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40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午,乡政府有一个简单的聚餐,说是为了庆祝新乡长的诞生,夏文博到餐厅,就见这里早都安排好了,据说是卢书记亲自安排的,整整十几桌啊,上的全是大菜,

  夏文博却很低调,平常他对吃喝没有太多的顾忌,但今天,他坚决拒绝了喝酒。
  卢书记笑着说:“夏文博啊,该不是当上乡长了,这个思想觉悟就突飞猛进了吧!”
  “呵呵,那倒不是,关键这会有可能正有人在盯着我呢!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你是说张大川!”
  卢书记一面说,一面环顾了一下餐厅,却没看到张大川的身影。
  “呵呵,我是说群众!”

  “啊,哈哈哈哈,好小子,真有你的,滴水不漏吗!”
  卢书记对谁来当这个乡长其实一点都不关注,开春之后,他就要离开东岭乡了,接任的书记啊,乡长啊,能力弱,吧东岭乡弄坏了,那岂不是正说明自己的能力很强吗?
  接任的要是把东岭乡搞好了,那也说明自己的能力好,给后任留下了一个不错的基础,所以谁当乡长,他并不在意。
  但万子昌和卢书记的心情就不一样了,夏文博是一定要当上乡长的,这是自己和他联盟的基础,只有夏文博当上了乡长,下一步才能谈得上自己成为书记的可能,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但面对这样一个捉摸不透,背景深厚的人,万子昌心里还是会有很多顾忌和担忧,别的事情先不说,单单从这次选举的事情上来看,夏文博就展示出了他超人的智慧,蒋主席是什么人,自己他了解了,自己这些年都没有笼络住他,可是,夏文博是如何笃定的保证他会给予支持呢?
  这点是最让万子昌难以接受的。

  在万子昌细密的思考和分析后,他恍然中大吃一惊,那张揭发夏文博的材料就成了整件事情的转折点,如此来说,那是夏文博自编自导的一场闹剧?
  万子昌知道,自己的这个判断是准确的。
  其实,几乎在夏文博当选上乡长的那一瞬间,万子昌的心里就不由自主的出现了许多想法,常言道,一山不容二虎,还有人说,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希望,自己能和夏文博和平相处,不然啊,后事难料。
  也不是他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整个东岭乡政府里面,许多人各怀鬼胎,心中盘算着,过去和高明德,张大川关系好的会有些担心,怕夏文博坐稳以后对他们展开报复。

  另外那些过去和张大川,高明德关系很差,一直被打压的干部,又在心里想着,假如夏文博对张大川他们展开报复,那是不是乡政府里会腾出许多位置来。
  这样的想法一点都不错,咋华夏大地,从古到今,都是一朝君子一朝臣,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排除异己,重用亲信,这已经成为了千年不变的规律,谁都无法改变这样的习惯和方式。
  夏文博不是神,他是人,是人就会走这条路。
  于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东林乡的气氛变得诡异而迷离。

  吃饭的时候,派出所的张所长也来了,端着一杯茶:“夏乡长,我借花献佛,以茶代酒,敬你一杯,你现在是东岭乡的乡长了,我呢,就是你手下的一个小兵,从今往后,请你放心,你指哪儿我们打哪儿,叫往东决不往西!”
  对这样慷慨激昂的效忠,夏文博少不得也要应付一下,说几句慷慨激昂的话,以示鼓励。
  汪翠兰也来了,语气中带着酸味:“文博啊,大姐也敬你一下,以后可要多关照一点大姐啊,过去大姐可没有为难过你!”
  “呵呵,汪乡长,看你说的,你是东岭乡的老领导了,我肯定不敢马虎!”
  “真的吗!”
  汪翠兰抛给了夏文博一个媚眼。

  夏文博腿肚子一哆嗦,生怕被人看到,引起不不要的猜疑。
  到了晚上,夏文博的办公室就格外的热闹起来,他来到东岭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过去这时候,他是青灯古幽,门可罗雀,但今天大不相同,一些莫名其妙的不速之客都来了,也不管是不是过去和他很熟,但这些人总是大包小包的提着,说着一些敬仰啊,祝福啊什么什么话。
  包里呢?当然无非是一些烟酒之类的东西。
  大家为了防止在办公室碰面而尴尬,大都躲在院中的花坛里,冒着呼啸的寒风,盯着夏文博办公室的门,一旦里面的人出来了,他们就会飞一般的上前补位,其他跑得慢的人,见有人捷足先登了,也只好叹口气,继续伫立在风中。

  几乎所有来的人都是先是自我介绍一番,然后说夏乡长你当了我们的领导,这太好了,太好了,你是众望所归,真是太好了,夏乡长你这个人好得很哪,我们有了你这么好的领导,您以后可得多关照哇。
  倒是乡政府的这些干部素质高一点,都客客气气的来,也没有提出什么关照啊,提携的要求,这些人的心理夏文博当然也明白,他们只是想表明态度,暗示和过去的一切都诀别,以后就认夏文博这一个主人。
  还有的是想要先入为主,图个及早巴结,先增荣耀,日后帮忙而已。
  夏文博能怎么样呢,他只能含含糊糊地应酬,表现出一些亲热的样子,免得让人家感到失望。
  最让夏文博头大的就是要从对方提来的包里,快速的分辨出对方可能送来的礼物到底值多钱,自己好用别人的礼物,相应的给与回赠,你给夏文博送两条烟,他也相应得回增两瓶价值相差不大的酒,对方总是不要,但当夏文博板起面孔,说那样会让自己很没面子的时候,他们大多也都接受了。
  谁敢让一个新上任的乡长没面子呢?
  夏文博真被这些人给弄怕了,第两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他就偷偷的跑了。
  他要到县城去一趟,按清流县往常的惯例,任命干部时,安排到乡镇或各单位的正职必须由县委书记亲自谈话,昨天组织部孙部长也打来了电话,要求夏文博今天赶回县里,说段书记要和他谈谈。
  这待遇让夏文博自己都觉得身价提高了不少,要知道,那些乡镇的副职们,最多由组织部长谈谈话。
  不过夏文博刚到县委大院,就感到和平常不太一样,气氛有些反常,夏文博仔细的观察一下,才明白过来,可能最近快到换届调整的阶段了,凡是涉及换届和调整的干部,最近都要和组织部,不扩两位书记谈话,说是摸底谈心,但基本上都是有的放矢,不过是提前给你打个招呼,给你留出一点活动的时间,也给你一点心理准备而已。
  从他们每个人谈话后的表情夏文博就可以看出合不合他们的心意,获得了理想调整位置的干部,一定是喜眯眯的,难以掩饰写在脸上的笑意,见人就散烟,嘴里那“托福,托福!还好,好好!”不绝口。
  而另外有的人满脸不爽,拂袖而去,一定是不很满意,要么会被免职,要么就是可能调整到一个很差的单位,他们大都脸阴沉得像水碗,又像是讨账没有要过来,见人待理不理的,你要招呼他,他一定是拿鼻子哼一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