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0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程爱国面带笑容:“楚市长,今天你是东家,就来个祝酒辞吧!”
  听出对方在调侃自己,楚天齐忙道:“部长,您说,您说。”
  “好,那恭敬就不如从命了。”说着,程爱国举起了酒杯,“感谢小楚市长,带我来到‘味道’,让我吃到了‘终生难忘的味道’,来,我们大家一起,为了‘味道’,先干一杯。”
  “好。”楚、周二人响应,三只酒杯碰在一起,众人一饮而尽。

  头杯酒喝过,晚宴才算正式开始,刚才只是程爱国在品尝,楚天齐和周子凯根本就没动筷子。
  三人边吃边喝边谈起来,在此过程中,程爱国主说,楚、周二人以听为主。同时程爱国还自动承担了宴会值客角色,不时劝楚、周二人多吃。酒桌上其乐融融,气氛融洽。
  周子凯诚心赞叹着:“部长,您只是看看酒坛,竟然能知道酒的年份,真是太厉害了。”
  “你不会认为我是酒鬼吧?其实我主要是对这种酒比较熟悉而已。我还没有小楚厉害,小楚竟然能知道我爱喝这个。”说着话,程爱国把头转向楚天齐,“老实交待,你是怎么获知的情报?还知道什么?”
  楚天齐“嘿嘿”一笑:“部长,我可不是克*勃,也是偶然才知道的,我能说吗?”
  “说吧,你还能曝光我什么隐私?”说着,程爱国冲着周子凯举起酒杯,“咱俩喝酒,让他说。”

  楚天齐说了起来:“在今年春节回家的时候,我从以前一个同事那里拿了好多资料,我认为可能能够借鉴的就拿。拿回来以后,每天事挺多,也不经常看,只是在睡前偶尔翻一翻。在两周前,我翻一本书的时候,看到了程部长的名字,那本书是《青峰县志》。青峰县隶属于沃原市,离定野市很远,我以为是同名,结果一看县志上配的照片,正是程部长。我这才知道,青峰县人民念念不忘的程厂长,就是程部长。在青峰县,好多人未必知道谁是现任县委书记,可能说不全中央领导都有谁,但无论是白发苍苍的老者,还是刚刚识字的孩童,却都知道当年的程厂长。‘程厂长’三字在当地,包括在沃原市那是……”

  程爱国连连摆手:“打住,打住,怎么小楚现在说话也虚头八脑了?还是我自己说吧。二十多年前,我那时还没到组织系统,也没去部队,就是一个在工厂干了好几年的高中生。当时工厂在省城,我响应支持老区建设号召,被派到了沃原市青峰县青峰州镇,青峰州镇政府让我到镇里酒厂做技术员。说是酒厂,其实就是小作坊,总共不到十个人,就是生产这种高粱酒。一开始工作热情很高,可是干了半年多,没有任何起色,我就有点灰心。不过在这过程中,我和酿酒老师傅学了好多东西,其中如何识别酒龄就是那时候学的。

  这种高粱酒的造酒工艺不错,口感也很好,可销路不行,主要就是当时的酒厂机制不行。在我到那一年多的时候,县领导正好想搞几个像样的企业,想搞竞聘上岗试点。好一点的企业都怕搞乱,县里也有担心,就拿几个差企业来搞,青峰州镇酒厂就成了试点之一。在竞聘过程中,我成了这个酒厂的厂长,说起来也惭愧,当时就我一人竞聘这个岗位。
  我当厂长以后,努力借鉴、学习,引进人才、技术,两年时间,酒厂就成了县里利税大户,规模也是以前的十多倍,第四年就成了市里的明星企业。那时正好有两个机会,一是到县政府办上班,一是到军校,我选择了到军校上学,也就离开了那个酒厂。没想到啊,多年后竟然在异地吃到了青峰县的地道吃食,更喝到了多年前熟悉的高粱烧。”
  停了一下,程爱国端起酒杯:“这都要感谢小楚呀,是你让我又品到了终生难忘的味道。来,干一杯。”
  “谢谢部长!这是我应该做的。”楚天齐端杯和对方碰在一起。
  “你可不要翘尾巴哟。”喝完杯中酒,调侃一句后,程爱国忽道,“小楚,还缺重要东西吧?”

  “是。”答过一声后,楚天齐冲着门口喊道,“服务员,黄糕。”
  连着喊了两声,没有动静,于是楚天齐说了声“我去催一下”,站起身,走出了屋子。
  时间不长,楚天齐就回了屋子,但他没有直接坐到自己座位上,而是站在程爱国面前,轻声道:“部长,刚才遇到一个熟人,她想来向您敬酒。”
  “熟人,谁呀?和你很熟吗?”程爱国漫不经心的问。

  “同事,成康市委宣传部长江霞。”楚天齐说出了熟人的身份。
  程爱国“哦”了一声:“江霞?就她一人?”
  “就她一人。”楚天齐回答。
  程爱国轻轻点头:“好吧。”
  楚天齐退出屋子,很快带了一个女人进来,正是江霞。
  江霞今天身穿湖蓝色长裙,脚上是一双淡金鞋跟细带凉鞋。平时扎起的长发,披散在肩头,上面别着一个淡蓝色花纹图案的发卡,脸上化着淡妆。与平时着职业装相比,江霞今天少了职场女人色彩,多了淑女气质。
  江霞面带微笑,径直走到程爱国面前:“部长好!”
  程爱国一副官腔:“江霞同志啊,这么巧。”

  “是啊,今天送朋友到这里住宿,竟然遇到了部长,真是万分荣幸。早就仰慕部长,只是无缘得见,今日冒昧打扰,还望部长见谅。”江霞吟吟一笑,“我想用酒表示敬意,不知部长能否给这个机会?”
  “喝酒?可以。”说到这里,程爱国语气一转,“不过,你得回答我几个问题。”
  “请部长手下留情,问题尽量容易一些。”江霞说话时,看着对方,“假如要是我回答的令您满意,是否可以多敬您几杯呢?”
  程爱国没有接对方的话头,而是直接提出了问题:“这酒是什么酒,有什么讲究?”
  江霞往空杯中倒了一些酒,放在近前看了看,嗅了嗅,又拿起瓶塞闻了闻,接着小小抿了一口,轻轻吧咂着滋味。然后又喝了一口,继续品味了一会,仰头想了想才说:“此酒晶莹醇厚,香气悠久,味道香醇,口感清香绵长,肯定是高粱酒,应该还是青峰州高粱烧。高粱酒酿造都要经过原料粉碎、配料、蒸煮糊化、冷却、拌醅、入窖发酵、蒸酒七个步骤,但青峰州高粱烧却又有独到之处。在原料粉碎阶段,一般高粱酒的粉碎细度,要求原料以通过二十孔筛者占百分之六十以上即可,而青峰州高粱烧却要求占百分之七十五以上,这样更便于蒸煮,使淀粉更充分被利用。青峰州高粱烧配料也有特点……”

  听着对方侃侃而谈,程爱国时而皱眉,时而凝视,时而沉思。
  江霞注意到了对方表情,停下来问道:“部长,不对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