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她一个变幻胶囊——带你窥探十二个都市女性的诡异奇谭》
第10节

作者: 姜德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渡边意识到从大头这里根本打听不到什么,双方陷入沉默,这时服务员把大头点的牛肉汉堡端来了,大头甩开膀子吃了起来。渡边本来想要走,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上次在KTV,你和我说过兔子母亲的事情,还记得么?”渡边问。
  大头嚼着汉堡,皱眉回想着,应该是没想起来。
  “你还没和我说完呢,”渡边接着说,“兔子的母亲怎么了,影响到了她什么?”

  大头点点头,抬手示意让渡边等等,他几口就把剩下的汉堡吃完了。他又靠回到椅子上,抓起盘子的里薯条塞进嘴里。
  日期:2017-07-30 23:07:19
  “有一次我们字幕组出来聚餐,那天兔子好像心情不好,没喝几杯就醉了。她说她父母在她七岁的时候离婚了,是她妈提出来的,说是不想再这样活下去了。离婚以后她妈去了日本,嫁给了一个东京的出租车司机,被抛弃的兔子就和她爸相依为命。我们当时都没明白她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又没人问她。”
  听到这里,渡边只感觉两手发麻,他这才看到原来自己一直紧握双拳,现在想张都长不开。被母亲抛弃?和父亲相依为命?那她之前说的那个叫坪井智的日本父亲又是怎么回事??这两个故事到底哪个才是真的?或者说,都是假的......?渡边不敢再往下想,他想不明白。
  看着渡边煞白的脸,大头好像明白了什么,他笑了。
  日期:2017-07-30 23:08:26
  “你买过西瓜吧?”大头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
  渡边没回答,等着他说下去。

  “水果店不是都会把西瓜切成两半来卖么,我家楼下那家店卖两种西瓜——摆在左边的是普通的,有籽儿,两块钱一斤;摆在右边的是新品种,没籽儿,三块五一斤。左边的价格公道、水分饱满,看着就想吃;而右边的,瓜瓤都裂开了,就像是被晒干了的海棉,怎么看都不可能会好吃,却要卖三块五…除了没籽儿,我想不出任何它卖得更贵的理由。在我看来,兔子就是那个三块五的西瓜。
  “她又黑又瘦,个子还矮,长相虽然不能算难看,可她的牙...”大头摇了摇头接着说,“我的意思是,她自身条件明明很一般,可总是一副孤芳自赏、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腔调,真搞不懂她那高高在上的姿态摆给谁看。”
  渡边很愤怒,他想要揍大头一顿,双拳握的更紧了,然而大头的话还没完。
  “哼,”他的声音非常不屑,“其实,她就是个说谎精。”
  这句话好像有了回声,在渡边脑中不停震荡。

  大头非常肯定的说:“她说的那些身世全都是假话,因为——我见过她父母。”
  日期:2017-07-30 23:09:25
  大头二十七岁,还是单身,他的父母急着抱孙子,每个周末都会到人民公园去给儿子相亲。对于相亲这件事,大头其实并不排斥,可父母给他挑的那些女孩,质量实在不敢恭维。某个周末,闲来无事的大头提议和父母一起去人民公园,他也想自己挑一挑。可到了那他就后悔了,喧闹、嘈杂,整个相亲角就如同混乱不堪的菜市场。大头想要走,突然听见一个老阿姨尖利刻薄的声音——
  “哪有你们这样相亲的啦!”
  大头闻声望去,只见那老阿姨是在和一对中年夫妇说话。男的在胸前举着块牌子,上面有他女儿的照片,而照片上女孩,大头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兔子。
  大头走过去看,牌子上只有兔子的照片、姓名,至于其他信息——学历、工作、收入,全都没有,下面只写了一句话:“其他信息见面详谈。”
  老阿姨撇着嘴走了,大头凑了过去,假装询问那对中年夫妇。男人说他们老家离上海不远,女儿已经来这工作一年多了。每隔几个星期他们俩就会来一趟上海帮女儿相亲。他们条件不高,最好男方是上海本地人、有稳定工作、对自己女儿好就行了。

  “既然是相亲,怎么连一些基本信息都不写呢?”大头问道。
  “唉,她能答应我们替她来相亲就不错了,”中年女人说,“别的信息她不让我们写。”
  大头打量起这对中年夫妇,女的个子不高,又黑又瘦;男的门牙很大,有点外凸,兔子的脸完全就是结合了这二人的长相。
  日期:2017-07-30 23:10:27
  “所以,我可以肯定,那对夫妇就是兔子的亲生父母,”大头又喝了口水说道,“什么被抛弃啊,母亲改嫁到日本啊,全都是她编的。”
  渡边愣在那,说不出话来,大头看了眼表,招呼服务员买单。
  “名字!”渡边突然喊道,“你说那块牌子上有兔子的名字!告诉我,她叫什么?知道名字的话,至少我可以报警找人!”
  大头皱眉搓着自己的额头努力回想。
  “我还真是想不起来了,”大头的语气不像是在骗人,“因为那名字太普通了,看一眼就忘。我唯一的印象就是,很普通、很俗气。”
  日期:2017-07-30 23:11:29
  晚上,渡边在家附近的一家日料店约见茶树菇。他没有胃口,独自坐在吧台点了一盘毛豆下酒。茶树菇来之前,他还偶遇了三四个公司同事,那几个日本男人早已经喝大了,一个叫大田的家伙把领带系在头上,满脸通红的喊着日文:
  “渡边君最近总是心事重重的,越来越像中国人了呦!”说到这,他又大喊一声,“啊!他本来就是‘中国人’!啊哈哈哈哈哈!”
  四个醉鬼大笑着东倒西歪走了出去,渡边厌恶的看着他们离开,却看到了门口的茶树菇。
  “你那天为什么不接电话?”茶树菇坐在渡边身旁问,渡边叫的那壶清酒已经凉了。
  “那天我食物中毒,差点死在厕所里…”渡边说到这里才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我没接电话?那天你和兔子在一起??”
  茶树菇点点头...
  日期:2017-07-30 23:12:17
  那天晚上,兔子约茶树菇出去喝一杯。她很少主动约人出去喝酒,茶树菇去的时候还在想。等她见到兔子,兔子才迫不及待的亮出了那两张“関ジャニ∞”演唱会的门票!她们俩就在街上尖叫着,茶树菇由衷替她开心。
  “你男朋友对你真好!”茶树菇说。
  她看到兔子幸福的笑着,眼睛好像也湿润了,闪烁着感动的泪光。
  兔子说她要请茶树菇喝一杯,而就在酒吧门口,她们俩看见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是个醉鬼,白人,国籍无从判断;她已经烂醉如泥,如果不是靠着墙,早就已经躺到地上了。她一个人,手上拿着一个空的伏特加酒瓶。当兔子和茶树菇从她身旁经过时,她一直盯着兔子看,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诡异起来。兔子也看着她,两人的目光始终交汇,茶树菇吓得心里发毛,拉紧兔子阔步往里走,而就在此时,那白人女醉鬼拦住了她们!茶树菇吓得浑身发抖,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兔子的表情却很微妙,和那女人互相注视着。茶树菇要拉兔子走,这时白人女醉鬼竟拉住了兔子的另一支胳膊!

  “Hey, gal,”她张嘴就是一股酒气,诡异的笑容愈发让人胆寒,她盯着兔子的眼睛继续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