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1060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李潇潇正在一点点的离开他,不只是空间上的距离,更主要的是心与心的距离。方志强真的很悲哀,但是完全不知道原因,他只能是徒劳地想要抓紧,“潇潇,是不是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或者你有什么想法、有事情瞒着我?我们之间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那一刻李潇潇真的动摇了,看着方志强痛苦的神情,她甚至于也有冲动想要张口问出来,去苏北的那一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理智让她压住了这个念头,她怕方志强骗自己,但是更怕方志强会说出来她无法承受的真相,告诉她自己其实还爱着亚欣只不过最终选择的是自己。而且她也知道,如果告诉方志强她让私家侦探去调查他的事情,会对强子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她不想这样子。

  所以最终李潇潇还是笑着摇头:“真的没有什么,强子。只不过是一系列的工作安排,造成了这么紧张的局面。如果有问题,我会跟你说的。”她还安慰着方志强:“距离产生美,说不定我回来的时候,你会觉得我更漂亮。”
  方志强真的笑不出来,他也很想去相信李潇潇所说的,只是简单的工作上的原因。但是内心的失落还有不安,让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但是最终,既然李潇潇已经做了决定,方志强也不可能去拦着她或者怎么样,只能暗自计算一下自己的时间安排,实在不行的话,等他忙完这阵子,到时候李潇潇在哪,他直接过去找。
  “那我送你回家,还是你自己开车回去?”方志强勉强地说道,他真的心里很不好受。
  “我自己开车回去吧。你也早点回去,多陪陪叔叔,顺便也替我跟他说声实在是对不起,走得匆忙来不及道别,可能得一段时间没空过去看他,不过等我回来,一定会去陪他的。”李潇潇笑着说道。
  方志强也只得点点头,既然李潇潇这样说了,应该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毕竟她跟父亲两个可是亲如父女。这时候还惦记着父亲,那应该不会有别的什么情况。其实是方志强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不过看着李潇潇,他老觉得哪里似乎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李潇潇美丽的面容,白皙的颈项还有身材,都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总感觉哪里有什么不一样。但是不等他深想下去,李潇潇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所以跟他道别以后就下了车。

  离开方志强的视线以后,李潇潇的笑容才终于消失,重新变得悲伤起来,呆呆地看着方志强的车子远去。
  其实苏州的酒店只是一个借口,方志强昨天的电话让她意识到,她还是没有办法拜托方志强的爱情,但是又不敢再深陷下去,所以只能是借着这个契机,暂时的逃离。另外她也是想用暂时的分离,让自己,也让方志强,彼此都想清楚,对于这份感情,他们各自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
  方志强郁闷之极,只能开着车回家,算是难得地早回去一趟,陪父亲吃了个饭,又停了一顿唠叨,无非还是他跟李潇潇的事情。他本来自己都正为这个事情郁闷着,更加怕听父亲提这事,所以赶紧吃完,匆匆逃一样跑去洗漱,躲开父亲的唠叨,正好也能够早点躺到床上,理一下思路。
  然后就在洗澡的时候,水冲在身体上,方志强忽然间一下子醒悟过来:他一直感觉李潇潇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现在他终于明白过来了。
  李潇潇的脖子上,那块父亲给她的玉,自从戴上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摘下来过,甚至于王霞还生过气,说自己送的几十万的项链,还不如一块不值钱的玉,就这样李潇潇都还是一直戴着。因为所有人都清楚,接受那块玉,意味着什么。
  可是现在,方志强非常确定,今天见面的时候,李潇潇并没有戴那块玉。

  这不可能是没有问题,方志强急了,不顾自己还在洗着澡一身的水和泡沫,光着身子直接冲出卫生间。父亲正在客厅里看电视,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强娃子,你要干啥?”
  方志强顾不得向他解释,冲到自己房间去拿手机给李潇潇打电话。他要问清楚李潇潇,到底是什么原因,难道说李潇潇还是不打算要这段感情,要断绝这段关系?为什么今天又那样解释,还有最主要的,到底是什么原因,哪怕是死,方志强也要死个明白。
  以及最主要的,他还是想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他要怎么样去解决,他还是不顾一切地想要去挽回。
  电话通了以后,方志强迫不及待地就问道:“潇潇,到底能不能跟我说实话,我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
  “没有问题,真的,强子,什么也没有。”李潇潇的声音里带着无奈。
  方志强的心一点点往下沉,他不明白,到底有什么是不能说的:“那潇潇,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爸送给你的玉,你没有戴?”
  李潇潇好一会才缓缓地笑着说道:“前两天绳子断了,差点把玉摔到。这几天忙,也没有时间去配新的绳子,所以就收起来了。怎么,你以为我是不愿意要你了,所以就不戴了?”
  这个解释实在是无可辩驳,方志强讪讪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再看看自己狼狈的样子,也实在无语了:“主要是,你的样子让我很担心,好吧,没事就行。但是潇潇,我是认真的,很多事情,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先商量一下,不是说我霸道要去管着你……哎随便你怎么想,但是毕竟两个人在一起,所有的事情应该是同进退的,而且你也说过我脑子好使,天生适合做策划的,也许我能帮你想出很多的点子。”

  “行,我知道了。”李潇潇似乎是笑着应道。
  “知道就好,我去洗澡去了,不说了。”方志强实在受不了自己这样子,赶紧挂了电话匆匆去把澡给洗完。
  而李潇潇握着已经挂断的电话,茫然很久,视线移到自己的书桌上,那上面静静地躺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李潇潇默默地打开盒子,里头安安静静地躺着那块不起眼的玉牌,上面的红绳因为戴久了已经有些褪色,但是却完好无损。
  李潇潇轻轻抚摸着玉牌,像是抚摸着一把打开过去悲欢的钥匙,但是她能做的,只是把一切都锁起来,不让自己再去碰触。
  于是就这样,李潇潇静悄悄地去了苏州,而亚美还在冉宇明和新来的职业经理人的打理下,继续稳步地向前发展着,因为几大主要板块都已经分离出去,有独立的子公司在经营,所以确实也不用太多的担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