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46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袁青玉一直在猜测着刚才夏文博和小魔女在外面可能说的是什么,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他们在研究晚上的活动,而显然,夏文博答应了对方,这也就是说,今天这个晚上,夏文博是不会陪自己了。
  其实,这已经不是夏文博第一次躲开自己,好几次都发生了这样的情况,包括上次,他虽然勉强到了自己的家里,可是,他是醉的一塌糊涂敲开了自己的家门,整个晚上,除了自己伺候他之外,一句话都没说。
  袁青玉的心中多出了一份悲伤,她自己端起了酒杯,开始往自己的嘴里灌了。
  夏文博的心也疼了一下,他知道袁青玉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想看着这个女人如此的痛苦,他坚定的抓住了袁青玉的手。
  “袁县长,不要喝了,你已经喝的够多了!”
  “夏文博,你管我的,我就想喝!”

  “你醉了!”
  “我没醉!”
  正说着,袁青玉放在桌面上的电话响了,她瞪着电话,有点发呆。
  夏文博拿起了电话,看了一眼,忙递给她:“是段书记的电话!”
  “不接.......等等!”袁青玉一听是段书记的电话,她瞬间清醒了许多:“我接个电话!”
  袁青玉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夏文博想要去扶她,但袁青玉推开了他:“不要跟过来,我没问题!”
  她扶着门框,到了外面。
  很快,袁青玉从门框外伸进头来,说:“文博,麻烦你送我一下,市里几个领导突然过来了,段书记让我赶快过去!”

  “奥,好的,好的!”
  夏文博又对张玥婷点点头:“我很快回来!”
  “我们等你!”
  小魔女嘻嘻的一笑:“可不要让我等太久,那样我会乱说话的!”
  夏文博恨恨的看了她一眼,扶着袁青玉刚忙到了车边,帮她打开车门,扶她进去。
  夏文博缓缓的把车开出了停车场,他没有说话,袁青玉因为喝了好多杯洋酒的原故,头昏昏的,便靠在车窗上休息,夏文博开了一会儿,在一条比较安静的路上停了下来。他侧过脸来看着袁青玉说:“你还好吗?要不要醒个酒再过去,你这样去不大好吧!”
  袁青玉眯着眼睛,努力把思绪集中起来。看了一眼夏文博,正好撞上他温柔的目光,袁青玉忽然觉得很委屈,撇着嘴对他说:“我一点都不好,我感到好难受,我觉得郭干事今天好奇怪,她好像是故意在针对我。可是我跟她并不熟悉,话都没说几句,怎么就得罪她了。”
  “青玉,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夏文博安抚着袁青玉。
  “文博,难道是她误会什么了吗?”袁青玉人在醉着,但脑子里很清楚,她用这样一个突然的问题,问向了夏文博。
  “哎。这个丫头就是很任性的,你不要生气了,她还是个小孩!”夏文博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和小魔女之间的纠葛,他的脸上表情变得复杂起来。
  小孩?哈哈哈!有她这样的小孩吗?你夏文博可真的会为她打掩护啊!
  袁青玉的酒意忽然清醒了不少,心里有些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夏文博和郭洁之间,一定有不清不楚的事情,包括最后郭洁把他拉出去,几分钟之后,夏文博就屈服了,没有猫腻才怪?
  袁青玉的心里一阵抽缩,是呀,小魔女这样的女孩,肯定会有很多男孩喜欢的,不仅年轻,还很有背景,西汉市的任何一个人,只要成为了她的乘龙快婿,转眼就能脱胎换骨,难道夏文博不会心动吗?
  想着,想着,袁青玉更加的哀伤了,她怕夏文博看出来,赶紧扭过头去,假装看窗外。

  “好了,走吧,我感觉好多了,去县委!”
  夏文博把袁青玉送到了县委大院,袁青玉在车上,又强行灌下了一瓶矿泉水,脸色也恢复过来,这才到了后面的会议室,走的时候她对夏文博说,那面还有两个女孩在等他,让他赶快过去,不要让人家久等了,她还说,今天的会议可能开的很晚,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不要给她打电话,她可能不方便接电话。
  然后,她笑了笑,用手轻轻的佛过了夏文博的脸颊,离开了。
  只是,夏文博没有看到,袁青玉转过身去的那一刻,脸上的表情已没有了笑容,剩下的只有苍凉和寂寞。

  夏文博返回了四川饭店,整个吃饭的过程中,他都郁郁寡欢,不知道为什么,夏文博总有一个很忧伤的感觉,他找不到从何而来的,但就是有,一直都持续着。
  张玥婷是温柔的,她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默默的看着夏文博,陪他喝酒,给他夹菜,说着一些称不上黄色的黄色笑话,因为她知道,夏文博最喜欢听。
  小魔女郭洁呢,还是没心没肺的继续闹着,一会要夏文博说说自己的情史,一会要张玥婷说说有多少次初恋。
  当然,不管是夏文博,还是张玥婷,都不会给她说什么。
  于是,小魔女自己说自己的,她说自己第一次恋爱是刚刚来大姨妈的时候,那时候她发现自己留血了,吓的哭,于是一个男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问她哭什么。
  她说:“我流血了!”
  男孩就笑了,给她讲了女孩留血的问题,说那是自然规律,说每一个女孩都会有这样的开始,还给她送了一合巧克力,那天,她觉得这个男孩好博学,好高大,好帅气。
  可是,到了第二天,当那个男孩带着他到了操场的小树林,说想摸一摸她的胸的时候,小魔女带着大姨妈飞起一脚,踢在了那个男孩的蛋蛋上,然后骂他,说他耍流氓!
  很久以后,小魔女才知道,当时自己踢他不是因为他耍流氓,而是那个时候自己的胸实在都不能称之为胸,平的像水泥地板一样,为此,她一直都很自卑,而这个男孩非要摸,于是她怒了。

  夏文博总算是笑了,今天他郁闷的时间也够长了。
  “你夏文博笑个毛啊!我说的是那个时候,现在我已经发育的很好了!”
  “我没有笑你,我在笑那个男孩!”
  这话让张玥婷和小魔女都很奇怪,一起问:“为什么你要笑那个男孩!”

  “他太急躁了,死在了一个毫无意义的事情上,他要是等二十年之后再摸,或许还能摸出一点名堂!”
  “夏文博,我掐死你!”
  小魔女直扑过来,要不是张玥婷居中调停,夏文博的身上一定会多出很多掐痕,这丫头掐人的水平挺高的,一般位置都是最敏感的地方。
  吃过饭,三个人一起到了街上的一个ktv歌厅,在清流县里,这样的ktv歌厅差不多都有一大特色,那就是配备了陪酒,陪舞,陪那个的小姐,ktv的那个老板娘,脸面经过隆重涂抹后,风韵残存而骚意颇盛,性感不多却渴望不少,她摇着一种胖猫步,到了夏文博他们的面前。
  至于她硕大的胸脯,以夏文博的观察,那其实是三层文胸在那里硬撑着,换句话说,她的胸,其实只能作为身体部位的泛称,而决不能作为器官,尤其是不能做为女性的器官名称而称呼,因为它真实的发达程度实在比夏文博的胸还不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