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她一个变幻胶囊——带你窥探十二个都市女性的诡异奇谭》
第14节

作者: 姜德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年,刘云在心里往前推,那会儿她已经进银行一年了,刚刚开始炒人。父亲正巧也在那时退休,看到女儿的工作稳定,他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待在家里又闲不住,所以就开始出去炒股票。

  日期:2017-09-08 13:55:40
  母亲说那女人四十多岁,离过婚,两个人就是因为炒股票搭上的。奸情在一年前被母亲发现,起初她瞒着刘云,幻想着能把事情解决。八点档婆妈剧里的戏码她都做过了:逼问、吵架、捉奸、哀求,可都无济于事…
  “他们根本没断,我知道,”母亲无奈的说,“你爸说他不想离婚。他很清楚我是怎么想的——这么大岁数了还闹离婚,我丢不起这个人。”
  “所以,他就有恃无恐了是吧?”刘云很愤怒,她想起炒人时那些耍无赖的员工,“为什么不告诉我?”

  “唉,怕耽误你工作。”母亲的话明显是在敷衍,她那口气更像是说:“父母的事情,告诉小孩子又有什么用?”
  “那你现在想怎么样?”刘云的语气又冰冷下来,她第一次觉得父亲可恶、母亲可悲。
  “我今天去你外公那,他也这么问我,”说到这里母亲又哽咽起来,“他说,不要在乎他们老人的想法,如果我真的想离,就离吧…”
  从外公那里回来,母亲坐在床头,看着窗外,直到天黑。刘云进屋时,她其实已经做了决定。
  日期:2017-09-08 13:56:11
  二十五岁,父母离异。刘云怎么都想不到会经过这样一块路牌,真是荒唐。她往远处看,那条路好像开始分岔。
  “我的人生开始不对劲了,”刘云接过空姐递过来的冰水,一口气喝了半杯。
  “父母离婚以后,记不清从哪天起,我开始做同一个梦,每天都做。”
  日期:2017-09-08 13:56:45
  “我梦见我在飞,飞得相当自如。那种感觉既新鲜又熟悉,就像是一个老手事隔多年重操旧业。我不明白为什么每次都会飞到初中的操场,以前的同学都在下面喊我——刘还好,刘还好,我飞下去掠过她们,她们叽叽喳喳欢笑着伸出手,差点抓到我,我双脚一蹬,像仰泳一样顺着旗杆升了上去。旁边就是教学楼,我暗恋过的物理老师在四楼打开窗户看着我,而那张脸却是陆铮。我还在往上升,风越来越大,冰冷的空气灌进嘴里很难受。我往下看,初中早就不见了,下面只有一片荒原…我想要找一条路,能带我回去的路,可下面什么都没有…”

  “坠落。我突然开始坠落,好像一下就失去了飞的能力!任凭我两条腿怎么使劲都飞不起来了。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绝望的叫喊,直到惊醒…”
  “每天早上我都是这样醒来,心脏狂跳不止,浑身湿透,有时小腿还会抽筋。我知道那是梦,我不想哭,可是眼泪总会不由自主的流下来。”

