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36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文博啊,你别怪我多嘴啊,这些东西现在看有点不合时宜。”
  “万书记,我就是想提前熟悉一下乡里的总体情况!这样在以后的工作中才能少走弯路,尽快进入角色!”
  万子昌差不多都有点无语了。
  他甚至在心中哀叹一声,权利啊,官位啊,有时候能让一个人心理发生扭曲,夏文博现在都陷入其中了,混沌而迷糊了,他几乎缺失了分辨现状的能力,有点走火入魔。
  但夏文博说出了一个让万子昌都惊讶的信息:“放心吧万书记,蒋主席已经答应帮我了!”
  “什么,不可能吧!”万子昌诧异的说。
  “嘿嘿,不然我为什么要看这些玩意?我和他也就达成了某种协议,所以,请万书记你只要维持住哪百分之四十的支持率,我就可以胜出!”
  “真的吗!”
  万子昌却是有些难以分辨夏文博的状态了,他不知道这个是夏文博的臆想,还是真实的情况,但鉴于这段时间和夏文博的相处,他宁愿相信这是真话,而且,他也实在无法继续扩大战果了,目前自己最大的能量也全部使出来了。
  所以,换句话说,信不信夏文博,已经无关轻重,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行,有你这句话,我的压力减轻了许多,稳住那些人,应该是可以的。”
  万子昌又匆匆忙忙的离开了,他要把蒋主席和夏文博联手的消息传达给那百分之四十的人,让他们放心,给他们坚定信心的一个理由。
  看着万子昌的背影,夏文博微微的叹口气,刚才的话当然是假的,蒋主席是不会帮自己的,除非自己能要了他的女儿,可是自己做不到。
  夏文博只能继续着这个假象,继续的看那些只有乡长才看的东西,他不求谁来理解,只能孤独的进行下去。
  是的,几乎所有人都对夏文博的行为感到可笑,他们认为,当选举落实后,你中上了,你再看也来不及啊,现在看一点价值也没有,到时候没选上,那不是白看吗?还落下笑话。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夏文博看的这些东西是有重大的意义,他不求其他人看懂,只是为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张大川。
  夏文博要展示给张大川的就是一种胸有成竹的假象,其他人看不懂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只要张大川看懂了就行。
  这也就是夏文博施加给张大川的心理压力,他需要张大川猜忌,需要张大川紧张!
  不错,张大川很快的就注意到了夏文博的这些反常的举动,他最初也想笑,但那个想法只是停留了几个小时,他就恍然大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夏文博傻吗?张大川一点都不觉得他傻,但他既然不傻,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夏文博已经获得了某些人的某种承诺。
  张大川再一次给蒋主席打去了电话,结果,蒋主席的口气更坚定,说一定会支持他,让他现在什么都不要管,低调,缄默,等待,说到时候会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
  “蒋主席,我咋听这话的意思,是让我消极等待呢!”
  “张大川,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连我的话都怀疑了!”

  “嘿嘿,那我可不敢,但是蒋叔啊,我不会坐以待毙!”
  “张大川,我警告你,不要节外生枝!”
  “谢谢你的警告!”
  张大川愤愤然的挂上了电话,他和蒋主席两人的心中都留下了不愉快的阴影。
  张大川非常的怀疑,蒋主席在给自己设一个圈套,想让自己风平浪静的死在他们手上啊,他不由的冷笑,真是高明,不过你们不要忘记了,我张大川也表示笨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又听到了一些不利的消息,有人传来了话,说万书记亲口说的,蒋主席已经暗中和夏文博达成了协议,会帮助夏文博趟过这一关。
  这个消息来的很及时,基本可以验证了张大川对形势的准确研判,他完完全全的可以确定,自己被蒋主席出卖了,剩下的工作,只能自己来做,靠别人根本都靠不住。
  他开始考虑使用自己的方式对夏文博展开攻击了。
  选举的时间临近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种关于他夏文博的一个谣言也出来了,说他有受贿嫌疑,收受张老板等人的好处,还说他贪污公款等等,谣言这玩意,传起来就是快,你想不传都难,谣言在东岭乡政府传的神乎其神的。

  不过所有人听了都每当一回事,大家都笑一笑。
  谁都不是傻子,这个时候出来谣言,那还不是为了和夏文博竞争啊,有人摇头说张大川做人不地道,手段卑鄙无耻,还有人说他这是变像的破坏选举,应该严查。
  不过这些话也都是说说而已,谁也不会真的为夏文博出头,现在这年代,大家各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的是与非。
  唯独蒋主席感到可笑了,对张大川使用这样的手段,这样的动作,他认为实在谈不上高明。
  他这次主动给张大川去了个电话:“大川,你不要闹了,这时候以不变应万变,形势对你很有利,你何必要瞎折腾!”
  “蒋叔啊,不是我瞎折腾,这个夏文博够阴险的,想到时候给我来个釜底抽薪,所以,我先搞臭他再说,谁要和我张大川过不去,我也让他难受!”
  张大川的话是指桑骂槐,他倒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明着和蒋主席翻脸,但心里那口气还在,他假借着骂夏文博,实际是出了一口对蒋主席的气,
  蒋主席虽然对他的行为感到不满,但也不想就此得罪了张大川,好歹两人脸面还没撕破,还的继续合作,到时候张大川当选了,他必须兑现他的承诺,招自己的女儿进乡政府。
  蒋主席又说了几句,大意就是让张大川不要瞎闹了,好好的等待就成,自己一定会帮他的,现在的局面也不错。
  但张大川心中对蒋主席的话并不太相信,他说为了保险起见,自己是不会就此罢手,还要整夏文博,让他遗臭万年。
  蒋主席叹口气,对这样的人,他也无可奈何,随便他吧,反正也就是一两天的事情了。

  很快夏文博也就听到了这个谣言,心里自然是少不了的气闷,他就又想了想,为什么谣言不早不晚的现在出来,是不是有人故意这样。夏文博慢慢的点上了一只烟,他喜欢在思考的时候点燃一支烟,在那缭绕而上的烟气中,让头脑暂时的空白一下,然后心绪漫无边际地游走,于是吞吐中,就会有一种自由,一种轻松就来临了,这大概是不会吸烟的人永远体味不来的!
  夏文博喜欢烟,尤其是在烟燃起的瞬间,吸进去,烟气刺激着味蕾,然而神经此刻却异常舒缓。当吐出的烟轻轻的升起,慢慢的消散,仿佛某种苦闷随即稀释,满口就留下一种苦涩的混杂着植物燃烧的熟香气,这就是烟的味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