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1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霞竟然对程爱国履历掌握的那么详细,而且现场表现也非常抢眼,看来她并不像平时在自己面前表现的那么单纯。细想也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如果没有一点城府,怎能出任副处级市委常委呢?看来是自己单纯了,自己以后要用新眼光来看她。平时江霞和自己总有些腻乎,自己还以为对方有什么想法,现在看来,那应该不过是对方一个策略罢了。当然,自己也不能轻视对方这么做,只是自己理解有些歪了而已。想到这里,楚天齐不禁笑着摇摇头,心中暗道:她也不是省油灯。

  尽管昨夜睡的很晚,但楚天齐还是在早上六点就起床,和厉剑一起踏上了返程之路。
  这次到定野市,是专门为了请程爱国到“味道”就餐,更是为了替江霞引见。虽然昨晚在“味道”看着程爱国非常高兴,但究竟对江霞什么态度,楚天齐不太清楚,不过自己已经尽了引荐的义务,至于结果如何,那就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了。
  从自己到成康市开始,江霞就对自己比较友好,后来更是直接表示请代为引见程部长。虽然那时楚天齐和程部长也刚刚建立联系,但又不能当着她的面讲说实情,便一直以其它理由拖延着。江霞自然看出了自己在推脱,但一直还在多种场合明确支持,楚天齐当然明白对方之意,也觉欠着对方人情。
  虽然欠着人情,但楚天齐却不敢贸然用“见程”来还,他必须保证即使被程爱国拒绝,也不能让程爱国对自己产生不好看法。同时他也在思量着,江霞究竟值不值得引荐。
  直到近期,楚天齐综合多种因素考虑,觉得有必要向程爱国引荐江霞,这既是还江霞人情,更是自己的处境所需。说到处境,现在并不糟,而且局面还不错,但却有潜在危险,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
  去年十一月十日,在市委常委会上,楚天齐接受了处理飞天和四海烂尾工程的任务,并在会上促成了房改试点争取与《城市建设规划设计》启动。当时市委以“民*主”的名义,把楚天齐绑上了与张氏碰硬的战车,楚天齐便也借此让市委答应了条件,这可以视之为互相胁迫。通过那次会上交锋,楚天齐更认定了一个事实,只要飞天和四海项目一天不处理完,自己就是安全的,因为自己身上的这个*包没人接,这就是自己的“护身符”。事后的一系列事情,也证明了这点。

  虽然明知自己有“护身符”做依仗,但楚天齐并未通过拖延来达到利益最大化,而是在正常处理烂尾的情况下,加紧推进房改和城市规划工作。饶是这样,在二月八日与张燕签订处理协议的时候,那两项工作依然没有结果。
  在二月下旬的时候,王永新以“帮忙”为由,实际是为了政绩,为了支配房改配套资金,从楚天齐手中“抢”走了房改试点争取工作。从那时开始,楚天齐明白,自己的依仗逐渐消失,自己必须要有清醒认识了。直到四月中旬,张莺、张鹤二人来履行协议条款,楚天齐的这种危机意识更浓,他意识到成功处理烂尾工程之日,就是“护身符”完全失效之时。
  这个“护身符”早晚要失效,这在楚天齐意料之中,接下来如何少受伤害,如何在成康官场中立于不败之地才是关键。他想到了借力和聚力,他觉得该帮江霞做引荐了。只要让江霞见了程爱国,无论程爱国是否吸收江霞进入阵营,都向江霞证明了自己和组织部长的关系,是变相证明了实力。要是程爱国能吸收江霞的话,那自己和江霞都是同一阵营,自然更该互相帮助了。正是抱着这样的心思,楚天齐才在四月下旬又去定野市见了程爱国,借着对方询问成康市委常委情况这机,向对方讲说了江霞“觐见”之意,程爱国给出了“偶遇更自然”的答复。

  虽然现在不知道结果如何,但楚天齐还是希望江霞能入了组织部长法眼,那样自己就多了助力。十一名常委中,只要有一个同盟,那么力量就不容被小窥,这个力量可比先前的“护身符”可靠多了。
  成康市已经遥遥在望,手机却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天齐,起没呢?我请你吃早点。”手机里传来一个慵懒的女声,是江霞的声音。
  楚天齐道:“我都快到成康了,回来请我吃早点吧。”
  “啊?才八点嘛!又不上班,着什么急?真是劳累命。反正我的心意是有了,你着急回去我也没办法。”江霞嘟囔几句,声音戛然而止。
  楚天齐边收起手机,边摇头,怪不得对方说,自己还真是劳累命,这才离开成康两天,他就惦记那里的工作了,生怕有什么意外发生。
  很快到了成康,楚天齐在和厉剑吃早点时,就给曹金海和常玉州打了电话,要他俩到市政府见自己。
  九点返回市政府的时候,曹金海和常玉州已经在门口等候了。
  “你俩没休息?”楚天齐边开屋门边问。
  曹金海道:“也想着休息一两天,可好多事都在那排着,尤其又担心房改的事出岔子,就一直没停下来。常主任你来汇报。”
  待楚天齐坐到桌后,二人也坐在沙发上,常玉州汇报起来:“四月三十日上午政府开会后,下午各单位就召集单位人员开会,传达市政府会议精神。由于前期准备做的足,动员和宣传到位,各单位都很积极,单位职工和单位负责人交流的也很顺畅,而且各单位留专人值班,专门负责答疑与收钱。尤其农业局效率更高,在当天下午就收到了几份回购款,是那几位副局长带头交的。”

  “是吗?”虽然是问句,但楚天齐却是满脸笑意。
  曹金海和常玉州也忍不住笑了。
  三人都明白,前有肖海被抓之鉴,现有局长职位虚位以待,农业局那些副局长没有不好好表现之理。
  常玉州接着说:“虽然人们积极性很高,但主要还是来回询问、对比,除了农业局当天的几份回购款外,其它单位到现在还没收到一分钱。不过,人们除了还在探讨单价高低外,基本没有不配合的表态。”
  “现在没交很正常,有个别不同言论也正常,房子对于市民来说是大事,单价高低也是人们最关心的,肯定要有一个接受的过程。”楚天齐很乐观,“我想很快各单位就会有人带头的,只要一有人带头就能大面积铺开。”

  三人又讨论了一些其它事情,楚天齐让曹、常二人回了,并让他俩休息两天。
  时间很快,转眼间“五一长假”结束,日子到了五月八日,休假的人们都回到了工作岗位。
  下午刚上班,楚天齐就叫来了李子藤,问对方房改的事。
  李子藤道:“市长,正要跟您汇报呢。刚才接到常玉州电话,他说昨天下午两个单位有人交钱,今天上午又有五个单位有人交钱。昨天交钱的那两个单位,是单位领导带头交的,今天的这五个单位既有领导带头,也有职工带头的。”说着,他打开笔记本,具体说着各单位的户数和金额。
  这个情况在意料之中。对于房改方案,楚天齐很有信心,知道人们肯定能接受。房改方案可是有规定,在五月十日前交款,每平米可获得十元优惠,每户大约可以少交六、七百元,晚交一天,每平米就少优惠两元。同样是交钱,要是在五月十五日之后,这好几百块钱可就白瞎了。前几天人们都在等待、观望,那是国人的一个从众心里,都担心早交吃亏。随着日子推移,离相关约定日期越来越近,市民都担心晚交拿的奖励会少,自然要交了。

  日期:2017-09-12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