  日期:2017-09-08 13:57:12
  刘云说完,喝光了剩下的半杯冰水,我注意到她的脸色惨白,好像又经历了一次高空坠落。
  每天被同样的梦惊醒,虽然很辛苦,但刘云却有种异乎寻常的感受——就像开了天眼一样,她看到的东西和以前不一样了。
  日期:2017-09-08 22:54:13
  一天下午在茶水间,女同事们聊起单位最新的八卦——董事秘书处的Linda,那个长相风*前凸后翘的女人,和副行长搞上了!女同事们纷纷唏嘘:没想到帅的气副行长也会出轨,他原来可一直都是个顾家好老公啊,完美的人设说塌就塌。刘云只是站在一旁听着,反而很平静,因为她现在知道了:再完美的人设都可能会塌的,比如她父亲。
  同事们还在聊着,这时,刚上任的新主管叫刘云去她办公室。新主管是个面目凶恶的老女人,大家都私下猜测她是不是过早绝经了。原来老女人新官上任三把火,想趁着银行结构重组搞点动静出来。她想先冲老员工下手,而第一个竟是“熊妈”。
  “做卡中心的那个熊...熊什么?”老女人连熊妈的名字都不知道。
  “熊炳添。”此时刘云已经预感不妙。
  “对对,熊炳添,他负责的那块和交行的合作业务早就没了吧?”老女人明知故问的口气让人莫名恼火,“业务都没了,他还呆在那浪费资源干嘛啦?我和上面已经通过气了,让他换岗。”老女人的口气决绝,没留一点余地。
  “让我去和他说?”刘云叹了口气问道。
  “是啊,这不是你的本职工作么。”老女人皮笑肉不笑的说。
  日期:2017-09-08 22:54:54
  隔壁小房间,熊妈坦然的坐在刘云对面,那种松弛的状态装不出来。
  以前炒人,刘云一向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可那天,她如鲠在喉,觉得这小房间让人窒息。
  “没事,我有思想准备,”熊妈安慰着刘云,“说吧,让我去哪?”
  “押钞…”刘云躲避着熊妈的眼睛说,声音小的连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所谓“押钞”,就是跟着运钞车到各个分行送钞,在银行里属于相当低层的工作。

  熊妈听了点点头,并没有觉得很意外。
  “明白了,既然是这样,那我明天就交辞职信吧。”熊妈平静的说。
  刘云低着头,鼻子有些发酸。
  “我在这干了十三年,到最后,还是留点体面吧。”熊妈笑着说。

  刘云真希望熊妈像以前那些被炒的人一样大呼小叫,那样的话她可能就不会哭了。
  “我不想做人渣…”刘云哭的越来越伤心。
  日期:2017-09-08 22:55:34
  熊妈递交了辞呈,按照程序他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交接业务。离职前的最后一天,大家约好下班后给熊妈饯行。可下午两点时,老女人就急不可耐的把刘云叫到了办公室。
  “那个熊炳添怎么还没走?事情不是都交代完了吗,还赖着不走干嘛?让他走!”老女人刁蛮的声音非常尖利。
  “我当时看着她,真像是开了天眼一样,我看到了从前的自己,”飞机上,刘云眯缝着眼睛,不住的摇头说,“我终于明白了——这就是人渣啊。”

  “至于吗?”刘云冷冷的问道,老女人一下蒙了,不明其意。
  “至于这样吗?熊妈在这干了十几年,你非要和他计较最后几个小时?”刘云盯着老女人质问着,眼神让人胆寒。老女人有些尴尬,想找个台阶下又不知该如何措辞,刘云没理她,转身离开。在门口,她回头对老女人说——
  “从今以后,炒人的事情,我不干了。”
  日期:2017-09-08 22:56:03
  熊妈走了,刘云从此不再炒人,也没再见过父亲,听母亲说他好像和姘头同丨居丨了。刘云每天还是会被那个坠落的梦惊醒,日复一日,可她没告诉过任何人,包括陆铮。二十五岁过去了一半,在盛夏最热的那几天,她大病一场,在床上躺了一个礼拜。这期间,陆铮每天都会来悉心照料、端茶倒水,然而刘云在床上偶尔会闪现一个念头:如果不结婚,就一个人,会是什么样?

  病好以后,刘云瘦了一大圈。她请了年假,和那几个叫她“刘还好”的初中同学结伴去桂林玩。走的那天,陆铮开车送她到机场。在出发大厅和同学们汇合后,刘云就让陆铮回去了。半小时后准备过安检,有个男生非要拉着大家出去抽烟。刘云跟着他们来到大厅门口,闲聊时她看见陆铮的车竟然还停在那,他没走,正坐在车里打电话,有说有笑的,并没看见刘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