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942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莹说着,拿起了酒壶,浇在了未燃尽的香纸,遇到了酒精,香纸燃烧的更加旺了,火红色的火苗呼呼的从下面蹿来,燃尽的香纸向飘着,气流形成了一个漩涡,灰烬好像是一只只黑色的蝴蝶一般向飞去。

  “看,你爸妈给你回应了。”林煜半开玩笑的说。
  的确,眼前的场景是有些震憾,倒真的有点像是刘莹的父母给她回应了。
  “是啊,他们给我回应了。”刘莹笑了笑道:“我爸妈在的时候,很早会对我哥开玩笑的说起他的终身大事。”
  “他们说,刘家是书香世家,以后找个媳妇,一写要找一个心肠好的,不求她能孝敬自己,但求对自己的儿子好,一家人和和睦睦的。”
  “现在他们九泉之下,可以安心了。”林煜笑了笑道。
  “恩。”刘莹点点头,她看着父母的墓碑,幽幽的说:“爸,妈,我读书的时候,你们不许我谈恋爱,但是现在我长大了,你们是不是可以对我放松一点了?”
  刘莹自言自语,但又好像是在和自己的父母对话一样,她向林煜一指道:“这个男人,在你女儿的心里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他是一个好人,我今天把他领来,是想事先让你们看看他,如果你们满意的话,晚点托个梦给我。”
  林煜一怔,他闹了个大红脸,刘莹这样说,他反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苦笑了一声,看着有些神经质的刘莹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说些什么。
  足足过了两个小时,刘莹仿佛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一样,不停的说着,说着自己的心事,说着自己在这些天来所受的委屈。
  好像是九泉之下的父母,现在在她的跟前听着她说话一般。

  她说了两个小时,林煜站在这里听了两个小时,他讶然的发现,原来这个女孩的心里,居然有这么多的心事。
  也难怪,女孩子的心事挺多,有些时候挺小挺不经意的一件事情,她都能牢牢的记在心里,如果她不说,根本不可能会有知道。
  一阵风吹来,林煜看了看西边,只见太阳已经有些偏西了,冬天的天黑的早,尤其是今天的天气不是太好,阴沉沉的,所以一到时间,天色显得有些暗了。
  而且这两天又有一股寒流来袭,西北风呼呼的刮着,让人明显的感觉到了身有一股寒意。
  “莹莹,该走了吧,时间不早了。”林煜看了看时间道,时间确实是不早了,而且天气有些冷,刘莹在这里说了这么久,应该挺累的。
  “恩,马。”刘莹点点头,然后她跪下磕了三个头,和自己的父母做别。
  林煜也跪下来,磕了三个头,然后站起来拉着刘莹一起离开。
  倾诉了整整一个下午,刘莹的心情明显的开朗了许多,一路她拉着林煜的手,显得很高兴。
  “林煜,你走的时候为什么要向我爸妈磕头?”刘莹现在最关心的是这个,她觉得林煜和自己非亲非故的,向自己的父母行这么大的礼,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你的父母,也是我的父母。”林煜笑了笑道:“我还记得,小时候经常去你家蹭饭,我觉得你妈妈做饭特香。”
  “你总共也没有去过几次。”刘莹叹了一口气道。
  “不说这些了,说些开心的。”林煜笑道:“你哥明天要结婚了,你该高兴一点。”
  “什么时候我结婚,我才会高兴。”刘莹看着林煜一本正经的说。
  “哦……那个,追你的男人应该挺多的,挑一个?”林煜苦笑。
  “我对他们不来电。”刘莹看着林煜道:“可我来电的人,对我不来电。”
  林煜不说话了,因为每次提到这个问题,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刘莹较好,因为他不想发好人卡,也不好发兄妹卡,总不至于每次他都对刘莹说,你是个好人,我一直把你当做妹妹吧?
  明显敷衍的话题,林煜不想重复第二次,因为说多了,他都感觉烦,这是对别人不负责好不好?
  林煜不说话,刘莹也不想说话,她挽着林煜的手一直向前走。

  这个地方虽然之前被改造开发过,地下的小道铺了些青石路,但是山路难走,而且那个开发商跑了之后,时间长没有人打理,所以这里两侧的荆棘又重新长了出来。
  山虽然不大,但是现在很寂静,尤其是这个地方四处都是坟头,加西北风呼呼的刮着,所以显得有些渗人。
  转过了前面的一个转角,只见一个老人提着两坛酒,也在前面坟,老人拿着打火机,想把香烛给点燃,但是风太大,他的手又有些发抖,所以试了几次以后,还是徒劳无功。
  老人叹了一口气,他擦了擦眼角混浊的眼泪,然后重新试了起来。
  但是他可能是年纪大的原因,所以他点火的时候,忘记用手去档着风,所以不管他怎么努力,手里的香烛还是点不着。
  “老人家,用我的吧,防风的打火机。”林煜笑了笑,递了自己的打火机。
  “哦,谢谢啊小伙子。”老人抬起了头,用他没有半点表情的脸看了林煜一眼,他的年纪很大,脑门全是皱纹,看起来一幅风烛残年的形像。
  “不用客气。”林煜看着他跟前的坟,坟头被添了些新土,旁边还放着一个铁揪,看来是老人刚刚添的土,这里的坟,大多数都是无碑的,但是老人跟前这座坟却立着一个碑,但是碑无字。
  用林煜的打火机,老人终于把手的阴钞点着了,他小心的把火放到了地,然后耐心的拿起阴钞和黄婊纸,一张一张的向火添去。
  祭品不多,只有一个果盘里摆着的几个苹果,另外还有一些手工蒸出来的花卷,老人很沉默,他只是一个劲的向火堆里面放阴钞,除此之外,并不说话。
  “老爷子,这是祭拜你的亲人呢?”刘莹好的问道,因为这里较偏,而且看这坟头有些平,看起来像是几十年的无主孤坟。
  而这里平时来的人也挺少,而且山路难走,看这老头,点个火手都发抖,他真的能一个人跑到这里来?

  “老伴啊。”老头道:“几十年的老夫妻了,不过她走的较早,这一晃,是几十年了。”
  “哦,你是从外地回来的吧,专门看自己老伴来的?”林煜颇感兴趣的问道,因为他觉得这老头身的衣着考究,应该是一个有钱人。
  “呵呵。”老头只是呵呵了一声,他并不说话。
  “老爷子,您老伴叫什么名字啊,为什么这碑,没有字?”刘莹好的问道。
  “因为,这里面葬的不是她啊。”老头突然笑了,他喃喃的说:“她都走了好几十年了,她走后,我把她的骨灰撒到了海里。”
  “从那以后,我四处游荡,每到清明或者年终,我都会随时随地找一个地方给她烧点纸,我是觉得,只要心里有她,不管在哪里,她都能感应得到的。”
  “哦,老爷子说这话倒也是。”刘莹点点头,她笑道:“您老今年高寿?”
  “记不清了。”老头摇摇头道:“年纪大了,早把自己的生辰给忘了,呵呵,现在活一年,是一年吧。”
  “这倒是,年纪大了,多活一天是赚啊。”林煜一点头,他冷笑道:“不过我不知道你事先安排好了没有。”
  “什么安排好了没有?”老头抬起头,他沧桑的面孔显得有些诧异。
  “你安排好没有,明年的今天,谁给你和你老伴烧纸?”林煜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