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6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王子豪这一去就去了一刻钟都还没回来。梁健等得有些不耐烦,潘长河也有些讪讪。梁健道:“潘老板,我还有事,就不等了!你要是有事的话,回头我们电话再联系也行!”
  梁健说的时候,已经站了起来。
  潘长河犹豫了一下,道:“也行,那我回头在请您吃饭。今天招待不周,实在是不好意思。”
  梁健没接话。转身跟小五离开。潘长河跟上来送他们。在走廊的时候,忽然迎面碰上低着头快步走过来的闫如玉。
  梁健躲了,可闫如玉却没注意看路,一头撞了上来。梁健倒是没事,闫如玉却脚下不稳就要往一边摔去,梁健赶紧伸手拉住了她。
  “对不起!”闫如玉吐出一声僵硬的道歉后,就准备离开。梁健注意到,她似乎刚哭过,虽然头发遮着脸,可还是依稀能看到红肿的眼睛。
  梁健想到刚才的电话,没说什么。

  走到外面,梁健好奇,便多嘴问了一句潘长河:“这个闫如玉和以前省委组织部的那位闫部长有关系吗?”
  潘长河惊讶地看着梁健,回答:“没听说过有什么关系,应该只是姓相同而已吧。”
  “好的。”梁健道:“你不用送了,回去吧。”
  小五已经将车开了过来,潘长河坚持帮他将门打开,看着车子启动后才离开。
  回到家,霓裳还没睡。梁健就稍微洗漱了一下就去陪霓裳睡觉。刚哄睡着,忽然小五轻悄悄地推门进来,看着梁健道:“哥,你出来一下。”
  梁健跟着他走到客厅,小五指着客厅桌上两个红色的纸袋子,对梁健说道:“我刚才整理后备箱的时候发现的,我可以肯定今天早上里面没有这两样。”
  “里面是什么?”梁健问。

  小五看了梁健一眼,道:“一个里面是五十万现金,另外一个是一个盒子,我没打开看。”
  梁健基本能肯定这两样东西是谁送的,除了潘长河和王子豪他们,应该没其他人了。只不过,不能确定的到底是潘长河送的现金还是王子豪送的。
  梁健没去看另外里面是什么,他走回书房,拿出手机,直接打给了潘长河。
  “潘老板,你是不是有些东西放错车了?”梁健声音有些冷,问。
  潘长河呵呵一笑,道:“怎么会?我的车跟您的车颜色都不一样,不会放错的!”
  梁健道:“不用跟我打马虎眼!放错了就是放错了,不用不好意思承认!今天晚了,你明天抽个时间过来把东西拿回去!”
  潘长河见梁健似乎很认真,立即就说道:“梁书记,您这……就有点见外了吧?您就把它当做是份见面礼,再说了,这送出去的东西哪有还往回收的道理!您这不是为难我吗?”
  梁健道:“东西送出去的前提是要对方收下了。我什么时候收下了!这不是我为难你,是你在为难我,是想让我犯错误呢!好了,就这样定了。你也不用跟我多说,你要是真不拿回去也行,那我回头送到徐省长的办公室去!”
  “梁书记,您这……”潘长河说到一半停住了,几秒后,笑了一声,透着些无奈还有些不便显露的火气,道:“行,那我明天让人过来拿。”
  梁健啪地一声就挂了电话。他拿着手机,在书桌后坐了下来,心中有些无名火在窜。这些火,烧得并不仅仅是潘长河,更有他自己。
  其实,潘长河这种行为,在如今的官场并不少见。一个项目的落户,背后多少人拿钱,要真是有人认真起来,查一查,估计真相出来,能让人瞠目结舌。
  可是,即便是个常态,梁健还是不想同流合污。他总是希望,自己能是不一样的,能不被这个社会的大染缸给染成一样的颜色,他也确实拒绝了,可是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呢?
  梁健也有些搞不懂。
  夜里他有些失眠。第二天早上他将小五的电话给了潘长河,让他到时候来拿东西的时候联系小五,不用给他打电话。
  可是,潘长河并没有来,也没派人来。他像是忘了这件事。梁健给他打了电话,竟然没打通。
  梁健想了下,让小五将东西拿了上来放在了翟峰办公室,同时将潘长河的电话也给了翟峰。告诉他,如果三天内潘长河还是联系不上,也不来把东西拿回去的话,就把这些东西拿去交给禾常青,让他处理。
  翟峰许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事情,有些木楞。
  梁健没多说。这种事,今后肯定还会遇上,多几次他习惯了就好。
  东西在翟峰那里,拖了三天,潘长河终于派人过来将东西拿回去了。但是,他把那个五十万留下了。他说,五十万不是他送的。而且他不知道是谁送的。当时,他还把另外那个盒子里的手表的小票带来了。
  他一口咬定五十万不是他的,也肯定不是王子豪的,梁健也没办法。既然不是他的,也不是王子豪的,那天晚上,那里也没其他人,那会是谁呢?
  最后想来想去,只能将目光放在那个闫如玉身上。可是,这个闫如玉从头到尾也没说过十句话。而且,如果真的是闫如玉送的,她的目的是什么。东西送了这么多天了,她也没联系过他,这送东西送得是谁送的都不知道,这可一点也不专业。
  闫如玉当初给梁健递过名片,但是梁健一下子也想不起来名片放在哪里了,很多时候他都是回家之后随手就扔了。毕竟这类名片对他来说,用处不大。
  梁健抱着侥幸的心思,回家找了找,没想到还真找到了那张名片。当时随手塞到了衣服里,保姆在洗衣服的时候翻出了这张名片,担心有用,就给放到了梁健书房的抽屉里。
  梁健按照名片上的电话打了过去。
  “喂,你好。”闫如玉的声音和她的人一样,很冷。
  “你好,我是梁健。”梁健回答。

  对面愣了一下后,声音有了些细微的变化,问:“你好梁书记,你有什么事吗?”
  梁健问她:“你是不是有东西落在了我这里?”
  闫如玉有一瞬间的沉默,但很快就回答道:“怎么会?梁书记你弄错了吧?”
  梁健不想跟她打哑谜,便说道:“我有没有弄错你心里清楚。话我只说一遍,东西在我秘书办公室,三天后要是没人来取的话,我就只能送去省纪委了。”
  梁健说完没给闫如玉任何机会,就直接挂了电话。
  第二天下班回家的时候,梁健的手机上收到了闫如玉的短信:“梁书记,现在有空吗?”
  梁健以为她是来拿东西的,便回复:“东西在我秘书那,你可以直接给他打电话。他会复杂把东西还给你。”梁健顺带将翟峰的手机号码发了过去。
  过了一会,闫如玉回复:“东西不急,我想跟你聊聊,不知道你能不能赏个脸,我在滨河路的时光等你,不见不散。”
  梁健皱了下眉,这闫如玉还真是固执,不达目的不罢休。他想了想,回了句:“有什么事等你把东西收回去了,你可以打电话跟我说。”
  闫如玉回复:“滨河路时光,有些事我必须要找你谈一谈,请你务必赏光。”
  日期:2016-10-20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