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54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的脸皮再怎么厚,当人家下了逐客令的时候也不好强留下来了,只当是梅子婷真生气了。他叹息一声也不说话,拎起包就要走,当然动作十分的缓慢,故意拖延时间想让她回心转意。
  一旁的刘梦婷急得出了汗,一个劲儿对梅子婷使眼色,可梅子婷就像是装作浑然不知似的。当梅子婷听到张清扬拉开房门的声音,才微微一笑说:“等等……”
  “我在!”张清扬兴奋地回答。
  “菜炒得不错,看你表现良好,那就别回去了,今天晚上在沙发上睡一夜吧。”
  “是!”张清扬立了一正,两个女人同声大笑起来。

  张清扬明白又一次经受住了考验。
  “你今年多大了?”张清扬坐在沙发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地问道。他的面前站着一位青春少女,看模样二十岁左右。身上穿的衣服比较陈旧,紧张的拧着衣角,不敢抬头正眼看张清扬,看模样应该是农村出来的丫头。
  “我19岁了。”少女轻声回答,仍然没敢抬头。
  年后,张清扬陆续接到了几个来应聘保姆的电话,这已经是第六个了,可惜之前那些都不尽人意。面前站着的这一位看起来还不错,所谓的不错是一个什么样的标准张清扬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是觉得眼前这位少女看起来舒服一些。之前看的那几位,第一眼感觉就有些别扭。今天是周日,早上的时候接到这个少女的电话,张清扬就让她直接过来面试了。
  “你叫什么名子?”
  “王满月。”少女大气也不敢喘。

  “呵呵……”张清扬听到这么土气的名子,失声笑出来,忍住后不好意思地扫了王满月一眼,清咳一声接着说:“你家是哪的?”
  “我家延春的,在……在大荒山。”
  张清扬点点头,大荒山是个地名,位于延春市效的山沟沟里,那里比较贫穷,要不然王满月也不至于出来打工了。
  “身份证带来了吗?”张清扬伸出手。

  “啊……带了……”王满月抬头扫了一眼张清扬,小心地问道:“找保姆还要看身份证啊?”说着,她从身背的小布袋里掏出一个小红包慢慢的打开。
  等她打开了张清扬才发现,这只是一张红布,里面包裹着一张身份证,还有一些零钱。王满月把身份证交给张清扬,小声道:“我什么都会做,能洗衣也能做饭。”
  张清扬认真地看了一眼她的身份证,发现她说得没错以后,这才把身份证交还给她,很是威严地说:“这样吧,你明天开始上班,今天回去好好准备一下。”
  “啊……你……你用我了?”
  “嗯,”张清扬之所以选了这么一位土里土气的人,这与他的出身有关。
  王满月的脸上略带着欣喜,小声说:“那个……主人,我……我今天就想上班。”
  听见她叫自己主人,张清扬又想笑了,摆手道:“我比你大,你以后叫我张哥,别叫主人,把我叫得像地主似的!”
  第419章 舞会现场2
  “嗯,我知道了!”王满月也笑了,可能是她太兴奋了,不知道管张清扬叫什么,刚才胡乱喊的。“我……我今天就想上班。”
  “为什么?”张清扬不解地反问道。
  王满月又低下头,紧张地回答:“我……我没住的地方,要是住小旅店,一个晚上还……还要二十块钱呢……”
  看着她这副可怜的模样,张清扬眼睛一酸,点头道:“那好吧,今天就算你上班,从今天开始。”
  “张哥,谢谢你!”王满月兴奋得小脸通红,扫视了一眼房间,“我……我住哪?”

  张清扬指了一下客厅旁的房间:“你住那个吧,你自己收拾一下,那里从来没住过人。”
  “哎!”仿佛害怕张清扬反悔似的,王满月拎起自己的老帆布行礼包就跑进了房间,张清扬也随后站起来,来到门口想问问她有没有什么缺的,他明天帮她买来。
  王满月望着装修得华丽的小房间,回头对张清扬笑笑:“这里真漂亮,还这么干净,我看不用收拾了。”
  “那好吧,你今天就住这里,我明天帮你买一些生活用品,你……一会去洗个澡吧,看你累得一身汗,小姑娘背着那么大的包!”

  张清扬这样的主人还真是少见,望着王满月的穷酸样,他就会想到小时候所过的穷日子,所以才要对她好一点。虽说她是保姆,但人的尊严没有高低贵贱,是平等的。
  “那个……”王满月好像发现了问题,可是张了张嘴又像是不知道怎么说。
  “怎么了?”张清扬心中好笑,这个小保姆的事情还真多。
  “我……还是自己买生活用品吧,不麻烦你了。”王满月说出这话的时候,好像用出了全身的力气。

  张清扬只当她是客气,就笑着摆手道:“没事的,我下班的路上让司机去买就可以了,你就不要出去了,人生地不熟的。”
  “不……不……”王满月慌张地摇着头:“你……你们买的全是好的,太贵了,我……我没钱给你……”王满月急得要落泪了。
  听到这话,张清扬的心里一阵酸痛,苦笑着说:“那个……不要你的钱,以后你在我家的生活用品我来报销,这样总行了吧?”
  “这个……”王满月虽然有些不相信,可还是点了下头。
  见她答应下来,张清扬这才说:“我吃东西比较随意,你看着做就行了,如果有特别想吃的东西我以后会告诉你的。关键是你一定要把家里打扫得干净一些,我爱人她有洁癖。”
  “好的,我知道了。”王满月小鸡豕米似地点头。
  “嗯,一会你就去洗漱吧,我回房间看书了。”张清扬说完转身就要走。
  “哎……”王满月突然叫住张清扬,然后才醒悟过来自己的叫法不礼貌,又换了个称呼:“张哥!”
  “还有什么事?”
  “那个我……我们还没谈好呢?”
  张清扬有些莫明其妙地反问道:“什么还没谈好呢?”
  “工资……你……你还没说一个月给我多少钱呢?”一提到钱,王满月更加的小心了。

  “哈哈……”张清扬被她弄得哭笑不得,说:“那你要多少钱?”
  王满月的眼珠子转了转,使出了很大勇气地说:“那个,怎么说也要六百,少六百我……我不干!”
  “六百?”望着眼前的少女为了六百块钱而紧张,想到政府干部们吃顿饭也不只这些钱,平时每次一桌饭不都上千?张清扬越发觉得王满月可怜了,他愣在那里无话可说。
  王满月误会了张清扬的表情,还以为他嫌多了,便拉着衣角小声道:“那怎么说,最少也要五百块,行……行吗?”她近乎在哀求张清扬了。
  “我每月给你一千块,以后如果干得好了,再给你涨。”张清扬无奈地说,看来国内的贫富差距还是很大。
  “一千?”王满月吃惊地盯着张清扬,大概在想是不是听错了,望着张清扬的表情满是不敢相信。随后好像又像是想明白了,紧张地看着他,死死抓着衣角说:“我……我是正经人家的女孩子,才不会做出不应该做的事情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