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53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不其然,当客人们陆续到了以后,都被这豪华的别墅震住了,众人过去也听说过张书记有钱,可是却没想到是这么个有钱法。
  陆家政站在客厅里望了一会儿,然后笑道:“张书记,你的家很阔气嘛!”
  张清扬马上解释道:“哎,说来惭愧,我哪有心情买这么大的房子,是家里背着我买下的,花了几百万呢!我担心影响不好,都不想住了,可是又一想整天住在桃园宾馆也不是个事,没办法就住在这里了。”
  这么一解释,可谓坦坦荡荡了,众人都说张书记的清廉大家心里有数什么的,总之说了一大堆好话。而当陈雅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这群人吃惊得都说不出话来了,不禁嫉妒的想怎么好事全让这小子给摊上了!他的老婆实在是太美了,可谓惊为天人。
  在张清扬的介绍下,陈雅和众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坐在了他的身边,酒席也就开始了。陈雅一句话也不说,就像一位仙子一般高高在上,那股与生俱来的气质也让酒席上多了些安静。
  在坐的几位常委只有陆家政、金淑贞、高达三人了解陈雅的底细,所以到不觉得怎么奇怪,因为他们与陈雅相比,可以说成是凡夫俗子。酒席上大家都很客气,因为彼比都不太熟悉,所以很快就结束了,大家交完礼金之后就纷纷告退了,在陈雅的面前实在觉得有些压仰。
  金淑贞是最后一个走的,由于她现在与张清扬之间的特殊关系,两人心里都有数,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当张清扬把金淑贞送出来后,金淑贞握着他的手说:“清扬,你们很幸福啊……”语气中有羡慕也有失落。
  张清扬点点头,也没有客气。
  金淑贞在临上车前又说了一句话:“今年就要过去了,明年……看看明年吧……”
  张清扬望着她的车缓缓离开,明白她在暗示自己明年将会更加的凶险。是啊,自己的身份几乎曝光了,想来陆家政会采取新的方法对自己吧?一切还是未知数,只能慢慢等待了。

  酒席的结束,也预示着婚假的结束,张清扬又开始了年底的工作,而陈雅在他上班后的第二天就回京城了,军区也有很多工作等着她要做。
  第411章 边境不安
  年底的工作一团糟,政府单位每年春节都如此,天天的开会,天天的应酬,随着春节的临近,辽河市市委市政府在书委书记陆家政的主持下召开了今年最后一次常委会,所商讨的也不是什么大事,而是有关春节团拜会的组织以及安排各位书记、市长们去所分管的部门、单位进行拜年的活动。
  众人安静地听着陆家政布置工作,每个人都有春节期间的出访活动,像什么贫困村、居委会、老干局等等,每人都分担了一大堆任务。而且市委市政府的大楼也都安排了各位书记、市长职班。
  张清扬算了一下日程,初三之前,他恐怕是没有时间了,今年的除夕注定要一个人在辽河度过了,京城也要晚些才能回去。陆家政布置完工作,照例会议就应该结束了,他只是习惯性地问了一句:“各位,还有什么事情需要讨论吗?没有的话就散会吧,各位也都回去准备一下,年前年后都辛苦了!”
  这时候政法委书记、公丨安丨局局长高达举起手来,众人诧异地望向他,不明白他这个时候能有什么事情。

  “老高有什么事?”陆家政只好开口问道。
  高达环视一周,然后笑道:“是这样,最近发生了几起不大不小的案件,在我市辽河下游周边的村庄发生了几起盗窃、抢劫案,现在刑警队已经抓获了两名犯罪嫌疑人,但是案件还是继续发生,可以肯定还有很多人参与犯罪……”说到这里,高达有意的停顿下来。
  众人的脸上露出轻蔑地笑容,心说只不过是几起抢劫案而已,犯得上在常委会上提出来吗?这是市委常委会,又不是公丨安丨局的办公会议,高达这是唱得哪一出?张清扬也怀疑地看向高达,但是他明白高达肯定有话没说完。
  果然,高达接着说:“那两名犯罪嫌疑人是逃北者,所以最近发生的案件有可能全部是从朝鲜越境过来进行偷盗的!”
  众人这才释然,同时也很无奈,类似的案件几乎每年冬天都会发生。由于辽河水每年冬天都会结冰,而辽河最窄的地方还不到二十米,甚至在有些地方河水干涸以后,两国之间没有任何屏障,再加上辽河下游地区多山区,越境者藏匿在山林之中趁人不备就可以轻松越境。
  二十年来,辽河市边防战士以及公丨安丨局发现的逃北者事件就有几千起,虽然把这些人抓到以后就会遣送回本土,可是由于当地穷得饿肚子、吃不饱饭,还会有人冒死跑过来,甚至成为走私犯中的一员。这些吃不饱肚子的朝鲜人仿佛不怕死,因为与其在国内饿得要死,那还不如逃过来也许还会存有一线活下去的希望。这种情况与珲水县差不多,珲水当地每年节前节后,边境的村庄也会丢失东西。

  听到高达说到逃北者,常委们的脸就严肃起来,因为这个问题还真不好解决,虽然辽河市多次与咸境北道以及朝鲜当地的边防军联系,并且协商,可惜此种状况仍然没有缓解,也不怪这些朝鲜人越境,实在是国内活不下去,甚至稍微犯点错误就有可能失去性命。而且更缺德的是,在朝鲜一人犯了错误,全家甚至全村都要受到牵连。
  中国史上实行的连坐法,最恶劣的不过是连坐到直系亲属、姻亲(所谓“株连九族”),而朝鲜是连坐到直系亲属、旁系三代内,及姻亲,甚至是攀谈的路人。可见其制度的狠毒,而我国境内就不同了,有吃有喝,只要肯干活就有钱花有吃饭,所以有很多人冒死跑过来。
  高达接着说下去:“前天晚上在辽河市下游的上岗村发现了一具18岁的女尸,据家里人讲,小姑娘晚上上厕所后,结果就一直没有回来,第二天早上在自家后院的柴堆里发现了她的尸体,而且衣衫不整,是活活被掐死的。我局法医鉴定死者生前死后都经受过性欺犯,而且她的体內发现了三个人的精夜,通过女孩儿身上死死握住的一枚扭扣我们几乎可以断定,犯罪嫌疑人就是朝鲜人!”
  “啪!”陆家政重重地把茶杯摔在了桌面上,茶水上溢,秘书马上拿出纸巾擦干。其它的几位常委们也很愤怒,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怒火。特别是金淑贞,气得牙齿咬着嘴唇。
  “一定要尽早破案,争取早日把所有的逃北者一网打尽!高达,你如果抓不到这些人,我看春节也就别过了!”陆家政发出了指示。

  高达一脸郑重地说:“这些人是分批过来的,三两个人一伙,所以要说一网打尽真的很难!甚至有些人是偷完、抢完就又跑回去了,搞得我们刑警队也是焦头烂额啊!”
  众人点点头,高达说得有道理,有些聪明的朝鲜人一年当中往反辽河市没准要几次呢,对辽河市的地形非常熟悉,甚至对我市边防军巡逻、换岗的时间都把握得很准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