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1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说的太完整了,不禁让人生疑,就好像提前知道答案似的。”说话间,程爱国扫了楚天齐一眼。
  “部长,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我怎么会有答案?”江霞否认着,“麻烦部长再说的明白一些。”
  程爱国道:“你能辨别出高粱酒,这不奇怪,可你竟然知道这是青峰州产的,这就有点太奇怪了。谁给你的答案呀?”
  “咯咯……”未曾开言,江霞先笑了起来,“部长,我的确是通过酒的色、香、味判断出这是高粱酒。刚才还不确定就是青峰州高粱烧,现在已经确定无疑了,这答案就是您给的。”
  “怎么说?”程爱国反问。
  “刚进屋的时候,我就闻到了浓浓的香醋味,发现了那碗酸香地皮,也看到了那碗粉坨,同时还注意到了桌上另外的菜品,就想到了一个地方——沃原市青峰州。既然满桌都是青峰州美食,那自然就应该配青峰州高粱烧了。”说到这里,江霞抿嘴一乐,“当然,这还仅是我的推测,只到您给出正确答案,我才知道自己蒙对了。”
  “蒙的?哈哈,看来是我自己漏题了。”程爱国笑着端起了杯,“江霞同志,不愧是宣传部长,这口才和思维很是了得。”
  “部长,我敬您。”说话间,江霞已经倒满杯中酒,和对方酒杯碰在一起。
  喝完杯中酒,程爱国又说了话:“坐下说,我还有疑问。”
  “谢谢部长!”江霞打蛇随棍上,直接坐到了楚天齐让开的座位上。
  楚天齐给江霞拿了一套新餐具,自己也重新拿了一把椅子。
  “江霞同志,听你的意思,你对这些吃食很了解了,先不说酸香地皮和粉坨,你说说这些东西吧。”程爱国笔划了一下第二次上的八碗菜品。
  江霞目光再次从八个大碗上扫过,缓缓的说:“这个是虎皮丸子,这个是浑煎鸡、丝子杂烩……”她说说想想,想想说说,说出了这八道菜的名字,然后迟疑着问,“部长,这是青峰州的八大碗,对吗?”
  程爱国没有回答对方,而是又提出了新的要求:“青峰州还有美食,你都说出来。”
  “青峰州不但有八大碗,还有十八碗,除了桌上摆的这些,其它的名称我说不上来了。另外青峰州的饸饹、豌豆凉粉、豆面糊、糖麻叶、豆腐干都很有名。”江霞扳手指头说着,“对了,还有黄糕,那可是青峰州最出名的小吃了。青峰州有着‘早上粥,中午糕,晚上糊糊焖山药’的口头语,还流传着一个谚语:‘三十里莜面,四十里糕,二十里白面饿断腰’。就知道这些,别的小吃就不清楚了。”

  “这些就不少了,基本让你把青峰州的美食说了个遍。”程爱国缓缓的说,“只是我还有点糊涂,听你说的头头是道,怎么竟把八大碗中的虎皮丸子和清蒸丸子认错了。”
  江霞“咯咯”一笑,低下头去,声音变的很低:“我只吃过当地的酸香地皮,还有粉坨,其它那些都是纸上谈兵。在前年五月份,我随省委宣传部组织的记者采风团到过青峰州,去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了。由于要忙着干活,只给我们准备了酸香地皮和粉坨,说是晚上再上八大碗和其它美食。晚上收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饿的饥肠辘辘,尤其在返回驻地的路上,又看了那些美食图片,都馋的快流哈喇子了。就在刚到驻地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市电视台电话,有紧急任务调我回去,我只得啃着方便面,看着当地那些美食图片画册,流着口水离开了青峰州。”

  “哈哈哈,形容的真形象。”程爱国开心的大笑起来。
  “黄糕。”随着服务员的一声轻脆唱和,两盘黄糕端上了桌。一盘是金灿灿的正宗黄糕,一盘则是油炸糕,还有多半碗的豆面。
  程爱国自己舀了一勺豆面倒碗里,又夹了一块黄糕放在碗里,用筷子把黄糕夹成更小的块,在豆面里翻腾了几下。然后他夹起一小块黄糕放到嘴里,边吃边含混不清的说:“终生难忘的味道。”
  看着边吃边点头的程爱国,楚天齐不禁心中好笑:这哪像副厅级市委常委,倒像是邻家大叔。转而一想,他又不觉得好笑了,他知道当官人都累,尤其像程爱国这种位置的人又比自己累多了,难得有如此展现天性的时候。

  回到住宿酒店的时候,已经将近晚上十一点了。正准备冲一澡,手机却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手机里传出一个女声:“天齐,回酒店了吗?”
  楚天齐道:“回了。”
  “终生难忘的味道,怎么样?部长满意吗?”对方问道。
  “你说呢?”楚天齐一笑,“这可是我见他吃的最多的一次,也没见他喝过这么多酒。”
  “那就好,只要别给你添乱就行。”对方声音柔柔的,“天齐,谢谢你的引荐。”
  “应该是我要感谢你才对,感谢你指点的这个好地方。”楚天齐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个餐馆的?餐馆菜品味道真就那么正?”
  “定野市公务人员谁不知道‘味道’?我是一名记者,当然更知道了。正是因为知道那里有两套隐密餐包在客房区,我才让你订其中一间的。”对方道,“它的特色菜究竟是不是就那么地道,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听人说,他们那里的好多食材都来自食品原产地,尤其青峰州特色菜系更是直接运来了青峰州的水,专门放到恒温库里储藏着。”
  “是吗?”听到对方这个说法,楚天齐意识到,要是这样的话,菜价根本不贵。他又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部长青峰州经历的?”
  对方“嘿嘿”笑着:“保密。”然后话题一转,“天齐,你一个人吗?”

  “不,我和司机。”楚天齐撒了个谎,然后说,“时间不早了,再见。”
  “晚安!”对方的声音更柔了。
  楚天齐没再回话,而是迅速挂断了手机。
  刚才打电话的是江霞,两人是在‘味道’的那个餐包分开的。当时楚天齐等三人离开,江霞去继续陪她那个并不存在的“朋友”。从餐馆出来后,厉剑和周子凯的司机已在外面等候。由厉剑开车,楚天齐把程爱国送回家中,然后才和厉剑回了各自房间。
  江霞曾多次表示,想要拜会程爱国,请楚天齐引见。楚天齐一直推脱着,他不清楚程爱国的意思。江霞多次在常委会上公开支持他,让他觉得欠对方人情,才在四月中旬向程爱国委婉提了江霞的请求。当时程爱国听完楚天齐的话,又问了几个问题,给了一句话“偶遇更自然”。

  楚天齐明白,“偶遇”确实更方便,如果觉得可吸收到同一阵营就吸收,如果觉得江霞不可用,大家也不觉尴尬,进退有据。于是,他就设计了今天这个偶遇,还特别补了关于《青峰州县志》的课。从现场的情形来看,效果是非常好的。
  日期:2017-09-12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