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49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5-04 10:47:12
  其实破解七伤局的的方法,在《通地玄术》里也有记载,只是那上面的文字拗口生硬,我无法理解。
  黄帅沉默了片刻,让我不要着急,任何的阵局都有破解的法门。不过现在最重要的,并不是去破阵,而是让白灵尽量不要呆在办公室里,最好是换个地方。
  另外他会将苏天南给他的铁木灵符送给白灵,就算白灵暂时不愿搬,也能抵挡住一些七伤局的伤害。

  我问他何必这样麻烦,直接破解七伤局岂不是更直截了当和一劳永逸?
  黄帅说你傻呀,能在白灵办公室里布下凶局的人,肯定就在公司。如果被对方发现有人要破坏七伤局,我就会暴露,到时候不仅是我,连白灵都会有生命危险。
  日期:2017-05-04 10:52:08
  可我还是不解,到底是谁布的这个凶局,又为什么要伤害白灵呢?
  黄帅说要弄清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难,在白启炎的公司,有能力布七伤局的人只有白启炎和云芷言。虎毒不食子,白启炎再凶残,也不会去伤害自己的女儿。

  云芷言不仅有布局的能力,也具备伤害白灵的动机,现在白启炎的公司虽然由云芷言实际掌控,但名义和法理上,公司还是白启炎的。
  如果云芷言要将公司彻底变成自己的,最大的危胁和障碍就是白灵。
  日期:2017-05-04 10:52:19
  我无奈叹气,如今之计只能按黄帅说的,去劝白灵挪地方了。可问题是,如果万一白灵不肯搬离咋办?
  “放心吧,有铁木护体,她不会有事的。”黄帅安慰我道:“等时机成熟了,我会教你如何破除七伤局。但是现在,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
  我嘴上答应了,心里却另有打算,并不是我不相信黄帅,而是时间紧迫,我必须确保白灵绝对安全。
  后面说到了胡正阳和那块鸡形的血玉。黄帅说血玉确实是胡氏宗门的信物,我能得到它,也算是一种造化。我笑了笑:“别扯淡了,说重点吧,胡正阳为什么要滴入我的血到血玉上?”
  黄帅在那头骂起来,说谁特么有闲工夫给我扯淡,血玉一直被胡正阳当成宝贝疙瘩,每逢初一和十五,他都会用灵力加持,以确保血玉的灵性。

  日期:2017-05-04 10:52:29
  至于胡正阳为何要将人血滴入血玉,黄帅说这是一种认主的仪式。血玉最大的用处是养魂,以玉养魂可以延年益寿,镇邪祛灾。而认主之后的血玉,会跟玉主之间产生感应和关联。
  我恍惚大悟,怪不得刚才进来的时候,血玉会产生异变,原来它是在帮我抵御七伤局对我的影响。
  只是我不明白,胡正阳为什么要这样做?既然血玉如此重要,对他和胡氏宗门的意义又非比寻常,为何他不自己滴血让血玉认主?

  黄帅说这个他就不知道了,想知道原因,得去问胡正阳才行。
  我说问个屁,胡正阳突然不知所踪,没准都已经死掉了。
  黄帅嘿嘿笑起来,说我被胡正阳蒙骗了。就算引魂阵对胡正阳产生了严生的反噬,那老家伙也绝对早就想到应对的办法了。
  日期:2017-05-04 10:52:39
  不仅不会死,此刻胡正阳一定还在他的宅子里,只是藏在某个我所不知道的秘室而已。我问他怎么知道,他卖了下关子,然后才说,胡正阳住的那个大院藏着三奇六仪困阵,把胡正阳困住了多年都不能出去。
  要不然那晚去谢良村,他就不会窝在家里,早就跟随我们一同而去了。
  我不禁愕然,胡正阳已经这样厉害,什么人还有如此大的神通,能将他困住?又为何要困住他呢?
  黄帅在那头咳起来,说我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有操心胡正阳的心思,还不如想想怎么尽快取得白启炎的信任。别以为有白灵的关系,白启炎就真的会轻易相信我,那老狐狸做事谨慎,疑心很重。

