑土,你做能给十分;他做,也可以只给五分。你说这事公平不公平呢?当然不公平。这就是记工的权力,他说了算。所以,谁都不敢得罪他。
  也正因为如此,村里来参加修渠的女人们,就开始打起了他的歪主意。
  “李会计,今天给我多记两分啰!晚上我去你家里,给你暖被窝,行不行啊?哈哈哈!”队里的杨二嫂,开着玩笑地跟他挑逗起来。
  “你个烧婆娘,你就是跟我困,该是多少分,我还是只给你多少分!”李会计回道。
  “那说不好哦,困了肯定给得多!”李老三家的胖媳妇也插话进来。
  铁锤家的小媳妇李小英,也加入进来了:“要不,杨二嫂,你就跟李会计困一回试试,看李会计今天是不是多给你记两分啊!哈哈哈!”
  “他媳妇知道了,还不打断我的腿呀,我不敢!你胆子比我大,要困你困,哈哈哈!”杨二嫂回着大家的话。
  哈哈哈!哈哈哈!大家东一句西一句地说笑着。
  “不跟你们这群骚婆娘说了,赶快干活!”李会计说着,又到下一个小组记工去了。
  杨二嫂在村里还算是有几分姿色的,屁股大大的,像磨盘,胸膛鼓鼓的,微微颤,就是结婚三四年了,都没怀上个儿。风烧不风烧的,不好说,没人知道,她的男人是队里的牛车运输员,经常要给队里去拉余粮,上公粮,一去就是两三天的不回家。
  山里的初春也很冷,晚上家家户户都是在床上多放些稻草和棉被。再有的是,男人爱喝酒的,就喝点大队酿的烧酒,除了能给自己暖身子外,也能给女人暖和暖和。

  这些天,杨二嫂的男人又去给队里拉物质了。
  她一个人睡在被窝里,确实有点冷,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白天大家开得玩笑,自己真的能实现吗?
  其实,杨二嫂根本就不图那两分工,倒是看得上李会计这个人,每次看到李会计家里的那对漂亮儿女,都让她眼馋。杨二嫂心想:要是真能跟这美男子困上一觉,或许能借个种,就是以后死了,也能跟别人吹得上牛笔。
  女人一旦有了心思,就会想千方设百计地来实现,男人肯定几天都回不来,于是,杨二嫂就想邀请李会计来自己家里做客,请他喝两杯,男人喝迷糊了,自然就经不住女人的诱惑。
  “李会计,我家里的窗户坏了,这几天屋里老灌风,怪冷的。我家男人在外面拉东西,也没回来,你能不能帮我去修修呀?”杨二嫂第二天在小路上碰到李会计,就跟他说。
  “行!”李会计本来就是一个热心肠的人,见了别人有困难都会帮的,更何况还是女人有困难呢。就满口答应了。
  “那说好了,我晚上在家里等你哦!”杨二嫂见李会计答应了,心里暗暗高兴地嘱咐着。
  “你放心,我说话算话!”李会计很肯定地说。

  晚上收工之后,李会计没有回自己家,而是去了杨二嫂那。她家的窗户还真是坏了,大冬天的,满屋冷的发抖。杨二嫂见李会计来了,就把事先准备好的塑料布、木条和钉子拿了出来,还把定钉子的锤子也拿来了。李会计一看东西都齐全,就帮她钉了起来,杨二嫂也在一旁帮手。很快,窗户就钉好了。
  “钉好了,我走了啊!”李会计说话就要走。
  “走走走,走到哪里去?来,先洗个手。我饭菜都做好了,你给我帮了忙,还饿着肚子回去呀!你这不是在骂我吗?”杨二嫂赶紧把李会计拦下。
  “就钉个窗户,至于这么客气吗?还吃饭呀!”李会计不好意思地说。
  “至不至于,是我说了算。你就安安稳稳地在这吃就是了!”杨二嫂说着,已经把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了桌。桌子上还摆着一瓶高粱酒,54度的,够劲。
  “那我就不客气了!”李会计知道是走不了啦,顺口就说了一句客套话。
  冬天的夜晚还是很冷的,杨二嫂把大门、后门都关上了。

  “来来来,我们来喝酒,不说那么多客套话了!”说话间,她已经把酒瓶盖打开了,便往李会计面前的酒杯里倒。
  “好,行了行了!”
  “倒满倒满!”
  酒倒满了,两个人就开始喝了起来。
  “家里没有个男人还真是不行,你看你一来,三下五除二地就给我钉好了。我昨晚钉了半夜,也没搞好。今天真的是多亏你了,来来来,喝好喝好!”杨二嫂一边夸着李会计一边给他灌着酒。
  大冬天的,山里的男人都爱喝点酒。可李会计的酒量不大,二三两还行,超过这个量了,就迷糊。
  现在的一斤酒,两个人都快喝完了,李会计已经迷糊了。
  “不行了,不行了!”李会计满面红光,含糊不清地边摆手边说着。
  “我都还能喝,你一个大男人都不能喝了?来来来,喝喝喝!”杨二嫂到底有多大的酒量,大家不清楚,那天,她确实没喝醉。
  “我跟你说了,不行了,不行了!”李会计还是摆着手说。

  “不行?那我们就不喝了,先到床上躺会去!”杨二嫂说着,就把李会计往自己的床上扶去。
  此刻的李会计已经分不清,是在自己的屋里呢还是在别人的家里,跌跌撞撞地就跟杨二嫂上了床。杨二嫂清醒的很,一上床,她就把李会计的衣服脱了个精光,也把自己脱了个精光。两个人抱在一起,就呼呼大睡。
  男人喝点烧酒,就爱乱性。半夜后,李会计开始有点意识了,一摸,旁边睡着一个女人,他还以为是自己的婆娘,趴在她的身上就动了起来,其实女人早就醒着,她也没吭声,任由他摆布,一盘完了,他又睡下,半夜鸡叫的时候,他又来了性趣,再次趴在杨二嫂的身上,又动了起来。
  杨二嫂依然没吭声,还是由他摆布,天亮的时候,当他想上第三盘的时候,他又爬上杨二嫂的身子,这会他看清了脸,不是自己的婆娘,吓得他赶紧坐了起来。
  “怎么是你呀?!”李会计懵了。
  “你自己看看,这是在谁的家里哟!”杨二嫂也坐了起来,努努嘴,让他自己瞧瞧。
  “哎呀,这酒真误事,对不起,对不起!”李会计说着,就要拿衣服穿起走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