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1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还明白,各单位领导要比职工还着急。市里可是私下许诺这些领导了,只要在五月二十日之前完成房改交款,单位一把手奖励五千元,班子成员共奖励一万元,每提前一天再各多奖一千元。当然,若是发生严重问题,则扣除此奖项,这是为了防止为了得奖而得奖的举措。一下子能得好向个月工资,这些领导们自然要想办法多做工作了。
  汇报完房改工作,李子藤又道:“市长,二毛厂和无线电工地有人了。”
  “是吗?什么时候的事?”楚天齐追问。
  “中午我去参加同学婚礼,返回单位的时候,正好经过那两个工地,看到工地大门已经打开,有人正在现场整理东西,工地里面还停着车。”李子藤道,“我着急回来,去市委送份文件,送完就再去现场打听清楚。”
  正待说话,手机响了,楚天齐把目光投向桌上手机。
  没有得到领导回复,李子藤也暂时留在屋子里。
  看到来电显示,楚天齐对李子藤说了句“也许不用你去工地了”,然后接通了电话。
  手机里立刻传出曹金海的声音:“市长,我是老曹。鹏程投资公司开始进场了,施工单位是鹏燕建筑公司,他们的两个项目经理刚从我办公室出去。据他们讲,先期管理人员已经到达,要对场地进行简单整理,施工人员和建材会陆续到来,预计两周内肯定能开工。我已经让人去现场了。”
  “好,我知道了。城建局要负起监管职责。还有其它事吗?”在得到对方回复后,楚天齐挂断了电话。
  李子藤面露喜色:“市长,太好了,两大烂尾圆满解决,两大地块马上复工,这可全是您的功劳呀。”
  “都是大家的功劳。”楚天齐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其实心里也美滋滋的。

  由于有人带了头,尤其人们又盯着优惠金额,从五月八日下午开始,房改工作进入了热火朝天的交款阶段。一刹时各单位财务忙的不宜乐乎,每日早去晚回,中午也不能休息,但人们都忙并快乐着,因为单位领导已经给他们按双倍加班算了。
  房改工作自有专人去忙,楚天齐则专注着其它一些重要事项,做着非他自己亲自不可的事情,每天依旧忙忙碌碌着。
  日子到了五月十日,晚上六点半,楚天齐从办公室进到里屋,收看《河西省新闻联播》。只要这个时间点不在外面,只要身边有电视机,他都要收看这个栏目,即使延误也要想法看到重播。中央和省新闻联播,也基本是省、市、县当政者必看的电视节目,是收看者捕捉政策风向的晴雨表。
  打开电视,《河西省新闻联播》刚刚开始,是关于省委书记的活动报到,然后是省长主持的一个会议。楚天齐中途去洗手间小解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他慌忙结束任务,提着裤子到了卧室。他看到,电视上已经是另一条新闻内容,省领导参加省新博物馆奠基仪式,屏幕左下方的文字中有一个熟悉的名字:张天凯。
  新闻画面中,博特馆奠基仪式现场,出现了一个中老年男子的形象。播音员的声音在继续:“副省长张天凯强调……”
  新眼所见、亲耳所闻,没错,是副省长张天凯。张鹏飞的父亲也叫张天凯,是凉城市委书记,难道那个张书记真升任副部了?应该是,没听说省里还有厅、部级名字叫张天凯的呀。心里犯着嘀咕,楚天齐再次仔细去看电视上的男人,那脸型、那眼睛,分明和张鹏飞相似,应该说是张鹏飞像这个男人。

  就在楚天齐仔细盯着看的时候,这条新闻结束,换到了下一条。尽管已经认定此张副省长就是彼张书记,就是张鹏飞的父亲,但楚天齐还不死心,马上来到外间办公室,打开了电脑。成康市政府刚刚在前几天接入了因特网,楚天齐要在网上查个究竟。
  在网页搜索栏输入“张天凯”三字,立刻跳出了一整版与搜索项相匹配的条目,第一项就是带照片的个人介绍,照片与刚才电视上男人模样一样,只是显得更年轻。点开第一个条目,出现了个人介绍页面,最后一项职务是凉城市委书记,前面履历有“河西省计划委主任”字样。
  虽然电脑上此条目还没有更新,但根据照片和简历看,张鹏飞父亲成为副部的消息已经是铁定的了。这个消息,对楚天齐来说,绝对不是好消息。
  虽然没见过张天凯,虽然没和对方有过任何直接接触,但想必对方应该也知道有自己这么个人了。在以前的时候,对方未必就知道自己的名字,未必就能记得住自己,但近期肯定已经知道楚某人大名了。自己可是亲手让其家族企业吐出了六、七千万的直接利润,这还不包括其它的隐性利润。张燕不可能不向她叔叔说起自己的名字,张鹏飞更是肯定要在其父面前大骂自己“丧门星”。也许张天凯未必会直接表态,但肯定会记住找他们张家别扭的“丧门星”的。

  又看了看张天凯的出生年月,对方已经将近满五十八周岁了,如果这次不是晋升副部,那指定是要退二线了。可按现在的情形,情况正常的话,对方至少还会干五年实权副部,如果弄好的话,还有进步空间。照这种态势看,自己何时才能有资格和对方过招呢?
  在楚天齐心中一直有一个“梗”,那就是和张鹏飞的“夺妻之恨”,他在受辱之时已经在心中发下誓愿:定报此仇。但他也知道,他不只是要面对一个暴发户,那个正厅级市委书记也绝对绕不过。以自己一直以来的身份,远不是和对方叫板的时候,所以他便把这个誓愿压在心里,即使和张鹏飞又有过几次接触,但他也没想到当时报仇,他有自知之明。他在等着自己强大,步步高升,其实潜意识里也在盘算着张天凯退出政坛。

  虽然以前没有网络,但楚天齐也对张天凯进行过了解,他觉得对方虽然比自己强大,但年龄在那里限制着,就好比游戏中血量示警的对手。可现在升任副部,无疑相当于又给对方注入了几滴血,瞬间血量满格。自己现在可只是个没有根基的副处,离着人家副部十万八千里,五年内根本就不可能具备和人家过招的本钱。想到这里,楚天齐懊恼不已,也非常遗憾,遗憾张鹏飞的父亲怎么就升上去了。

  忽然,楚天齐觉得自己的心态很小人,竟然不盼着别人好,不觉有一丝惭愧。不过,很快惭愧退去,他觉得这是人之常情,谁会盼着对手越来越强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