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0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除了非常自愿和不得不鼓的两拔人,其余鼓掌者都是随大溜,都是“你拍手我也拍手”的心态。
  感受到了掌声热烈,楚天齐心中不禁又想起了那四个字:天助我也。
  掌声停歇,会议进入下一个议程,由市长王永新做指示。
  “同志们,我宣布,成康市房改工作正式开始。”王永新面带喜色,嗓音宏亮。
  “哗”,热烈掌声响起。
  待掌声停歇,王永新做起了指示:“这次房改是在市委、政府正确……”
  五月份的定野市,气温已经很高了,白天最高温度可以达到三十四、五度。相比白天的闷热,傍晚凉爽了许多,但也在二十多度。
  尽管好多人在“五一长假”期间选择了外出旅游,但仍有许多人留在市里,夜晚或一家老小到街上纳凉休闲,或亲朋好友利用假期相聚,也或下属私人宴请上级领导。
  相比平时繁忙的公务接待,这几天主要是个人宴请居多,可能是安排扎堆,也可能是走亲访友集中,“五一长假”期间,定野市餐饮场所生意更加兴隆,如无特殊关系,又未提前预定的话,一些大饭店或是特色餐馆很难有位置。众多难定位置的餐馆中,在“味道”订餐更是难上加难。
  这家名叫“味道”的餐馆位于定野市郊区城乡结合部,是一家特色菜餐馆,专门经营河西省特色菜。这些特色菜并不名贵,不过价格却不便宜,比当地其他社会餐馆同类菜价格高出七、八成,但仍让人流连忘返,声名远播。人们之所以钟情于此,就是因为那些特色菜味道特别正。当然,这也需要品菜的人能够熟悉菜品应有的味道。平时“味道”就异常火爆,如果不提前预定的话,根本没地方,即使提前预定,有些区域、有些房间也不是谁都能定上的,尤其“五一长假”期间订餐难度又加了个“更”字。现在刚刚下午六点,餐馆门前已经车水马龙了。

  正指挥车辆的保安,忽见一辆普通牌照越野汽车驶到“味道”正门前,便急忙赶过去,想要让车辆停到右侧停车场去。就在保安刚到近前时,越野车副驾驶窗户摇下一条窄缝,一个卡片式的证件伸出窗外。看到“卡片”,保安马上换了一副笑脸,赶忙直起腰敬礼,并做了一个“右拐”手势。副驾驶窗户摇上,汽车缓慢向右拐去。
  越野车上,驾驶汽车的是一个年轻人,年轻人戴着墨镜,国字脸,留分头,正是成康市委常委、副市长楚天齐。副驾驶位则坐着一个中年人,中年人也戴墨镜,也是国字脸,体格魁梧,正是定野市公丨安丨局常务副局长周子凯。后排座位坐定一人,方脸、阔眉、平头,五十岁不到的样子,赫然是定野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程爱国。今天三人到此,是楚天齐请客,程爱国是主客也是唯一贵宾,周子凯则是作陪。虽然只是作陪,却也是程爱国同意的,周子凯仍感到非常荣幸。

  在“味道”吃饭是楚天齐的主意,但房间却是周子凯帮定的。虽然楚天齐在成康市是十一巨头之一,也是个人物,辖下部门和场所都要买张,但到定野市就不灵了。而周子凯在定野市却吃的开,尤其餐饮场所更是多处需要仰仗公丨安丨系统,自是不敢怠慢这个市局事实上的一把手。但就是这样,据周子凯讲,这还是提前五天才定下的这个房间。
  开出不到一百米,越野车到了一个挡车杆前,挡车杆旁边有一封闭带窗亭子,亭子里面有人。周子凯拿出“卡片”轻轻一晃,挡车杆自动抬起,越野车开了过去。刚过停车杆,楚天齐和周子凯便摘掉墨镜,汽车驶进了地下通道,原来是到了地下停车库。在周子凯指引下,汽车停在车位上,三人下了汽车。周子凯领路,进了最近的一部电梯。在进电梯前,周子凯仍然在电梯感应区刷了“卡片”,电梯才打开的。

  电梯里只有他们三人,程爱国道:“周局,对这里挺熟啊。”
  “部长,以前的时候,我带队到这里进行过安全检查。可能是职业习惯,只要去过一次的地方,我都能把相关路线记下来,路上设施也全能装到脑子里。”周子凯解释着,“这张‘卡片’是餐馆的通行卡,是帮小楚预订房间后,司机来餐馆取的,这张卡也可以在就餐前现取。”
  程爱国“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电梯停在三楼,轿箱打开,三人走出电梯。

  服务员正要询问,正好看到客人展示的“卡片”,急忙做了个手势:“这边请。”
  跟着服务员走出几步,向右一拐,便到了一个房间,房间的名字叫“终生难忘的味道”。
  盯着房间名称看了一会儿,程爱国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轻轻摇了摇头,走进屋子。
  楚天齐和周子凯对望一眼,跟着进去,二人都从程爱国的表情中看到了一个词:言过其实。显然,程爱国认为商家的话有些大了。

  房间不小,中间用造型门框分为内外两间,外间是沙发、茶几,里间是餐桌、餐椅。房间布置比较大众化,说不出不好,但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餐桌不大,能坐六位的样子,现在却只摆了三把椅子,显然是按客人要求放置的。
  三人简单洗了洗手,便直接坐到餐桌上,楚天齐吩咐服务员“起菜”。
  程爱国笑着道:“小楚,你说请我吃好吃的,到底是什么呀?别弄那些山珍海味,我天生就不爱吃,享受不了。”
  “不会的。”楚天齐也一笑,“不过我觉得您应该喜欢。”
  “现在还保密?那我拭目以待了。”调侃了一句,程爱国转移到了别的话题。

  三人闲聊起来,以程爱国说为主,楚、周二人则做忠实观众,偶尔也回应一句。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响起敲门声,紧接着服务员推门走进屋子,服务员手中拖着一个圆形拖盘,托盘上是两个大碗。
  程爱国忽然做了个吸鼻子的动作,目光投到托盘上。
  服务员放下两个大碗,走出了房间。
  左边大碗里是稀、稠结合的东西,但稀的要少,颜色发红,有浓重的辣椒油味道;碗里主要还是稠的条状面食,条状面食像面条,但颜色、形状、长度显然不同于平常的白面条,看上去也软的多,条状物的上面粘附有绿色葱叶。
  右边大碗里盛放着淡褐色汤水,里面飘浮着黑色片状物和绿色叶状物,还有豆瓣一样的东西,整碗汤水散发着浓浓的醋味。
  再次吸吸鼻子,凑近大碗看了看,程爱国拿起小勺,从左边大碗里舀了一些条状面食,放到小碗中。然后端起小碗,把小碗里的条状面食扒拉到嘴里。细细咀嚼几下,他又快速把小碗中剩余的条状面食吃了进去。
  小勺在伸向左边大腕中途又改变了方向,直接奔右边大碗而去。从大碗中舀了几勺到小碗中,程爱国端起小碗直接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轻轻吧咂着,然后点了点头。
  放下小碗,程爱国看着楚天齐:“小楚,这东西哪来的?”
  “部长,味道怎么样?”楚天齐答非所问。

  “嗯,地道。”程爱国说着,把头转向周子凯,“周局,你吃过吗?”
  日期:2017-09-11 07: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