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她一个变幻胶囊——带你窥探十二个都市女性的诡异奇谭》
第7节

作者: 姜德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渡边不确定兔子是不是因为他的虎牙和村上信五很像才对他有好感,甚至不能确定兔子对他到底有没有好感,总之从那以后,他们每星期都会见面,一起吃火锅、逛街、聊关于日本的话题。每次都是兔子来找他,他不知道兔子住在哪里、不知道她做什么工作、不知道她有什么样的朋友、不知道她的真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渡边对兔子一无所知。
  日期:2017-07-28 16:47:44
  “你就一次都没问过她?”在浴室外休息区,我喝着从自动贩卖机买来的牛奶问道。
  “我能感觉到她不想告诉我,”渡边把他的毛巾折成了正方形说道,“或者说她还没准备好告诉我吧,反正我没有主动问过。”

  “后来呢?”我已经几口把牛奶喝完了。
  “太晚了,”渡边看着墙角那个旧式立钟说,“我该回房间了。这家酒店后面有一个很大的露天风吕浴场,你们明天会去吗?”
  “当然会去,来了草津,又赶上大雪,怎么能不泡一下露天风吕呢。”
  就这样,我和渡边约好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准备一起去泡露天风吕,关键是继续听他后来的故事。
  我们离开休息区往相反的方向回房间。没走几步,渡边就叫住了我。
  “可以先剧透一下——后来,她消失了。”

  渡边说完,转身走了,可他的话却在我脑中回荡不停。
  日期:2017-07-28 16:49:08
  回到房间,两张独立的榻榻米已经铺好。小豆趴在其中一张上面刷手机。我赶紧钻进自己的被子,被窝里冷的像冰窖,幸好身上还留有温泉的余温。
  “你怎么洗了那么久?”小豆把阴阳师手游开了自动,刷着御魂。
  “碰见那个日本人了。”我在被窝里搓着脚,蜷成一团。
  “他鸡鸡大吗?”小豆像是问了个再普通不过的问题。我懒得理她。
  “他的女朋友,和他很没CP。”虽然是自动打怪,小豆还是看的津津有味,头也不抬。
  “人家明年就要结婚了。”我翻了个身,“你去把灯关了。”
  “你去。”小豆踢了我一脚。这光景,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拉开窗帘,被外面的景象惊得合不拢嘴——大雪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根本就没停过,积雪已经有膝盖那么高了。酒店的工作人员大叔倒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有条不紊的驾驶着小型铲雪车辟出了一条路。吃完早饭,我带着小豆同渡边和他女朋友在酒店门口会和,前往露天风吕浴场。
  浴场其实就在酒店后面的山坡上,正常步行五分钟就能到了。可那天雪下的实在太大,而且铲雪车根本没有给这边开路,能走的路不过是走在前面的人留下的脚印。两边的积雪都很深,我们四个只能排成一排缓慢向前蠕动,渡边的女友和小豆走在前面,我和渡边在后面。小豆和渡边的女友用英文交流,不过她们好像都没听懂对方在说什么。
  “你女朋友听得懂中文吗?”我冲走在身前的渡边说话时被风灌进了一嘴的雪。
  “完全不懂,”渡边回头冲我笑笑说,“英文也很差。”
  十五分钟后,我们终于到达露天风吕浴场时,已经变成了四个雪人。这里的门票倒是很便宜,每人500日元,换算下来只有30块人民币,更多的是象征意义吧。我们四个约好先洗完的在门口等,然后就分头进去了。

  露天风吕池比我想象中大得多,像个形状不规则的游泳池。我和渡边顶着毛巾,哆里哆嗦碎步走在冰冷的石板地上,这里弥漫着白色的水汽,我们必须小心下脚,不然很容易摔倒。进了池子,身体被温泉的暖流包裹,吸进胸腔的空气却冰冷清爽,不会觉得憋闷;雪花落在头顶和肩膀上,就像被一只只顽皮的小虫叮咬,露天风吕的体验果然很妙,然而这种感觉还是被我急切听故事的心情冲淡了。渡边似乎也看出来了,他找了个地方靠住后背,继续娓娓道来。

  日期:2017-07-28 16:51:11
  终于熬过了梅雨季,上海又迎来酷暑,气温居高不下,去吃四川火锅的人也变少了,恐怕只有他们两个每周都会去。又是一个周末,二人原本约好六点在饭店碰头,可渡边下午临时被叫去公司开会,屁大点的事儿就因为没人能拿定主意,六点半还没有散会。兔子打来好几个电话都被渡边挂了,他发微信说“再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好”、“我这就到”,兔子一条都没有回。等渡边赶到饭店时,已经七点十五分了,只见兔子独自占着一张台,桌上的菜都是渡边爱吃的,一口都没动过,靠近火锅的香菜丸子都瘫软了,锅里的红油咕嘟咕嘟的响。

  渡边慢慢在兔子对面坐下来,因为刚才路口发生交通事故,车都堵死了,渡边是下车跑过来的,到现在还气喘吁吁。他注意到兔子的眼睛有点肿,像是哭过了。渡边刚想说话,却吸进了一口辣气,不住的咳嗽。

  “虽然当时心里很紧张,可我竟然有点开心,”渡边伸手接着落下来的雪花说,“因为她哭了,这说明她心里是在乎我的吧?”
  雪花在他手上一下就融化了,渡边攥紧拳头,再张开,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把虚空。他叹了口气说,“后来我才发觉,那眼泪应该不是为我流的…”
  “我最讨厌被别人挂电话。”这是许久的沉默之后兔子说的第一句话。
  “对不起,开会的时候实在是不方便接电…”渡边还没解释完就被兔子打断——
  “我不想听。”

  又是一阵沉默,火锅都快被烧干了,经过的服务员顺手往里面添了汤,锅里又恢复了平静。渡边又想要解释,嘴动了几下又什么都没说出来。
  “如果你不能保证‘马上就好’、‘一会儿就到’,就不要给我承诺。”兔子说完起身离开了,渡边要追过去,却被服务员拦住买单,他塞过去四百块钱然后就冲了出去。外面已经天黑,闷热无比,渡边从中午到现在都没吃东西,饿得发昏,他四下张望寻找着兔子,幸好她还没走远,渡边迈着沉重的步子追了过去。
  两个人并排走了一段路,渡边时不时偷瞄兔子的神情,她好像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
  “今天是7月28号,二十五年前的今天,我爸抛弃了我和我妈,回了日本。”
  兔子突如其来的这句话让渡边有些不知所措。
  “回了日本?”渡边本能的用日文问道,“你父亲是日本人?”
  兔子点了点头。

  日期:2017-07-28 16:52:34
  据兔子说,她的父亲叫坪井智,大阪人,是很早一批来华的日商,她的母亲当年是合资公司的秘书,两人在工作中一来二往有了感情,还没结婚母亲就怀上了兔子,可就在她告诉坪井自己怀孕的那天,坪井才向她坦白自己在日本有家室。东窗事发后,坪井被召回日本,离开中国的那天就是7月28号。
  渡边这才明白,兔子是想起了她的父亲才哭的。
  “你是因为他才去学日文的吗?”渡边问道。
  “我学日文只有一个原因,”兔子翻着白眼叹气说,“就是村上信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