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6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点点头,然后将徐京华在书房说的那些话,简略的概括了一下跟他说了一下,不过关于徐京华和潘长河之间的关系,梁健没提。而后问他:“这要是换做了你,你是同意呢还是不同意?”
  禾常青想了一下,回答:“如果是我,我会同意。”
  梁健看了他一眼,目光再次转向那副字画,沉默了下来。
  一会后,禾常青开口打破沉默,道:“太和市想要更好,和省里的关系好不好也是有很重要的关系。”
  这句话,梁健明白。可是,就是越不过心里那道坎。
  禾常青又说:“就算你同意,等到他们建好厂房,真的开始运行,也起码要两到三年,到时候,说不定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一件事,没必要从开头就把它看死了!”
  梁健听后,叹了一声,伸手将那副字画收了起来,道:“既然你也说这副字不错,明天我让翟峰把它挂起来!”
  禾常青一听,笑了一下,道:“我来挂,何必等明天。”说完,他还真的接过了梁健手里的字,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去鼓捣来的锤子和钉子,没多久就给挂上了。
  梁健看了眼,笑了下。
  回到家里,已是很晚。梁父梁母和霓裳他们都已经睡了,只有广豫元帮他找的那个大学生保姆的房间还亮着灯。
  听到关门的声音,保姆穿着件胸前印花的紧身T恤和运动短裤走出来,看到是梁健,就问:“梁书记,您吃过了吗?要是没吃的话,我给您做一点,您吃一点再睡。”
  保姆是个大学生刚毕业不久的,今年27岁,9岁上的学,中间因为家里困难还停了一年学,名字叫张小花,荆州人。
  张小花皮肤不白,但五官长得立体,有点像东南亚人,尤其是眼睛,很深邃,很漂亮。身材虽然有些肉,但只能算丰满,再加上身高有168左右,前后凹凸有致,看着很不错。尤其是那双匀称的大长腿,和胸前的饱满。

  这大晚上的,梁健又许久不曾尝荤了,难免心猿意马。而且她瞧人时,那双深邃的眼睛像是能将人的精神都给吸进去一样,更加让人把守不住。
  梁健是正经找她来帮忙照顾霓裳和梁父母的,不是来将她发展成情人的,于是忙假装去放包,别开了目光,道:“不用了,我吃过了!你休息吧,不早了!”
  “哦,好的。那您也早点休息。”她扭身回房了。梁健却好一会都没压下身体里窜起的那股邪火。
  不过,还好这家里还住着梁父母他们,梁健就算再忍不住,也不会当着父母的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这也是梁健敢让这样一个年轻小姑娘住到家里当保姆的原因。

  第二天,梁健给潘长河打了个电话。潘长河接到他的电话,态度依然很恭敬客气,丝毫看不出任何不高兴。
  这一点,可能也是他的高明之处。他虽然有着徐京华这样的后盾,但面对梁健时,能一直保持低姿态,这也是一种本事。
  梁健告诉他,让他将项目计划书再重新修改一下,尤其是污染处理那一块,要下功夫做仔细了,做好后,送到太和市招商局去!
  潘长河见梁健松口,自然高兴,满口应下。
  梁健想了想,最后还是没忍住,加了一句:“潘老板,这今后的事情,你要有数,别让省长为难。”
  “一定!一定!你放心,我保证按照你的要求做好做到位,不为难省长也不为难梁书记你!”潘长河满口应下。
  可梁健心里却没那么放心。这些企业家的嘴脸,梁健看多了,真的能摸着自己良心做到的能有几个?
  当初江中省的横申印染,不也是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吗?
  不过,凡事总要有取舍。梁健选择了抱徐京华的大腿,就要承担以后各种可能发生的后果。

  梁健叹了一声,强忍住心头的那点不舒服,强迫自己将精神集中到另外的事情上。
  潘长河的动作很快,他的电池厂计划书很快出现在招商局。而且他很懂得跟当官的打交道。计划书刚到招商局,他就已经将招商局的领导和其他几个相关领导都请去吃了饭,安排得十分妥当。当时他也叫了梁健和广豫元,梁健不想太早地让人知道这件事和他有关系,或许是因为内心对这个项目的排斥,所以拒绝了。他不去,广豫元自然也不会去。
  潘长河是怎么说服那些人将这份计划书重新提上会议的梁健不知道,但想必应该也是下了血本,花了心思的。
  总之,半个月后,潘长河那篇修改过的计划书就再次被拿到会议上来讨论了。

  这次会议是由挂职副市长分管招商引资的戚光同志负责主持的。戚光穿着一条蓝底的白条纹的T恤,系了一根深蓝色的领带,头发上抹了不少的摩丝,显得精神无比。看到谁,都是一副大笑脸。
  戚光首先就重点渲染了一下太和市穷得连裤衩都要买不起的财政状况,又拿出了那个‘金钱社会’的理论,说明招商引资是多么的重要。
  最后再说说,太和市这样的经济环境,想要好的项目进来,很难。苍蝇腿也是肉,无论如何这第一步总要迈出去。
  不得不说,戚光的演讲很有说服力。
  梁健观察着众人,除了几个常委之外,其余与会的几个人都被说动了。就连因为涉及到荆州所以来列席的楚阳,都有动容之色。
  梁健看向了娄江源,这件事能不能顺利,最关键还是在他身上。虽然,梁健也能一力推荐,但在上一次的会议,梁健对此是持保留偏拒绝的态度,如果此次变化太大,难免让人多想。
  梁健还是不想太早暴露他和这个电池厂项目的关系。
  戚光说完之后,众人发表意见,最后,话题还是要落到污染这个问题上。讨论了几分钟后,就成了两派。

  有人觉得只要严格把控,做好监督,按照现在的技术是不成问题的。而且太和市现在这样的经济,尤其是荆州,能有这样一个大企业入驻对于当地经济的推动是非常大的。而且,之前戚光也提到,该企业老板,也就是潘长河承诺,等电池厂开业,可以帮助解决荆州一部分闲置劳动力。这一点,也是十分诱人的一点。
  而另一派,也无非也就是卡在污染这一点上。他们和梁健的想法其实是一样的,先污染后治理的路,已经走了这么多年,太和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在这条路上没有掌控好,才导致了如今,为何还要去冒险。
  两派,明显前者的人数要居多,这个时候梁健要是说来个投票,那么肯定是前者赢的。只不过娄江源等几个常委还未表态,这件事现在就下定论,有点早。
  广豫元咳了两声,沸沸扬扬的争论声慢慢地小了下来。梁健扫了眼大家,转头看向娄江源和徐磊他们,问:“你们怎么看?”
  娄江源脸上没什么表情,不说话。徐磊客气地笑了下,道:“大家争得这么厉害,其实都是为了太和市好。心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坚持的理念不一样。既然心都是一样的,那又何必去争。毛说得好,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们不能因为个别企业在环保方面做得不够好,就打死所有企业!梁书记,你说呢?”
  日期:2016-10-19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