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4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11 21:55:40
  (正文)
  3.1.2 尼米兹调兵谴将
  日本人为第二阶段的攻击方向在积极谋划。在珍珠港,尼米兹和他的伙伴们同样在孜孜不倦地工作着,试图预测日军下一步的进攻方向,以便提前做出积极应对,将有限的兵力部署到最需要它们的地方去。
  与日本人重作战轻情报的做法相反,美、英盟军对情报工作给予了充分重视。这项工作的核心就是对日本海军军用密码的破译。华盛顿情报总站隶属于金上将的海军作战部情报处,代号OP-20-G,简称N站,由约翰雷德曼海军中校负责。菲律宾科雷希多情报站属于海军第十六军区,代号“卡斯特”,简称C站,负责人是鲁道克费比恩海军上尉。C站在澳大利亚设有一个分支机构叫“贝尔康嫩”,是以堪培拉附近一个澳大利亚海军广播站的名字命名的。位于珍珠港海军第十四军区的情报站简称H站。这几个情报站通过一个叫“柯佩克”的无线电网络交换数据和评估破译结果。同时,C站与英国新加坡的情报站保持着密切联系。新加坡陷落之后,英军这个情报站搬到了锡兰的科伦坡。盟军远东地区的几个情报站联系密切,共同使用彼此收集到的情报。

  这是一支奋战在幕后的秘密队伍,他们人员不多但责任重大,这也让老酒想起了幼年时期看过的一部黑白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不过那些人是战斗在敌后。前文提到,早在菲律宾战役刚刚开始不久的2月4日,在美国舰队总司令欧内斯特金上将的亲自授意下,海军派“海龙”号潜艇将C站所有人员和设备接到了澳大利亚的墨尔本,费比恩分队成为最早、也是唯一一支整建制撤出菲律宾的部队,可见其在美军高层心目中的地位。

  珍珠港H站的负责人是被称作“魔术大师”的约瑟夫罗彻福特海军中校,—老酒十大牛人排行榜上的榜眼人物。1895年2月12日,罗彻福特出生于纽约州一个普通中学教师家庭。受数学教师父亲的影响,罗彻福特自幼酷爱数学,这点倒和数学专业的老酒算是同行。1918年他从新泽西州斯蒂文斯理工学院毕业,同年以少尉军衔加入海军服役。罗彻福特在舰艇上一待就是好几年,闲暇之余最大的爱好就是玩拼字游戏。恰好战列舰“亚利桑那”号切斯特泽西舰长也喜欢拼字游戏,两人有空就经常凑到一起玩。泽西发现自己与年轻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对面这个小伙子有着匪夷所思的超凡想象力。后来泽西上校调到华盛顿海军部任职,听说那里需要一个精通数学、联想力出众的家伙去钻研密码破译,他立即想到并推荐了那位年轻人,罗彻福特从此成为美国海军部情报处第一个密码研究组成员。

  再次到加利福尼亚大学数学系深造之后,罗彻福特如愿以偿地进入国务院密码室担任译电员。对密码破译工作的挚爱使他在很短时间里成为业内的绝顶高手,甚至能轻松打开不知道暗码的保险箱。很多同事认为他有特异功能,称他为“魔术师”。1929年,美国海军部派出4名年轻军官到东京学习日语并研究日本文化,罗彻福特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1936年,在密码破译方面已崭露头角的罗彻福特再次被派往美国驻日使馆担任翻译,其实际工作就是更好地研究日本密码的破译。1941年5月,随着日美关系日趋紧张,回国后的罗彻福特被派往珍珠港担任夏威夷H站站长。

  当时日本海军使用的是JN25b军事密码体系—JN表示日本海军,25代表识别编号,b是升级版本号。刚开始罗彻福特对这一密码系统几乎是一筹莫展。虽然美国情报部门截获了战前日本海军的大量来往电文,显示他们当时肯定在筹划一次大型军事行动,可就因为密码无法破译,美国人根本搞不清日本人究竟想干什么,后来就有了珍珠港的悲剧。
  罗彻福特手下大约有120人。“加利福尼亚”号战列舰沉没之后,舰上乐队全体成员都划给了情报站。这种工作对音乐家来说非常合适,同样需要面对无穷的数字排列。作为美国海军中著名的“日本通”同时也是少有的情报分析专家,罗彻福特以他丰富的经验和娴熟的业务领导着对日军通信密码的破译工作。1942年最初几个月里,罗彻福特和他的同伴几乎二十四小时处在工作岗位。他本人在地下室一呆就是几天,靠三明治和咖啡维持体力,小憩也在办公室制表机之间的帆布床上。

  当时美国海军中从事密码研究的人员奇缺。从事这种研究的人需要有超出常人、近乎数学天才的智商,无穷的容纳棘手细节的能力,还要对这项工作有着发自内心的挚爱。他们往往是孤独而寂寞的,有着学者一般的的超然态度。他们没有普通人那样的雄心壮志,工作在被人遗忘的角落,几乎没有抛头露面的机会,受勋的机会也微乎其微。在终日不见阳光的密室里,他们拉紧窗帘,整天对着一大堆字母和数字冥思苦想,不停地编来排去。正是这样一群默默无闻的人,以其出色的工作改变了太平洋战争的进程。

  罗彻福特—他在工作时喜欢提拉着一双拖鞋、穿一件褪色的绯红天鹅绒吸烟服—的手下个个堪称精英。海军少校托马斯戴尔担任小组长,他是“海军中最好的密码专家,只要吃上几片药就可以不睡觉连着干上三、四天”。译电员约瑟夫芬尼根海军少校被人们称作天才,“明明是一张白纸,他也能够把它译出来!”“你用不着异想天开—可是异想天开却能真正帮助你。”这是德怀尔海军少校办公桌对面墙上贴的一张标语。此外还有从夏威夷大学借调来的数学教授贾斯帕霍姆斯,他负责测定日本海军主力舰只的位置,并将他们在海图上一一标示出来。这个实力超强的秘密情报小组,在警卫森严的夏威夷第十四海军军区司令部大楼的地下室里办公。大家每周工作时间长达八、九十个小时。“象一艘潜艇那样与世隔绝。”一位小组成员回忆他们在刺眼的日光灯下、在制表机和电传打字电报机不停的敲打声中昼夜紧张工作的情景时说。在这儿,钟表失去了实际意义,空气调节环境下的恒温引起了这样的笑话:唯一的新鲜空气是由客人的口袋带进来的。来访的人少之又少,因为在挂着“作战情报处”招牌的拱形铁栅大门前,荷枪实弹的卫兵一天二十四小时昼夜守卫,真的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