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258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苏钦章提前通知,灵堂已经布置好,不过只有入门三年以上的弟子才有资格戴孝。
  本来叶少阳觉得连道场都免了做道场是为了给死者祈福,能让魂魄消除一些业力,服从轮回。想到青云子已成阴神,这会儿估计正在跟马面一干诸神摇骰子赌牌九,哪里还有什么业力需要消除。

  但是苏钦章坚持要做道场,认为是给活着的人一种寄托哀思的行为,青云子突然离世,如果一点礼仪也没有的话,这些外门弟子无处宣泄悲伤的情绪,只会更觉得堵得慌。
  叶少阳一想,也觉得说的有道理,于是让他去操办。
  按说以青云子在法术界的地位,他的丧礼,大凡门派的掌门或代表都应该来参加,但是一来青云子交代丧礼从简,二来双方刚在悬空观打过一仗,叶少阳也没心情通知他们,于是丧礼就只在茅山内部进行了。
  除了几十个还没有出师的外门弟子,唯一前来奔丧的就是老郭,在棺材前哭的那叫一个凄惨,后来得知青云子在阴间为官,情绪这才缓和了一些。
  作为唯一的嫡传弟子,丧礼由叶少阳亲自主持,至于其他的一切,都是苏钦章来操办,直到下葬。

  道风让杨宫梓和陈露一起回风之谷,自己留下,也不见人,只是在下葬的时候,一个人站在远山的山峰上,默默的望着这边,目送师父的遗体下葬。
  葬礼本来是只有茅山弟子参加的,结果也不知道是哪个弟子走漏了风声,十里八乡来了无数的村民,哭哭啼啼,一路相送。
  这些都是淳朴的山民,经常上山烧香,找青云子算命、释梦,青云子的辞世,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信仰的崩塌,这些人哭得比茅山弟子还凶。叶少阳看在眼里,也是感动不已。
  白无常接过去道:“我不与你分说这些,现在无极已死,无念六人已去轮回,你若再走,像什么样子?”

  青云子道:“你不说这个,我还不跟你争,凭什么无念他们能去轮回,到我这,你们就成堆的来留我,你们什么意思?”
  白无常道:“你别狡辩,无念六人,都是妖身或邪灵,有机会轮回为人,理所当然,你本就为人,跟他们比什么,你无论如何得留下!”
  马面直着嗓子叫道:“我的牌九呢,欠我的牌九还有几十刀纸钱,结清才能走!”
  牛头的粗嗓门也嚷起来:“走,走什么走,三缺一,三缺一啊!”

  “你滚,你找借口也找个像样的,你这都五个人了,还三缺一?”
  “呃……”牛头眼珠一转,“我们阴司推牌九,流行两副牌,六个人,五缺一,对,五缺一!”
  “两副牌是八个人,你个白痴!”
  “你个牛鼻子!好言留你你不听是吧!”
  牛头脾气爆,作势就要动手,马面一把拉住他,“我的哥,换个台词,你才是牛……”
  其余几位阴神也上来一起劝说。
  青云子只能闭嘴,等这些人都说完了,一个个望着他,满怀期待的等着。
  青云子原本是坚定己见的,此时也不免有些动摇。
  仔细又想了一遍,还是咬了咬牙,说道:“诸位,我们也相处了几十年,我知道你们不舍得我走,其实我也想留下。我直说了吧,之前说的一切,都是我不愿留下的原因,但也都是借口,我……有我的苦衷。”
  “什么苦衷!”几个人一起问道。
  “都说了是苦衷了,哪里能说。”
  徐文长走上来,说道:“我却知道,你是担心自己做的一切努力,终归是一场泡影,你怕你到头来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你想逃避,往轮回道里一钻,什么都不记得,什么也不管了。”
  “你知道真相!”青云子大惊。
  徐文长笑笑,没有解释。
  青云子道:“你既然知道,我问你,大劫将至,岂能抵挡?”
  徐文长道:“既然不能阻挡,你又为何煞费苦心安排这一切?”
  青云子叹口气,道:“明知不能争,我也要试一试。”
  徐文长道:“这就对了,只要试,就有成功的希望。”
  “所以我让他们自己去争取,万一失败……那就是万劫不复。若是我自己,我也无所畏惧,但他们俩是我徒弟……我不敢看到那一幕,到时候只怕我连投胎的心情都没有了。”
  徐文长还想说什么,青云子道:“你别劝了,还是让我走吧,能做的我都做了,我现在只想去人间享福。诸位安好。”
  说完突然动身,从众人身边擦过,朝殿门外走去。

  众人顿时傻眼了,朝徐文长看去,徐文长也只是叹息。
  青云子有批文在身,他若真想走,还真不能用强留下,不然真是坏了规矩。
  我必须走,必须走!
  青云子每走一步,都在强行给自己灌输信心,徐文长的一番话,让他内心挣扎,他怕自己反悔。他一溜烟跑出大殿,顺着台阶下去,猛然间站住了。
  他看到了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师父!”
  叶少阳站在台阶下,昂头望着他,面带笑容,眼中却噙着泪水。

  青云子的心颤抖了一下。
  徐文长等人从大殿追出来,看到这一幕,互相挤眉弄眼,都在表达一个意思:有戏。
  叶少阳单膝跪在地上,望着青云子,半晌只说了三个字:“留下吧。”
  青云子傻傻的看着他,嘴唇蠕动着,终于无力地说道:“少阳,你何必强求,你父亲也在轮回司,你有他便好,至于我……就不必惦记了。”
  “不!”叶少阳情绪激动起来,“他是我生父,你是我养父,你们对我一样重要!”

  “我就算留下,按照阴司戒律,你我怕也不好再相见。”青云子还在找借口。
  “我父亲在这,我也不敢跟他相见,但我只要知道他在这里,会偶尔想起我,我心里就很踏实,你为什么不能跟他一样呢,让我知道你们都在这,而且我相信,只要你们一天不投胎,将来我肯定有机会见到你们!”
  这番话说的在场之人无不动容。
  黑无常用胳膊撞了撞白无常,道:“小天师真不赖,重情重义,七哥,我记得你教过他鞭法,那你也算是他半个老师来着。”
  白无常嘿嘿一笑,“谁让你当时不愿意去来着。现在后悔没卖这个人情了吧。”
  黑无常瞪他一眼,“现在也不晚,回头我就去教他几招!”
  “嘿嘿,以他现在实力,你怕是没什么可教的了。”
  白无常心情大好,他跟白无常虽然是兄弟,但一直也有良性竞争,谁都想压对方一头,没事好揶揄对方。
  黑无常快气炸了,突然打了了一个注意,既然没什么能教的,那就送东西呗,送东西也是人情,于是脑海中开始琢磨送什么。
  日期:2016-11-13 0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