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她一个变幻胶囊——带你窥探十二个都市女性的诡异奇谭》
第8节

作者: 姜德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不起。”渡边马上道歉。
  “迟早有一天,你也会回日本的,是吧?”兔子望着天空,怅然若失的问道。
  这时,渡边突然绕到兔子面前站住了。
  “还记得我是哪里人吗?”渡边问。
  兔子预料到这肯定又是一个无聊的问题,懒得回答他。
  “我是‘中国人’。”
  兔子还是没说话。
  “在日本,自古以来就流传着一句谚语——‘中国人守信’。‘中国人’一向少言寡语、性格内向,到现在都是这样。不过,他们有一个美德——诚实、守信,‘中国人’承诺过的事情,一定会说到做到。兔子,现在我向你保证:从今往后,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我在做什么,只要你打来电话,我一定会接!马上接!用我最快的速度接!回日本也好、留在上海也好,我都只想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いつまでも!いつまでも!(永远!永远!)”

  渡边一口气把话说完时,感觉天旋地转,肚子叫唤的声音像水田里的牛蛙一样响。兔子“噗嗤”一声笑了,渡边也笑了,憨直的笑声像个智障。

  日期:2017-07-29 17:51:16
  渡边不知道他对兔子说的那番话算不算是表白,因为后来他们也没有明确男女朋友关系,虽然每周见面的次数增多了,可两个人没有发生过任何肢体接触,包括牵手。兔子还是没有告诉渡边她的真名、工作、住址,每次见面都是独来独往,除了日本父亲的事情,渡边对她仍旧一无所知。转眼到了冬天,渡边对他们俩的关系愈发感到彷徨,而兔子却第一次带他见了自己的朋友。
  那是个周日,兔子突然打来电话说她要和几个朋友出去唱K,问渡边要不要一起去,他欣然前往,毕竟兔子带他见朋友,意味着他们的关系往前进了一大步。
  当他们俩进到KTV包房时,里面已经坐了七八个人,有男有女、都很年轻,而让渡边惊愕的是——这里所有人都在唱日文歌…
  “这是我朋友,渡边诚。”兔子如此向大家介绍,不免让渡边有些失落。

  此时,在座的人一起冲渡边齐声喊道:“ようこそ!(欢迎!)”
  渡边一时没搞清楚状况,有点懵,他笑着冲人们点头示意,坐下来以后兔子才告诉他——这些人都是字幕组的朋友。
  “字幕组?”听到这里时我不由得惊呼。
  “嗯,”渡边笑着说,“他们全都是村上信五的粉丝,共同的偶像让他们在网上结识,大家都会日文,所以就自发的翻译起了村上信五的节目,当时他们已经陆陆续续做了一年多,兔子是中途加入的,在字幕中的署名是——‘消失的兔子’。”

  “才一年多?”我托着下巴说,“也就是说,这些所谓的朋友和兔子也不是很熟?”
  “嗯,”渡边点头说,“只能说是在一起做事情的人吧,比同事的关系还要松散。”
  日期:2017-07-29 17:53:07
  轮到渡边唱歌,他有些紧张,生怕在兔子面前出丑,毕竟在日本时他也很少出去唱K,只会一些老掉牙的曲目。他点了《东京爱情故事》的主题曲《ラブストーりーは突然に》(突如其来的爱情故事),经典前奏响起,所有人一片欢呼,渡边偷瞄了一眼旁边的兔子,她笑着和大家一起拍手,似乎在有意回避他的目光。这歌越往后唱调子越高,渡边喊得声嘶力竭,总算是磕磕绊绊的唱完了。刚才就憋了泡尿,刚一唱完,他就在大家的掌声中起身去洗手间。这时,一个头很大的男的跟了出来说他也去。

  洗手间,两个人并排解手。
  “真正的日本人唱日文歌感觉还是不一样啊。”那男人一边尿一边自言自语,最后像触电一样抖了抖。
  渡边也方便完毕,正要去洗手,那男人又说话了。
  “我在字幕组里的名字叫‘吃不饱的大头’,”他笑着冲渡边伸出手,“大家都叫我大头。”
  “为什么不先洗手、再握手呢?”渡边微笑着冲大头说,大头哈哈笑了,他似乎没觉得现在握手有什么不妥。
  洗手时,大头看着镜子里的渡边打听起了八卦。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谈的?”他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谈?”渡边反问,“谈什么?”
  “谈恋爱啊,”大头一脸讪笑说,“还能谈什么呢,是吧,哈哈哈。”
  渡边想要解释,却又懒得解释,他们从洗手间出来往包房走,大头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兔子的性格虽然有点古怪,可她是个好女孩,你可要珍惜啊。”大头的语气十分伪善,听得渡边心里很不爽。
  “不过我能理解她,毕竟她妈的事情从小就对她有很大的影响。”大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她妈?”渡边完全不知道大头在说什么,“她妈怎么了?”
  “她没告诉过你?”大头是在明知故问,渡边听得出来,可正当他要继续往下问时,二人已经到了包房门口,大头推门进去,里面很吵,他们的对话没有进行下去。

  日期:2017-07-29 17:54:03
  渡边进去时,他看到兔子正在和旁边一个身材高挑的长发女孩窃窃私语,时不时还笑出了声,而看见渡边回来了,兔子冲他眨巴着眼睛。
  “在聊什么这么开心?”渡边坐下来问。
  兔子低头笑了,没有回答,反倒是那个长发女孩和渡边说话。
  “你好,”她显然是在帮兔子岔开话题,“我叫茶树菇。”
  “听起来很好吃。”渡边笑着说。
  唱完歌出来时,已经很晚了,渡边问兔子要不要送她,可她还是自己打车走了。独自回家的路上,渡边一直在想大头说的话——兔子的母亲又发生过什么?给了兔子什么影响?兔子在渡边心里留下了越来越多的问号。
  日期:2017-07-29 17:54:37
  临近新年,渡边终于拿到了那两张演唱会的票——半年前他就瞒着兔子加入了“関ジャニ∞”的粉丝会(必须有日本住址才能入会),为的就是能有资格在网上抽签去看他们的演唱会。一次抽中的几率非常低,只能听天由命,渡边憧憬着,万一被抽中,他就可以带兔子去日本,到时候他要来一次更正式的表白,他还希望兔子能对他敞开心扉。就在几天前,渡边收到通知,他被抽中了!虽然两张票不是连号的,但已经不重要了,这似乎预示着一个好兆头。

  在火锅店,兔子攥着那两张票放肆的尖叫,引来无数侧目,渡边欣慰的笑了,此刻在他眼中,兔子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女人。

  “临走前的一个星期,我就已经把所有事情都收拾妥当,只等着快一点带兔子来日本,”渡边说到这里,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像被冻住了一样,过了好一会儿,他的双唇颤抖着说,“可是,我却把她丢了….”
  日期:2017-07-29 17:55:20
  这天晚上,渡边正在家里制定去日本看完演唱会以后的旅行路线。突然之间,肚子刀绞一样的痛!他冲进厕所,以为把屎拉出去就好了,然而疼痛愈发剧烈,仿佛有一个武士在肠子里乱劈,渡边开始浑身冒虚汗,他把头埋到双腿之间,绝望的叫喊,试图驱赶痛楚,可肚子里的武士似乎陷入了癫狂,渡边两眼发黑,恍惚中他觉得自己要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