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46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天,夏威夷情报站难得地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他就是刚刚出任太平洋舰队司令官的尼米兹。罗彻福特带着上将走进了他管辖下的地下室。那里没有窗户,陈设简陋,只有几排桌子和一些文件柜,但先进的IBM计算机却在24小时昼夜运转,人和机器都在忙碌地工作着。情报站和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的联络人之一—霍姆斯少校曾经这样评价他们:“你绝对无法相信,有人能在如此繁重的脑力劳动,如此巨大的工作压力下,坚持工作如此持久的时间!”这里给尼米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日期:2017-09-11 21:56:53
  (正文)
  尼米兹手中还有一支高水平的无线电报务队伍,他们同样是错综复杂的情报战中不可或缺的中坚力量。美军太平洋地区的情报系统包括一些配有高频测向器的辅助接收站,分布在从阿留申群岛的荷兰港,向南穿过夏威夷,一直延伸到菲律宾的整个弧形地带。这些无线电报务人员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收听日军的往来电讯,记录日军的电台位置,其工作复杂程度无与伦比。日本海军军令部与联合舰队之间,联合舰队司令部与下属各舰队之间,各舰队与下属部队之间,甚至日本海军每一艘驱逐舰、每一个最边远岸上电台的往来电文,美军情报站都有专人负责。他们可以截获日本海军90%以上的往来电文。凭借丰富的知识、敏锐的感觉和开战以来的历练,他们技术更加精湛,甚至仅从日军舰艇报务员的发报习惯—速度是快、是慢、还是中等,指法是重、是轻、还是不轻不重──就能辨认出是日方哪个报务员在发报。例如,南云忠一旗舰“赤城”号的报务员指法很重,就像坐在电键上蹦跶一样,这样的信号他们谁也不会弄错。

  罗彻福特的主要工作就是分析截获到的日军纷繁众多的电台呼叫信号,将它们理清头绪解读出来。他的首要任务是破译日本海军使用的JN25b密码体系。该体系包括三种数码,第一种数码大约有45000个五位数,分别代表不同的词或词组。第二种数码数目比第一种还多,有50000个,是任意随即编成的,发报者可以随意选用加入电文,以增加对手的破译难度。第三种是一组特别数码,用以告诉己方收报人员,在电文某处施加了伪装,以便收方正确译读。所有五位数中的每一组数字都能被三整除,以便随时检查是否被篡改。这一系统并非一成不变,日本海军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在原来的基础上推出新的密码系统。在整个太平洋战争期间,日军这一密码系统总共升级达十二次之多。

  日军显然不会把密码本发一套给对手,美国人必须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通过对截获电文的研究引出一种有特定含义的模式。罗彻福特具有几乎过目不忘的非凡记忆力,能清晰记起数日乃至数周前耳闻目睹过的任何东西。尽管老酒也学数学,但连人家百分之一的能力都没有,要不也能把帖子写得稍好一点。有时记着好像哪里有一个细节,翻几十本书都找不到地儿。
  说实话,初到珍珠港的尼米兹对罗彻福特情报小组的工作并未给予充分重视,甚至怀疑他们的存在价值。原因很简单,如果他们真能有效探测出日军的作战意图,金梅尔上将焉能有珍珠港之败?但罗彻福特和密码专家们在不断改变他们在司令官心中的地位,并通过努力逐渐赢得了尼米兹的信任。当然,作为杰出将领的尼米兹不可能忽略情报的价值,他逐渐变得“非常合作、非常体谅”,对罗彻福特的情报小组也越来越依赖,并把他们提供的情报当作未来战争中克敌制胜的秘密武器。后来凡遇有难解之谜,他首先就会想到这个情报站。

  罗彻福特的密码破译工作得到了前线一些意外事件的支持。1941年12月7日战争爆发当天,遭受重创的太平洋舰队在珍珠港幸运地击落了一架敌机,从飞机上抢救出来的文件列有空中和船只呼叫的信号密码,这些资料为罗彻福特提供了第一批重要线索。
  新机遇很快到来。1942年1月20日傍晚,日军第六舰队“伊-124”号潜艇奉命在澳大利亚北部港口达尔文外海布雷,返航途中遭遇台风耽误了行程,发动机出现故障的潜艇被美军驱逐舰“埃德索尔”号和3艘澳大利亚护卫舰发现,最终被盟军成功击沉在50米深的浅水区,潜艇上80名水兵无一幸免。
  战争年代损失一艘潜艇并不算什么大事。宇垣参谋长建议派侦察机到出事地点观察一下,看看潜艇是否已落入美国人手中,而山本只是要求按惯例处理此事。因为潜艇沉没前发回的电报显示,他们处在150米的深水区,在当时条件是绝对无法打捞的。山本万万没有料到,潜艇发回电报后为躲避攻击慌不择路驶入了浅水区,再想发报电台已被深水丨炸丨弹震坏。这就给美国人带来了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

  随后发生的事情让这次不起眼的潜艇击沉事件变得意义非凡。盟军并未就此罢休,立即从潜水母舰“霍兰”号上出动潜水员进行打捞作业。第一批7个人并未发现有价值的东西,只找到了潜艇的构造分布图。第二批潜水员按照图上标注的路线查遍了指挥舱的每一个角落,还是没有重大发现。一位潜水员无意中被一具尸体绊了一下,伸手一摸,那名日军士兵临死前还紧紧抱着一个小铁盒。在掰开死者的手指之后,那个神秘的铁盒被带到了岸上。盒子打开之后,一个红色小本赫然在目。本子很特殊,纸张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铅,遇水不化。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天的不懈努力终于换来了日军尚在使用的JN25战略、战术及商船密码本。第二天1架海军专机从达尔文直飞珍珠港,“宝贝”被迅速转交给罗彻福特。意外的缴获让美军的密码破译工作瞬间豁然开朗,—日军对这一切仍然一无所知。

  杜立特空袭日本之后,东京大本营迅速作出了过激反应,三天之内兵力的频繁调动产生了大量无线电信号。美军从阿拉斯加到澳大利亚的所有无线电监听站把短时间内接收到的所有电文全部汇集到罗彻福特手中,这些电文无疑是针对空袭这一特殊事件的。罗彻福特因此有价值地弄清了许多五位数的意义。到3、4月间,在截获的日军电文中,每隔三、四个数码美军就能破译一组,而每破译一组又将使下一组的破译容易了许多,罗彻福特的工作效率越来越高。他已经能掌握大多数日本主力舰只的大致位置,相对误差不超过500公里。

  虽然尚无可与日本联合舰队正面抗衡的海军力量,太平洋舰队却在电子战方面逐渐取得优势,而准确的情报恰恰是在辽阔的太平洋战场取得战术优势的关键所在。日军在太平洋上的多路出击分散了他们的压倒优势,尼米兹得以集中有限的海军力量,逐个对付敌人的不同行动,破坏日本南下和东进太平洋的各项企图。
  日本海军军令部原计划在4月1日更换密码系统JN25c。但由于第一阶段战事进展太过顺利,占领区域远远超过预期,很多舰船已经跑得很远很远,如南云的机动舰队就一路跑到了印度洋,要将新“字典”送到每一艘舰艇上难度极大。加上日本人本身具有高度的自信—这种自信一直持续到战争结束,深信自己的密码永远不可能被敌人破译,因此更换密码的日期就推迟到5月1日,后来再推到5月27日,最终酿成了中途岛的惨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