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27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段书记答应工人,会严查食品厂的问题,会审查张副乡长的问题,但对食品厂目前的处境,段书记却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工友们,你们厂子到底在经营上出现了什么,我是不太了解的,所以,我只能答应严查此事,至于最后怎么解决,那要你们乡里拿出一个具体的意见!你们要做的就是回到东岭乡,你们现在已经违反了法律!”
  但段书记的讲话没有让工友们接受,他们叫嚣着要在县委门口静坐下去,直到解决了问题才返回。
  终于,他们固执激怒了段书记,段书记的耐心实在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好。
  段书记‘哼’了一声,背着手离开了,十几分钟之后,食品厂的工人四处逃散,不是他们想逃,而是政权的力量显现了,他们中五六个带头的人,都被打翻在地,靠上了手铐,剩下的人才恍然大悟,这里不是东岭乡的乡政府,这里的领导不吃他们这一套,他们只有四处逃串。
  段书记依旧在生气,这让本来就压抑而无趣的县委大院更是萧索而肃穆。

  所有部门的干部们,走路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踮起脚跟,生怕自己的步伐太重,惊扰了沉寂中的的县委大院。
  孙部长也邹起了眉头,透过窗户上那有些雾气遮挡的玻璃,他看向了段书记的办公室。
  这几天,他老婆谢主任到市里开计生委年底总结会,他和张大川的老婆却如鱼得水的厮混在了一起,背上的鞭伤让他在靠向椅背的时候有点发疼,但这样的疼反而让他更加向往。
  他答应了张大川老婆的请求,说自己会尽力的帮张大川进入东岭乡两个竞选乡长的提名中。
  可是,刚刚出现的这一档子事情,又给他的承诺打上了一个问号。
  他不由的叹口气:“这家伙怎么如此无能?搞得一个乡镇企业都鸡犬不宁的,这让我想帮他说话都不好说啊!”
  “叮叮叮!”电话响了。
  “喂,哪里,奥,呵呵,怎么,你男人坐不住了,哎,你也要说说他,这次食品厂一闹,工人点名说你老公问题不少,我都感到为难了。”
  张大川的老婆在电话中开始发嗲了:“部长,你在清流县神通广大,这点事情哪能没有办法,我们不说这些了,晚上我去你那里给你背上抹点药吧!”

  “额,那好吧,不过,算了,算了,这样,你给张大川说下,让他准备点钱,嗯,五万吧,瞅机会我这两天让他见见段书记,嗯,舍财免灾,这次事情影响极坏,对,对......”
  孙部长还是决定帮一把张大川,毕竟像他老婆这样能接受这种方式和自己相处的女人不多。
  当天晚上,孙部长就带着张大川一起宴请了段书记。
  在清流县最好的酒店,最好的包房中,段书记邹着眉头,听取着孙部长的解释。

  “段书记,这个张大川啊,是我远房的一个亲戚,这次东岭乡食品厂的问题,虽然和他有些关系,但他毕竟只是一个副职,上面有高明德坐着,很多事情他也为难。”
  “老孙啊,这些年你到没有求我帮过什么忙,按说你这个面子我得给,可是,这事情影响太大,不处理一下,不调查一下,怎么给东岭乡和全县人民一个交代呢!”段书记客气,但还是义正言辞的说。
  “是,是,我理解书记你的难处,我给书记你添乱了!”
  段书记摆摆手:“我们之间就不说那些客套话了,乱子肯定是带来了,但怎么办呢?哎,你啊,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啊!”

  段书记邹着眉头,沉思起来,他本来不知道孙部长是帮张大川求情的,要早知道,这顿饭他肯定想方设法的躲开了,对东岭乡食品厂的问题,段书记真的动怒了,这些年,他很少直接面对群体事件,一般情况,都有分管部门的领导出面。
  这次,他想要展示一下自己的魄力,也做了完全的准备,谁知道事情还是没有处理好,最后不得不动用了警力,这很丢段书记的面子,他这口气除了要出在几个食品厂组织挑事的带头人身上,还有对张大川实施惩处,让所有的群众看到,我老段并没有偏袒自己手下的干部。
  实际说穿了,也就是各打五十大板,做到息事宁人而已。
  可是,谁想到孙部长出面求情,并且看样子还比较隆重,不仅请自己吃饭,说张大川也要过来,这对熟悉官场套路的段书记而言,自然是懂得其中的奥妙,他张大川到了这个危机关头,总不会空着手,凭一顿酒菜便化解此事吧。
  但这显然并不是段书记想要妥协的真正原因,钱那个东西,只要自己想,唾手可得,问题是这里面还涉及到孙部长的一些情面,在常委中,孙部长一直都追随自己的左右,自己开年就要退下来了,但孙部长还在,自己人走茶凉,总要留点情面以备不时之需吧。
  所以啊,今天这个顺水人情,想不想给,都得给了。

  “老孙,我可是放出话要收拾张大川的,你这一弄,我的威信何在,颜面何在!”
  “段书记,我倒觉得,这件事情啊,也不是不处理,可以缓一下,等到过一段时间也好,我们总不能一见到工人闹事,马上就去处理,这样会给其他一些不稳定的人带来负面的期待,人都是会学的,特别是学坏习惯。”
  “唔!这到也有点道理!不过啊,我再想想,再想想!”
  孙部长从段书记的语气中早就听出了一些可能性,孙部长也不是一个看不清事情的人,真要没有一点把握,他也不会贸然出面,他对形势的研判自有一套他的方式,他明白,一个即将退居二线的书记,他没有那么多的固执,他想的更多的是自己的晚年。
  固然,他段书记将来是不会求到自己的名下,但他的子女亲戚呢,他的熟人朋友呢?难道以后都没事求别人吗,今天他拒绝了自己,就相当于断送了将来和一个组织部长的联系,孰轻孰重,段书记心里肯定清楚,所以,他会做顺水人情,他会栽花,不会栽刺。
  同时,孙部长还必须给段书记想出一个妥协让步的合理理由才行,这样,才能让段书记退的自然,让的心安理得。
  于是,孙部长就提出了冷处理的方式,说明一旦处理的太及时,会惯坏一些人的毛病。
  “好吧,好吧,我给你这个面子,你说的也有道理,等过完年再处理东岭乡的问题,年底的事情也确实太多了。”

  “是是,我也是这样觉得,现在你每天起早贪黑的,处理的都是县里的大事情,这点小事,放放也好!”
  段书记点了点头。
  两人正说着,包间外面敲门声响起,张大川带着那个略有姿色的媳妇,一脸惊慌的出现在了包间的门口,他怎么也想不到,说好的七点晚宴,自己已经提前了半个多小时,可是,书记和孙部长咋已经来了。
  这绝对不符合官场的惯例,所有请客,级别越低,应该来的越早,今天却反了,他能不紧张吗?
  “孙部长,段书记,我的表可能错了,我来迟了,对不起,对不起,我......”

  孙部长一挥手:“你的表没错,我们在附近参加了一个会议,我和段书记还有点工作上的事情要谈,所以就提前到了,你们坐下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