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6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笑了一下,没回答,转向娄江源,问:“江源同志,你怎么看?”
  娄江源微微皱了下眉头,道:“我不参加意见。”
  娄江源忽然撂了挑子,让人有些意外。梁健愣了一下后,立即微微一笑,道:“既然你不参加意见,那就问问楚阳同志,毕竟这个项目是要落户到荆州,他作为荆州市长,他的意见还是要听一下的。”梁健一边说,一边看向了末座的楚阳。
  楚阳犹豫了一下,道:“如果真的能保证环保问题,那么,我觉得可以考虑。”
  楚阳的松口,算是意料之中吧。这夫妻贫贱了还百事哀呢,何况一个地方府。楚阳作为荆州的市长,在没有市委书记的情况下,他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可想而知。上次十首县水库的事情,说到底不就是没钱闹的嘛!现在眼看着钱要来了,对于尝够了没钱的苦头的人,要想拒绝,得多难!
  到此,基本上结果已经定了。梁健将会议交给了广豫元,起身离开了。
  电池厂项目会议上通过后,接下去的流程,一切都会很顺利了。
  两天后,徐京华特意给梁健打了个电话,说是徐夫人让他问问霓裳的衣服合不合体,但最真实的含义,彼此都心知肚明。
  潘长河打来电话,说在山庄安排了晚宴,请梁健赴宴。
  山庄是在山口区的那个山庄,梁健去过两次还是三次,他也记不清了。梁健听到是那个地方后,忽然有种错觉,怎么就和这个山庄这么有缘了。
  梁健以为这个山庄还是华晨集团的,潘长河却说,这个山庄之前已经被华晨集团卖了,现在幕后的老板是王子豪。
  梁健一听到那个王子豪,心里就一阵不爽。狂妄自大形容他是十分贴切的。

  梁健问潘长河:“那今天的晚饭,是不是他也在?”
  潘长河呵呵笑着说道:“您不会生气吧?其实,今天的晚宴是他执意安排的,上次他酒有点多,说话没个分寸,冒犯了你,所以想给你陪个罪,道个歉!”
  潘长河话说得漂亮,梁健也不能不给他这个面子,不看僧面还看佛面。
  车子到山庄的时候,潘长河他们已经到了。一段时间没来,这山庄的大门已经换了模样了。之前的大铁门不见了,路也拓宽了,原先那个旧传达室也拆掉了,变成了一个新的,建在了往里五十米左右的位置。
  门口处,设有进出两个门禁,中间是一块大石头。大石头上刻着两个大字:世隐。

  名字倒是起得挺贴切,着山庄建在一条山谷里,旁边有山有水还有湖,就像个隐于世外的桃源。只不过,这桃源的主人,似乎没那么超然脱俗。
  山庄似乎已经开始营业,山庄门口的停车场停着不少的车,都是价格不菲的。山庄的酒店里灯火通明,装修得也很好,不再是之前半成品的状态。有服务员穿着修身的旗袍,穿梭来去,一个个十分高挑出众。
  王子豪搂着一个年轻女孩子站在山庄酒楼的台阶下面,笑着迎接他们。梁健下车,王子豪倒是一改之前的嚣张姿态,笑得听很热情地上来要跟梁健握手。
  他既然放低了姿态,梁健看在潘长河的面子上,或者更确切地说是看在徐京华的面子上,也笑了笑,握了个手,之前的矛盾算是过去了。

  而今天到场的,还有一个人,之前梁健也见过,是那位叫闫如玉的女人。
  女人很冷,客套地笑了笑,点点头后,就不说话了。
  落座后,闫如玉被安排坐在了梁健的旁边。潘长河和他的秘书倒是陪了个末座。王子豪一开始说话还算收着,但几杯酒下肚后,那副不可一世地嘴脸又开始往外露。梁健听着有点烦,借口去个洗手间就出来了。
  夜里,这山里倒是清爽。风吹过来的时候,甚至还有一丝凉意。现在已经六月都过了一半了,荆州那边已经进入旱期,娄江里的水都快见底了,而这里还挺到潺潺的水声,还真是不错。
  想到荆州,心里就愁了起来。潘长河电池厂的事情一敲定,接下去,必然肯定还有很多事情要让梁健发愁。想到这里,梁健就又忍不住有些怪徐京华,他还真是给他挖了好大一个坑!
  但无论坑再怎么大,梁健都已经跳进去了,现在能做的,只能想办法努力将这坑给填平,不要出什么乱子。
  正想着的时候,忽然后面传来高跟鞋的声音。梁健一回头,正好看到闫如玉穿着一身职业装从里面快步走出来,她拿着电话,低着头,声音急促地在说话。

  一抬头,看到梁健,她也是吓了一跳,僵硬地笑了笑就转了个弯走到一边去了。
  她走开的时候,梁健听到她在说:我说过了,婚要离可以,但是该是我的我一分也不会让!你也不用拿他来威胁我,你知道我性格的,别逼我!
  似乎也是家庭问题……梁健不由有些愣神,想到远在国外的项瑾,心里一阵复杂。
  闫如玉打电话的声音随着风隐隐约约地传过来,声音急促而坚定,想来应该是个性格十分坚定的女人。梁健觉得自己一直站在这里不太好,就往回走。
  走到里面包厢门口的时候,正好碰到上厕所回来的潘长河。潘长河看到他,就站住了,道:“王大少就是这么个人,喝了酒就容易有点发飘,但人还是个实在的人,您别介意,回头等他酒醒了,让他再给您赔礼道歉!”潘长河是个人精,梁健一离开包厢,他就知道梁健肯定又对王子豪的那副样子不满意了。
  他本身出来上洗手间,也是来找梁健的。
  梁健回答:“我不是这么小气的人,没事。”
  “那是肯定的。”潘长河忙笑道。说完,转身推开了包厢门,道:“您先请。”
  梁健看着潘长河那张看似亲切的笑脸,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后抬腿走了进去。王子豪还是搂着那个女孩子,手正在女孩子那饱满地胸部揉捏,对面潘长河的秘书低头在看手机,仿佛不知道。
  梁健咳了一声,王子豪神态自然地将手收了回来,拿过酒杯笑着站了起来,往梁健迎过来,道:“梁书记,我这人喝点酒就说话没个轻重,你不会介意吧?”
  梁健眯了下眼睛,旁边潘长河动作快不等王子豪靠近,就上前去扶住了脚步稳健的他,笑道:“你看你,每次都要喝多。今天梁书记也在,你就不能给我个面子?”
  王子豪看了他一眼,他虽轻浮狂妄,但并不傻。目光瞄了一眼梁健微冷的脸色,立即话锋一转道:“你看我,一高兴就失态了!得罪!得罪!梁书记,你坐,我去个洗手间洗把脸,醒醒神。”
  王子豪说完,那个坐在位置上的女孩子立即就站起来,从潘长河手里接过他,扶着他往外走。

  其实包厢里有洗手间,只不过大家都不喜欢用,都喜欢往外跑。
  王子豪走后,梁健看了看时间,也已经快八点了。再坐下去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就准备告辞。潘长河却说要一起走,不过得等王子豪回来,毕竟人家才是今天请客的。
  梁健没反对,心里猜着,潘长河打算跟他说什么。
  日期:2016-10-19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