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57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硬着心肠,看都不看一眼苗青,他就是要让对方害怕,畏惧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吧这个丫头从卢书记的阴影中拉过来,除此,夏文博这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两人长时间的沉默,沉默了很久很久,时间仿佛快要凝固似的。
  苗青开始哽咽了,好一会才说,“夏乡长,我也知道乡长你的难处,可是我这样两面三刀的也难做人啊。”
  “是的,你的确难做,但你干的就是这份工作,你对我来说,比一个副乡长都重要,你必须跟上我的脚步。”
  “那我用什么借口顶呢!”
  “我不知道,这个问题要你自己解决,当然,我可以提示一下,比如说没钱啊,或者钱让我预支了等等吧,你自己看怎么合适就怎么来!”

  “那好吧,卢书记要整我的话,你可要帮我!”
  夏文博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已经征服了这个小丫头,虽然自己的手段有点残忍,方式有些卑劣,但这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
  乡里没有一分钱,但夏文博承诺过的话他是一定要兑现的,这不是他的性格,也不是他的习惯。
  到了第二天,夏文博就给张玥婷去了个电话。
  “哎呀,玥婷啊,你啥时候回来呢,我都想你了!”夏文博装出了一副情圣的样子,给人家示好。

  “真的假的啊,我才走了两天,你都会想我?”
  “你难道没听过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那句话吗!”
  张玥婷在电话那头丝丝的笑了:“听是听过,但你说出来,就想让人想到了一个动物!”
  “你是说鸳鸯......”
  “错,我说的是黄鼠狼!不要给我乱煽情了,说吧,有什么事情!”
  夏文博就嘿嘿的笑了,这张玥婷啊,真是自己的红颜知己,自己心里的什么事情他咋都能一眼看穿呢?
  “玥婷啊,你这什么话呢,我想你那可是真的,不过既然你一定要问我有什么事情,我想想,哎呀,还真有点事情要你帮忙!”
  “夏文博,你老人家就直接说吧,还遮遮掩掩的干什么,也不想累的慌!”

  “这样的,我们这的中学啊,教师三个月都没发工资了,眼瞅着人家就要放假,我的意思是给人家发了,但乡里没钱,所以你这一提醒,我就有了希望!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善良的女人,一定会帮我的!”
  张玥婷在电话那面都感到好笑了:“切,少给我来这套!”
  “那来什么套子?颗粒状的,还是加厚款的!”
  “夏文博,你个龌蹉的家伙,整天都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要多钱,账号给我!”
  “不多,不多,先借你三十万,账号是乡财务室的大帐,我一会就给你发过去!”
  张玥婷连再见都懒得和夏文博说,直接挂断了电话。
  夏文博摸摸自己的鼻子,哼了一声,这丫头,你至于如此讨厌我吗,不就是借你一点钱,又不是不还,得瑟什么啊!

  很快的,夏文博就让那个校长带着学校的财务,感到了乡政府,然后,叫来了乡财务室的苗青,让他给在接到这丫头的借款后,先给学校的教师补足工资,剩下的一分钱都不要动,别人问起来,就说没钱了。
  苗青在昨天晚上被夏文博恐吓之后,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这会当然不敢提出什么异议,嘴里一面答应着,一面带着校长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夏文博。
  对这个新乡长,苗青是一分钟都不想和他待下去。
  解决了这件事情,夏文博心头也轻松了一点,自己当上了乡长的第一个承诺总算没有食言,算的上是开门大吉。
  心里一高兴,夏文博就带上办公室的徐主任,准备到金庙村去看看。
  所谓的金庙村,不过是在村里的山头上有个庙宇,庙中的塔尖上也不知是用铜粉,还是真金弄得金光闪闪的,于是这个村也就叫上了这名字,但夏文博有十足的把握认为,那绝对不是真金,不然金庙村也不至于那样贫困落后了。
  徐主任犹豫了一下,说:“夏乡长,金庙村不通车呀?”
  “走吧,没事的,走到哪儿就哪儿吧,人家一年四委都是用脚走呢。”
  徐主任在和夏文博谈话过后,已经彻彻底底的成了夏文博的贴心主任了,见夏文博去意坚决,他什么都不说了,立马准备了两双旅游鞋,陪着夏文博一路而去。
  车在半道上停下了,实在是不能往里开,两人换上了旅游鞋,边走边说着话,不知不觉走了个把小时,在半山腰歇脚的时候,夏文博极目眺望,东岭乡山山水水尽收眼底,一道道山峰披红戴绿,一条条河流蜿蜒如带,景色真的很美。

  这金庙村海拔二千多米,是全县有名的高寒山村,出了名的老、少、边、穷地区,全村一千三百人有一大半没有脱贫,失学率高达百分之四十,夏文博早就想上来看一看,可是就是抽不出时间,村支书刘旺才倒是见过几次,但这支书啊,每次见面,不是要粮就是要钱要衣被,可过去夏文博根本做不得主啊,也只好敬而远之了。
  现在的情况不一样,夏文博也就成了乡长,躲是躲不过去的。
  这次夏文博决定好好地在上面住上几天,就几件具体事情现场办公解决。
  这时,一个挑夫走上来,自自然然地放下担子歇肩起来,山风很大,但他依旧敞着怀,一边用喘着粗气,一面自言自语地说:“这鬼路真的是越来越不好走了。”
  夏文博抬头打量了这个人,约摸四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脸的皱纹象刀子刻划过似的,诉说着自己饱经风霜的不凡经历,周周正正的身子硬板结实,胸口是几块紫铜色的肌肉,看上去很健壮,再瞧瞧担子,估计有二百斤,说话刚气十足,再一试谈吐果然不俗。
  他主动同夏文博搭腔了:“你们好象是城里来的吧,请问是到哪家去的,就随我一道走吧,这里我很熟悉的,我给你们带路。”
  徐主任指了指夏文博说:“这是咱东岭乡的夏乡长。”
  挑夫眼睛一亮说:“啊,是吗?难怪我就觉得奇怪呢,我们金庙村没有你们这样的亲戚的,这方圆十里八乡的那一家的情况我都了如指掌。”

  夏文博就问:“你老人家贵姓?是这个村子里的吧。”
  挑夫说:“小民姓康,小康的康,就是村里的杜门洞垸子里的。”
  “今年贵庚啊?”
  “属马的,今年有五十三了。”
  “是吗?”徐主任有些不相信,这人看上去并不像五十多的人,他站起身走到挑担前摊开双手托着扁担试了试重量,一下子没有抬起来,又用肩膀才挑起担子,放下担子说:“足足有二百五六十斤。”
  挑夫笑了笑说:“大哥,你估错了,只有二百一十斤。”
  夏文博心中震惊不已:“这么重,你一人挑上山哪。”
  “有什么办法呗,别人村里都通了公路,我们村只得用脚步走,山上的东西都是挑,柴米油盐酱醋茶,吃喝拉撒睡都是挑来的,我这就是给小卖部挑的小百货,一天一趟都是我给承包了,货主是我的外甥女婿,他很照顾我,别人挑一百斤给二十元钱的脚钱,我挑一百斤就是三十元。”
  “这样啊,”夏文博想了想,又问:“你们想过修路的事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