  而且现在公司实际被云芷言控制,我的一举一动肯定都会受到他的监视。想接近白启炎,必要先通过云芷言才行。
  我说放心吧,既然已经来了,我会想尽一切办法留在白启炎身边的。只是对于胡正阳,我心存疑虑,如果不找他问个明白,始终不心安。
  日期:2017-05-04 10:52:52
  黄帅意味深长的说:“不用着急,他会出现的,而且过不了多久,他就会主动联系你……”
  正说着,电话传来斥责声,黄帅说医生来查房了,就挂了电话。
  我挺无奈,也只好作罢,靠在沙发上小憩了片刻。迷迷糊糊中,看到白灵轻轻推门进来,我一个激灵跳了起来,问她是不是白启炎过来了。
  白灵嫣然一笑:“还没啦,你那么激动干嘛?又不是相亲见家长。”
  我打趣的说,要真是相亲倒还好了,我不仅能抱得美人归,还能将吃软饭进行到底。
  “油嘴滑舌,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呀!”白灵脸色微微泛红,沉声说道:“等会我老爸过来了,你可别这样,他最讨厌轻浮不稳重的人。”
  我心中一动,马上转移话题,问起了云芷言的情况。从进来到现在,还没看过他的人,也没有听到白灵提起过他。
  日期:2017-05-04 10:53:02
  白灵怔了怔:“你认识云叔?”
  我一听坏了,怎么跟白灵提起云芷言了呢?便赶紧说是木子西告诉我的。
  白灵“哦”了一声,似乎不太愿意提到云芷言。不过随即她还是告诉我,云芷言有段时间没来公司了,听白启炎说是外出办事去了,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知道。
  我暗中窃喜,真是天赐良机,没有云芷言的阻挠,我应该能相对容易的取得白启炎的信任。我想这或许就是白启炎急着找我过来的原因吧,因为没有云芷言在身边,白启炎心里不踏实。

  遗憾的是,我无法确定那天在饭馆撞我的人和那个老乞丐,会不会就是云芷言。
  正说着,白灵的电话响起来,她对我作了个手势,轻轻走到窗户边上。接完电话,她立即变成一副高冷的模样,说白启炎过来了,在董事长办公室等我。
  我能理解她的变化,现代社会中,每个职场人都有双面性格。有时候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有时候又热情大方,易与人相处。
  这是现代人的无奈,也是悲哀。
  日期:2017-05-04 10:53:12

  白启炎的办公室在六楼,他说要单独跟我聊聊,所以白灵没有陪同。
  我有些心虚的敲开白启炎的办公室,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白色西装的中年男子在闭目养神。他手带墨绿色佛珠,脖子上挂着一块金光闪闪的佛像。
  如果不是脖子上的佛像,我无法相信他就是白启炎。因为他的相貌看起来太年轻了,脸上甚至看不到任何的皱纹,与他的年纪实在不相符。
  “进来坐吧!”白启炎缓缓睁开眼,声音带有磁性,身上散发出一股奇异的香味。
  我在他对面坐下来,偷偷打量了他几眼。这是一个成熟儒雅的男人,举手投足之间,都无不透出一种人上人的成功气质。
  不过我总觉他这是装出来的,因为他的眉宇间透露出一丝凌厉的杀气。
  日期:2017-05-04 10:53:22
  他将泡好的茶倒在我桌前的杯里,略带怀疑的说:“你就是木小姐介绍的那个谷奇?”

  我点了点头,将木子西给我的那块木牌拿出来放在茶几上。
  “喝茶……”白启炎端起茶杯,顺手将木牌也攥到手上,轻轻抚摸着。
  黄帅老早怀疑白启炎在炼阴骨,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他的双手就无可避免的占有尸气,所以他泡的茶我有些不敢喝。但当着他的面,我不喝又不太好,只好装着样子抿了一口。
  白启炎收起木牌,问我会些什么?我怔了怔,说会风水秘术、面相八字和机关阵法,还开了天眼。

  “你开了天眼?”白启炎饶有兴趣的看向我,似乎是在怀疑,“那你给瞧瞧,我这里有没有不干净的东西?”
  我知道他这是在试探我,便便装模作样的抬眼扫视了四周一眼。
  日期:2017-05-04 10:53:31
  他的办公室其实也很简陋,窗户的朝向和采光也有问题,不过没发现布有什么阵局。当然,也没有发现有鬼魂一类的东西。
  我心说完了,白启炎既然是试探我,这里面就肯定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果我什么都看不出来,没准刚来第一天就会被他给赶走。
  白启炎没有催促,悠闲的坐着品茶,时不时的还砸巴几个嘴。我故意皱起眉头,继续扫视,终于在他办公桌上有了发现。

  他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只紫檀香炉,里面插着三柱香,前面供奉着一尊拳头大小的黑色泥人。
  泥人的相貌丑陋,蜷缩成一团,像是未出生的胎儿。
  我马上意识到,那尊泥人很可能是鬼婴。
  日期:2017-05-04 10:53:43
  鬼婴与灵婴有相似之处,亦有不同。灵婴可以超渡,进入轮回转生。而鬼婴不能,它的怨气永远无法化解,除了灭杀,只能永远飘荡在阳间。
  给鬼婴供养香烛,可以与其意念相通,让它听话。以达到求财,或者护身的目的。
  就在我寻思要不要将这些告诉白启炎的时候,一只白脸黑眼的婴儿从桌底下钻出来,蹲在泥人边上使劲吸着香炉里的香,一副十分满足的样子。
  婴儿的模样与泥人无异,鼻头尖尖略带弯曲,像是挂东西的钩子。它吸了几口香,回头看了我一眼,做起鬼脸,样子有些呆萌。
  白启炎说的不干净的东西,应该指的就是它,它是鬼婴的真身。

  我用余光瞥了白启炎一眼,他一边继续在喝茶,一边也在朝我这边看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