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5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不想站在这里跟他扯皮,便点了头。
  进了包厢坐下后,梁健打量了一下喝潘长河来的这群人。今天明显是潘长河做东。潘长河带了一个女秘书,女秘书身材不错,长得也算中上之姿,就是脂粉太重,有些风尘气。
  除了女秘书外,还有五个人,其中两个女的,三个男的。两个女的,一个年纪有些了,估计有四十出头,另一个很年轻,是跟其中一个男的一起来的,进门的时候还挽着手,应该是一对。另外那个女人好像是单独一个人,因为坐下后,她也不跟任何人说话,穿得是职业装,衬衫,西装裤,挺严肃的样子。
  三个男人中,两个都是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一个是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男人,那个年轻女的,就是和他一起的。

  这男人在这群人里好像身份要高一些,那两个中年男人说话时总是有意无意地捧着那个男人。
  潘长河一一给梁健介绍了一下,梁健收了几张名片,记住了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那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叫闫如玉。一听到这个姓,梁健就想到一个人,前任西陵省组织部闫部长。不过,罗贯中下台后,他也被挖了出来,据说判刑了。不过具体消息梁健也没注意。
  梁健也只是正巧想到了,这应该只是个巧合。中国那么多人,别说重个姓,就是重个名也很正常。
  另外一个让梁健记住的人,就是那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男人,叫王子豪。那两个中年男人,老是喊他王少爷。潘长河也喊,介绍的时候,还特意介绍了一句,王子豪是世界百强企业之一王子集团老总的侄儿子。
  侄儿子……梁健在心底笑了下,没说什么。
  很快,菜就上来了。上的都是些大菜,梁健看了一眼,都是不知道什么动物的肉。潘长河介绍过后,梁健才知道,这家农庄是专门是山味的。而且,都是野生的。怪不得,这消费这么高。
  面前的肉,除了野山鸡这些常见的,还有一道大菜,是穿山甲的,不过潘长河所,这穿山甲是人工饲养的,不过饲养的方式比较生态,都是放养的,所以也可以当野生的。
  潘长河似乎对这个农庄的事情很清楚,梁健问了问,原来这个农庄是潘长河的一个亲戚弄的。
  话没说几句,潘长河果然就将话题引到了电池厂的事情上。潘长河一指那个叫王子豪的年轻人,道:“梁书记,我已经和他商量好了,王大少已经同意注资三千万。到时候,电池厂的首批资金投入,可以增加到六千万!”
  六千万,这可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如果要是换做其他的企业,梁健可能就松口了。但是,电池厂不比其他,如果真的能花大价钱做好污染处理工程,达到环保标准是完全可以的。但是,梁健就是本能地觉得,潘长河这个人,恐怕是不会舍得在这种事情上花大价钱的。梁健不想拿太和冒这个险。

  梁健还是想给潘长河留几分面子,所以话说得比较婉转:“这事情,我上次也说了,我得要跟其他同志商量。我不可能一个人说了算的。总之,我尽力,怎么样?”
  潘长河明显不满意他这答案,问:“梁书记,你要是觉得什么地方不满意,直接说。我们好商量嘛!”
  这话,含义很丰富。梁健假装不懂,笑了下,道:“潘老板能看上我们太和,愿意到太和来投资,那是我的荣幸。但是这事情,我真的没办法一锤子就敲定了,你再等等。”
  “等什么等!你就直说,要多少钱?一百万,还是两百万!”王子豪的声音忽然响起,年轻的脸上,是一副我有钱我怕谁的嚣张。
  梁健看在徐京华的面子上,一直对潘长河也算客气,说话也很婉转。但,梁健最不喜这种嚣张,而且王子豪这副姿态完全不将他放在眼中。

  泥人也有脾气,何况梁健从来脾气就不小。当即就冷下了脸,将手里的茶杯砰地往桌子上一放,就要站起来。
  潘长河见势不对,慌忙拉住梁健,道:“梁书记,王大少跟你不熟,不知道你的脾气。你就当他是开玩笑,别跟他计较了。来,我代替他,跟你道歉。我敬你一杯。”潘长河说着,拿起酒杯就要和梁健敬酒。
  梁健推开他的杯子,冷着脸,道:“潘老板,我对你客气,那是因为我一直都是看在徐省长的面子上。电池厂的事情,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这事情我一个人说了不算的。你如果觉得,只要有钱就能搞定的,那就请你找别人!我梁健,做不来!”梁健说完,扭身就走。
  路过王子豪的时候,听到他哼了一声,道:“一个小小的市委书记,也敢摆这么大的谱子。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老潘,你让他走!不就是个太和市么,你放心,他不同意,老子也有办法把你的电池厂给弄到那里去!”
  梁健冷笑了一下,没接他的话。推门就出去了。潘长河还是追了出来,一路追着梁健的步子,不停地给梁健道歉。
  一直到了门口,梁健也不想跟他闹得太难看,就停了下来,缓和了脸色,道:“潘老板,你我是通过徐省长认识的,我呢也不想让你为难,今天那个王大少在,不适合说话,我就先走了。回头我们再联系,再聊电池厂的事情。”
  潘长河听梁健这么一说,顿时脸色就好了不少,连连说好,还一直将梁健送到了车子里。坐上车,梁健倒反而是松了口气。
  “回去吧。”梁健对小五说道。
  梁健看着窗外那一闪而过的红灯笼,想,他倒是应该感谢一下这个王子豪,要不是这个王大少,他今天恐怕没这么快能脱身。
  这么想着,心里自然也就没了火气。
  不过,让梁健没想到的是,徐京华似乎和潘长河关系很密切。梁健刚到家没多久,徐京华竟然就给他打电话了。
  梁健接起电话,先恭喜了一番后,徐京华先是说:“你的东西我已经收到了,内人和我都很喜欢!”
  “就是些小东西,省长和夫人不嫌弃就好!”梁健谦虚了一句,虽是小东西,但实际价值可不低,而且梁健也是花了心思的。
  客套了两句后,徐京华忽然话锋一转,就问梁健:“听说,你今天和长河在山庄碰到了?”
  梁健心中一惊,晚饭的事情,没想到徐京华这么快就知道了。而且,今天是什么日子?潘长河这么点事,都能让徐京华亲自给他打个电话说上两句,这背后透露出来的信息,足够梁健好好掂量一下。

  梁健略为迟疑后,立即回答:“是的,说来也是巧。”
  “巧说明有缘分。长河说,今天他的朋友冒犯了你,你心里不痛快?”徐京华轻飘飘地问,仿佛梁健像是一个闹脾气的青年。
  梁健忍着心里那点不适,回答:“没什么不痛快!长河同志想多了。”
  “没有就好。长河的朋友都是些生意人,讲话和我们不一样,要粗多了,你别介意。”徐京华道。
  梁健心里微微一惊,忙道:“怎么会。您放心好了。”
  “行,那就这样吧,你早点休息。”
  徐京华挂了电话后,梁健坐在书房里,发了好一会的呆。徐京华肯为这么点事,替潘长河打这个电话,那么潘长河和徐京华之间的关系……梁健不得不好好琢磨一下。这个电池厂,落还是不落?
  日期:2016-10-17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