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她一个变幻胶囊——带你窥探十二个都市女性的诡异奇谭》
第12节

作者: 姜德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痴!我第一时间就微信转给人家了呀!”小豆一脸嫌弃。
  女人笑笑,似乎在说“没什么”,可我极其肯定的感觉到了她内心对我的鄙夷,应该已经认定了我是个不靠谱的男人。
  “这是我哥,亲生的。不过你想的没错,他就是这么不靠谱。”小豆像是读心术般说出了这句话,看得出女人也有些惊讶,再次笑着掩饰。
  日期:2017-09-08 13:41:37
  她眼睛很大,皮肤白皙,中长发没染过颜色;淡蓝色T恤配牛仔裤,脚踩一双Stan Smith,手上拿着一个香奈儿,总之就是那种标准的好白领装扮,时髦、得体,但没什么特点。
  我暗自在心里拿她和《蓝胡子》的Cindy作比较。Cindy浑身锐气,咄咄逼人;而这个刘云,冷冷淡淡,无欲无求。
  “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一起等飞机啊。”小豆马上变了脸笑着对她说,就好像根本没生过气。“我叫朱小豆。”

  “好呀,”女人淡淡回答,“我叫刘云。”
  她们俩走在前面,小豆感叹着三百块的优惠真是划算,刘云附和着。女人大概都是这样,可以豪掷几万块买一个包,也会为了几百块的小便宜沾沾自喜。
  刘云这次也是来香港出差,办好公事后去北京参加朋友小孩的满月酒,正巧和我们坐同一架航班。她声音不大、语调很平,没什么起伏。
  日期:2017-09-08 13:42:09
  机场还没有通知这趟航班的登机口,此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我们无奈找了家咖啡店坐下来等。小豆大概还在生我的气,当我不存在一样和刘云聊起了办公室政治,老板无良啊同事傻逼啊…我这种没上过班的人一听到白领话题就犯困,所以起身去了吸烟室。
  抽烟时我琢磨着这个叫刘云的女人,该怎样形容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呢?想来想去我只能想到:普通。长相、气质、举止、穿着,每一样都普通,反正完全提不起我窥探其隐私的欲望。可就在我把烟头扔进烟筒时,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个念头——不对劲。

  如果她真的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女人,小豆绝不会邀请她同行;即便她邀请了,刘云也不会如此爽快的答应——正如在《消失的兔子》里,小豆无意中说的那句话——两个陌生女人之间,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融会贯通。
  我和小豆都是有伤疤的人,我们能吸引或被吸引的,也一定是同样的人。
  日期:2017-09-08 13:42:56
  等我从吸烟室回来,刘云竟然已经聊起了自己的生活。小豆就是有这种魔力,总能在极短时间内让对方交待自己。
  刘云看见我回来,抬头瞥了一眼。小豆压根就没看我,专注的望着刘云,就好像自己是一个倾听的容器,这大概就是她的特长吧,因此刘云也没有改变话题,继续说了下去。
  我坐到旁边假装刷着手机侧耳倾听,等待着能否看到刘云的伤疤。
  日期:2017-09-08 13:43:56

  二十五岁之前,刘云活得就像自己的名字一样——云,从天上往下看,有条道路清晰可见、一览无余——宽阔、平整,没有岔路,那便是她的路。虽然她身在云端,却没有乱飘,只是沿着那条路一直向前,从未变道。
  刘云说她从小就是个标准的乖乖女,上大学前没说过一句脏话。小时候学芭蕾、玩洋娃娃;上学后认真听讲、按时回家;初中时就看到了自己的极限,再怎么努力也考不进前十名;高考填报志愿也是父母拿的主意,她根本不在乎学什么专业,因为她很清楚自己从没对任何东西产生过热情,总是“还好”,所以同学们用都叫她“刘还好”。
  大学毕业前夕她投出去四份简历,参加了三个面试,有国企、有投行,刘云最终挑选了一家外资银行。
  “选得真好,既不会太闲又不会太鸡血,一般刚毕业的人第一份工作都会选错呢。”小豆由衷的恭维道。
  “我没选啊,是我妈替我选的,”刘云挺受用,她慢条斯理的说,“我妈说女孩子在银行工作蛮好的,她放心。而且,我不喜欢做选择。”
  日期:2017-09-08 13:45:06

  刘云进入了人力资源部,也就是HR,标准的乖乖女在二十二岁那年成了标准的白领,就此她又顺利经过了一块人生路牌。Bingo!
  起初,HR部门里人手不多,招聘、面试、筛选、做社保,刘云几乎什么都干过。然而不久之后,部门主管便发现了她最大的才能——炒人。
  紧挨着HR办公室有一个独立的会客室,上面的门牌写着“interview room”。里面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部电话,HR的人都称其为“隔壁小房间”。两年多的时间里,刘云在那里炒掉的人不计其数。
  辞退、换岗、裁员,无论什么理由,只要刘云出马,全都不在话下。被炒的那些人,有的在她面前摆老资格、有的胡搅蛮缠和她掰扯劳动法;有的套近乎、有的装可怜,然而面对生冷不忌的刘云,没人能够留下来。刘云成了HR的“炒人专家”,其他部门的人都叫她“刽子手”。有个爱听评书的男同事小徐这样评价她:
  “冷刘云快刀斩恶鬼,银行里谁敢不低头。”
  日期:2017-09-08 13:46:36
  年终聚餐,另一个部门的前辈端着酒杯过来和刘云聊天。
  “刚才我听到小徐说你的那两句判词,蛮有劲的嘛哈哈。”
  这位大叔姓熊,配上他圆敦敦的形象,非常可爱。他性格谦和,不摆架子,经常给后辈传授经验,在银行里人缘极好,大家都叫他“熊妈”,他也从不介意。
  “还好吧。”刘云冷冷的回答,她转头看看坐在另外一桌的小徐,他喝多了红着脸口若悬河的样子还真有点像个说书人,只不过刘云一直觉得他很幼稚。
  “你就没想过这话传出去,其他部门的同事都怕你怎么办?”熊妈的声音很暖,和刘云正好相反。
  “他们不是都叫我‘刽子手’了么,”刘云毫不在乎的说,“要怕的话,早就怕了吧。”
  熊妈深以为然的点头,和刘云碰杯喝了一口。
  “说句倚老卖老的话,你不要介意哦。”熊妈擦了擦嘴上的啤酒沫,客气的说道。刘云听得出他是真诚的,不像有些老直男那样伪善。

  “我在这干了十年,经历过的人和事也算不少了,”熊妈的口气一下变了,沧桑、睿智,听起来无比帅气,“大家提起HR,都会说——HR里面,不是人精、就是人渣。”
  “可能你现在感觉不到,因为你还年轻,”熊妈划动着杯缘,若有所思的说——
  “不过日后你就会明白,人精还是人渣,你迟早要做出选择。”
  日期:2017-09-08 13:47:32

  二人沉默,此时另外一桌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好像是小徐说了个什么黄段子,男同事们笑得一个比一个猥琐。
  “我只当HR是份工作,没想过那么多,”刘云说,“而且,我不喜欢做选择。”
  日期:2017-09-08 13:48:16
  两点五十分,机场终于通知了航班的登机口,我们起身前往。刘云和小豆说,其实她当时没听懂熊妈的话话是什么意思,在她看来,“炒人”就是一份工作而已,怎么还扯上了人精人渣呢?然而刘云也第一次产生了疑问:为什么自己会被选中去炒人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