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她一个变幻胶囊——带你窥探十二个都市女性的诡异奇谭》
第15节

作者: 姜德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08 22:56:29
  “我就站在那一直看着他,等男生抽完烟我们往回走,他还坐在车里打着电话,”飞机上,刘云落寞的说,“进了出发大厅,往安检口走时,我就决定和他分手了。”
  “为什么??”我脱口而出,小豆瞪了我一眼。
  “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真的就是一种强烈的直觉。”刘云苦笑道。

  “那后来呢?你又想过吗?”小豆接着问。
  “直到从桂林回来,我终于想明白了——当时,他在车里打电话的样子,和我爸一模一样......”
  日期:2017-09-08 22:57:01
  刘云正式提出了分手,陆铮问理由,她当然没提机场的事,只说“我们不合适。”这让陆铮很恼火,可刘云摆出了曾经在隔壁小房间炒人的姿态,无论陆铮如何挽回,她都不为所动。
  “以前别人叫你‘刽子手’,我觉得他们是夸大其词,”陆铮愤恨的说,“今天,我算见识到了。”
  这是陆铮和刘云说的最后一句话,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刘云想。

  二十五岁的下半年,又发生了两件事——刘云结婚了,结婚对象是分行的业务主管。男的同样比她大,勤勤恳恳,稳定可靠。婚礼上,面对一众宾客,台上的刘云想:终于经过了“结婚”这块路牌,我要把偏离航线的人生重新拉回正轨。
  “如果结婚只是为了’回到正轨’,那刘云真的爱这个男人吗?”我不禁想到她的手上没有婚戒。
  日期:2017-09-08 22:57:48
  当我再次拉开遮阳板时,外面一片漆黑,飞机已经飞行了五个小时。我盘算着时间,差不多快要降落了吧,然而广播响了,传来机长的声音——
  “很抱歉的通知大家,由于雷暴天气还在持续,北京机场已经关闭。我们的航班将在石家庄正定机场降落。”
  乘客们一片哗然,机舱里顿时嘈杂起来,有人抱怨,有人找空姐询问,有人在商量还能否买到石家庄回北京的高铁票,前排有小孩子被吵醒,大声哭嚎着,刘云无奈的冲小豆笑了笑。

  “你有小孩了吗?”小豆问。
  “女儿,”刘云点头说,“今年已经五岁了。”
  刘云打开iPad,屏保就是她女儿的照片,和她长得很像,眼睛大大的。
  “真可爱!”小豆真心的说。
  此时我再次确认般的去看刘云的左手无名指,确实没戴戒指。

  刘云注意到我的目光,她似笑非笑的说,“越是想回到正轨,偏离的越远。”
  日期:2017-09-08 22:58:28
  飞机突然开始颠簸,幅度很大,我用手支撑着前面的椅背,感觉快要吐了,而刘云却镇定自若。
  另一件事发生在年底,当时支持母亲离婚的外公,去世了。母亲很伤心,她对刘云说,外公嘴上说支持她离婚,但一定背了很大的压力,毕竟小区里人人都羡慕他们祖孙三代皆中产的好福气。
  “谁知道这些人心里不是在盼着看我们家的笑话?”母亲忿忿的说。
  日期:2017-09-08 22:59:03
  婚后的日子过的平淡舒适,用刘云自己的话说——“就像直接从娘家搬到了夫家,区别就是换了一个人照顾我。”
  然而坠落的梦并没有停下来。她去医院开了安眠药,可是那个梦还是隔三差五的出现。原本以为结了婚、生了孩子,那个梦就会结束,可当刘云照旧被惊醒时,她意识到自己可能再也回不到云端了。那个梦似乎在提醒她:坠落终将发生。
  一边是如在云端般波澜不惊的婚姻,一边是坠落的梦,两种力量拉扯着她,把她逼的神经衰弱。

  女儿一天天长大,转眼已经五岁了。她不像别的孩子那样粘人,很少哭闹,即使是自己看电视、玩游戏,也津津有味、自得其乐。
  “我不是不喜欢她,只是不知道怎么和她亲近。”
  飞机穿过气流,平稳下来。
  刘云有些无奈:“女儿百日宴的时候,来参加聚会的朋友开玩笑说,你怎么当了妈还这么手生,看你抱女儿的样子,像是抱别人家的小孩呐。”
  日期:2017-09-08 22:59:50
  “你从小到大,过的太顺了。”刘云想起看中她“炒人才华”的地中海前主管的这句话。

  不会一直这么顺下去。万一生活分崩离析,万一坠落到那片没有路的荒原,我该怎么办?每天早上,刘云都会在床上这样问自己。
  结婚后,家里所有的开销都是老公在管,她自己的钱都存在母亲那里。
  “我一直在为最坏的结果做准备。虽然我也不知道那会是什么。”刘云从化妆包里拿出润唇膏抹了抹,“对小孩也是这样。如果有一天她不得不离开我,希望她不要太伤心。”
  我被刘云这番话惊到了。女人这种看似荒谬残忍的逻辑、以及背后那种绵密而曲折的心理,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日期:2017-09-08 23:00:20
  “如果你一直预感到会有坏事发生,这种等待的煎熬,会比它实际发生带来的摧毁力大得多的多。”
  刘云这句话是冲着小豆说的,就像她笃定小豆能理解。
  这次,不光是小豆,连我都理解了。
  因为我们小时候都经历过类似的等待。

  “再这样下去,我就疯了。”刘云苦笑,“我跟单位请了假,出去散心。”
  “你想让坏事快点发生,早死早超生。”小豆也是一脸苦笑。
  “正是这样。”刘云望向小豆,眼神里有一种“谢谢你能理解”的感激。
  日期:2017-09-08 23:00:57
  年初,刘云独自去澳洲旅行。在亚拉河谷的一个酒庄,刘云邂逅了一个男人。
  她已经忘了两人是如何相遇,因为那天她喝多了,只记得是个月朗星稀的夜晚,风吹在脸上很舒服。两个人聊了很久,刘云笑得很开心,最后他们接吻了。
  “回国之前,我们有一个星期的时间。”男人拉着刘云的手说。
  “一个星期,干什么?”刘云醉的很惬意,说话慢悠悠的。

  “谈一场恋爱。”男人面带微笑,但语气很严肃。
  “谈恋爱?”刘云噗嗤笑了,“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
  “这样才浪漫啊,”男人兴致勃勃的说,“我们给自己编一个名字,这样称呼对方,是不是很有趣?”
  陆铮曾经说她“不是那种喜欢浪漫的女孩子”,想到这里,刘云觉得好笑。
  “我叫吴瀚,”他摘下了自己的婚戒揣进兜里,“你呢?”

  刘云想了想,也摘下了婚戒。
  “我叫刘云。”
  日期:2017-09-08 23:01:46
  飞机上,我和小豆睁大眼睛的看着刘云,随后我们三个心领神会的笑了——原来“刘云”根本不是她的真名,而是一个浪漫的玩笑。

  之后的一个星期,刘云和吴瀚真的谈了一场恋爱。也许是因为新奇的环境、也许是因为彼此都是陌生人,刘云和吴翰的相处非常放松。除了名字和身份信息,两人之间无话不谈、毫无顾虑。他们牵手、亲吻,但是没有上床。这种恋爱的感觉,和陆铮不曾有过,和丈夫亦不曾有过。
  “恋爱这块路牌,没想到我是婚后才经过的,这真的和正轨相差十万八千里。”刘云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