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56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午,夏文博又陪同县里的调研小组开了个座谈会,一起吃了饭,忙忙碌碌一天也就过去了,期间夏文博给袁青玉还打去了一个电话,但袁青玉的态度依旧平静而客气,让夏文博总有一种疏离,淡漠的感觉。
  到了第二天,又有很多人一大早就堵在了门口,有做生意的,开矿山的,办砖厂的。

  另外就是县直属机关的下派所长们,这些人有的是要靠乡政府在以后工作中支持的,少不得要对新乡长表示一下敬意,请他吃饭的,送礼品的,硬是浪费了夏文博一天的时间。
  到晚上,夏文博和万子昌有过一次坦诚的交谈,谈话中,万子昌对下一步的工作也有一个初步的打算,可是,在说到资金使用额情况时,万子昌虽然没有卢书记那种一家独大的想法,但他话里话外中,还是希望在以后能实行过去卢书记和高明德使用过的那种方式,就是他和夏文博两人都有权利支配东岭乡的资金。
  对此,夏文博心中是不很情愿,但眼下万子昌还没有坐上书记的位置,夏文博也不便和他过深的纠缠,讨论这个问题,但心中呢,夏文博也不免多出了一点警惕。
  他叹息着,看来,在权利面前,似乎没有谁是大度和慷慨的,也没有谁是理智和本分的,每个人都想要摄取更多的权利,包括本不该属于自己的那份。
  等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天色也晚了,想着,想着,夏文博又突然想起给学校拔发工资款的事,他就叫来了财务室的几个人。
  财务所的所长丘明,会计王宏伟,还有出纳苗青三人带着账本,很快出现在了夏文博的办公室。
  “夏乡长,你找我们啊!”所长丘明客气的问。

  “呵呵,打扰你们休息了,我这人啊,是个急性子,请大家谅解一下!”
  “哪里,哪里,夏乡长这是废寝忘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哈哈哈......”
  几个人略微的寒暄几句,走完了客套的前奏,夏文博就直奔主题,问起了乡里的资金状况。
  会计王宏伟翻开帐目让夏文博一看。
  “啊,怎么一点钱都没有了?”
  “夏乡长,本来最近乡里的钱就很少,这不,昨天和今天卢书记又划拨了几笔,一下把我们就掏空了。”
  夏文博没想到,自己第一次给人家的承诺眼看就成为空话了,偌大的乡政府,竟然一分钱都没有,夏文博面对这样的一个局面,心里很不舒服,他严辞批评了丘明和王宏伟。
  “你们是怎么管理财贸和后勤的,一点后备金都不留?万一遇到什么急事,该怎么处理,乱谈琴。”
  “是,是,我们一定改正,一定注意!”
  所长丘明和王宏伟态度很好,但他们嘴里的什么改正,注意的话,在夏文博听来,也不过是敷衍而已,只是,夏文博从这两人那闪烁的眼光和老道的笑容中也看出,这两人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老鸟,自己想三言两语的震慑住他们,实在是有点难度的。
  同时,夏文博知道,有的事情也不能怪下面的同志,乡领导没有约束,财务制度没有规矩,这才是问题的所在。
  “这样吧,你们今晚整理出一个全乡本月的收支情况,列出办公室一个月来的开支情况,明天早上给我送过来,我想了解一下。”
  所长和会计连连点头,说马上就统计,争取早点送来。
  出纳苗青有点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自己该走,还是该留下。
  苗青到东岭乡当了一年出纳,财经学校的毕业生,业务很精,今年二十九岁,还不知道行政上的一些规矩,有些马大哈,也有些不转弯,一直没有摸透夏文博的思路。
  夏文博是刻意的留下她,今天的突破口就只能选这个小丫头了,比起所长丘明和会计王宏伟,这丫头更好攻克。
  夏文博迷着眼问道:“小苗,报一报最近几天的支出情况。”
  苗青有些紧张,一慌神,手就不听使唤,好好的一叠帐本就掉到地上了,她弯下腰拾起是,露出雪白的软腰,象鱼肚皮样的晃眼,看的夏文博有些走神。
  等苗青捡起了账本,夏文博才察觉自己有点失态了。

  “你,这样吧,就报这一周内,一千元以上的支出。”
  “好的,夏乡长,上周四卢书记去县委拿了八千块,回来后又报了五千块钱的帐,安装会计室的采暖空调用了七千,送礼一千八。”
  小苗边说边用眼神瞟着乡长,看他有什么反应。
  “怎么?拿八千报销五千不就是一万三千块么?”夏文博盯着他说。

  “报销了费用,但没有取欠条。”
  “报帐时要乡长签字才能拿钱,这个规定你还不懂?”
  “可这是卢书记拿的,而且最近一个阶段,财务都归卢书记管。”
  夏文博沉默了一会说:“你接着念下去。”
  “地方水务分局昨天拿走五万。”
  “这笔钱谁让给的?”夏文博差不多是明知故问了。
  “是卢书记答应的。还有今天早上,卢书记批了一笔三万元的车辆保险费,还有一笔一万八的车辆维修费,还有......”
  夏文博这时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一拍桌子,让桌上的杯子跳在地上了。苗青吓了一跳,随即从地上拾起了杯子,因为手不停的发抖使杯子没有放稳而在桌子上打了一个旋终一停下来了。
  夏文博盯着旋转的杯子久久不语,最后说:“好吧,过去的事情我暂时不说了,以后支出,你准备听谁的?”
  苗青沉默不语,这个问题她真的一时难以回答,一个是卢书记,一个是新乡长,这让她左右为难。
  “说。”夏文博盯着她低垂的脸恶狠狠的说,他很明白,出纳在支出上的把关很重要,一旦自己连出纳都管不住,那就对财务这块完全丧失了控制力,自己这个乡长也就成了一个傀儡。
  女孩迟疑着,最后怯生生的说:“我,我听你的。”
  “是真的吗?”夏文博冷冷的问。
  “是真的!”
  “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是。”
  “那好。”夏文博仍然直视着她说,“以后你这里支出的每一分钱都必须有我同意,就算是卢书记签字的,你都要找到各种借口抵制住,能成吗?”
  “这......夏乡长,万一我扛不住呢!”
  夏文博叹口气,悠悠的说:“那实在对不起了,虽然你挺漂亮,也很有点小鸟依人的摸样,但我还会在卢书记离任后,把你调离财务室,最后将你从东岭乡扫地出门!”

  “夏乡长,你咋能这样?我只是一个出纳?”
  “正因为你是一个出纳,我才这样要求你,你自己想一想,你顶住了卢书记,最多就是他对你大发一通雷霆,骂你几句,但他动不了你,因为我会保你,你们财务室的人事权归政府管,但你要顶不住他,一两个月之后,他一离职,我却可以砸了你的饭碗,孰轻孰重,你自己思量吧!”
  说完,夏文博点上了一支烟,默默的抽了起来。
  苗青也被夏文博这露骨而无情的威胁给镇住了,她感到不可思议,夏文博怎么是这样的一个人,这和平常看到了那个见人都笑嘻嘻的样子截然不同,难道真如人们所说的那样,一个人地位变了,人性和脾气都会改变吗?

  苗青小脸煞白的,一声不响的站在那里,眼泪汪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