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0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自是不需特别关注这些传闻,自有李子藤或厉剑替他收集、过滤着,他现在更多的是做一些准备工作,房改之后及《城市规划设计》批复之后的工作,也要想着诸如烂尾工程改造与城市新规划完美结合的事情。
  之前计划进入四月下旬便正式房改,即进入产权转移阶段,但总有一些单位出状况,不是单位领导层意见不统一,就是单位职工有想法,这个工作便拖了下来。在这次房改中,单位是收钱方,肯定想让单价高一些,而职工是交钱方,自是想价格越低越好。由于在同一件事中的立场不同,想法肯定差别很大,这本是情理之中的事,但只要政府和当事单位能多想着“以民为本”,分歧肯定会越来越小,事情也会最终比较圆满解决。可在这次房改中,本应多替政府做工作的单位负责人,表面上表态支持,暗地里却人为制造矛盾,阻碍着房改工作进行。

  那些科局单位领导心里的小九九,楚天齐早有耳闻,也在想着解决办法,还趁机向王永新告了一状。可能是市长对相关人员进行了敲打,自从“告状”后,明着挑事的人便没了,楚天齐当时还挺高兴。可在中旬的时候,他就发现,那些人由正面作对改成了“地下”工作,专门私下散布不利言论,挑起单位与个人,个人与政府的矛盾,市民有一定情绪。明知道是有人捣乱,可因为没有直接证据,而且法不责众,楚天齐一时也没找到特效办法,相关工作便迟滞下来。

  今天已经是四月二十八日,满打满算还有三天就到月底了,如果在月底前不能进入“交钱买产权”阶段,那再经过一个五一长假,至少又得拖十多天了。晚几天倒没什么,可是依现在的情形看,恐怕要夜长梦多。如果多拖几天,不但市民情绪可能会被继续利用,组委会成员信心肯定也会受影响,这会很最麻烦的。如果房改工作艰难进行,甚至被搁浅,那不但整个城建工作要受影响,恐怕自己也要受到干扰。楚天齐知道,市里正有人想插手,想“见缝下蛆”呢。

  在自己眼里,房改有利于推进城市建设和改善人民生活,是利市利民的好事,可在某些人眼里却是掌控权利和捞取好处的“肥肉”。楚天齐不能任由好事让人搞砸,不能容忍某些人伸出肮脏之手。
  经过几天思考,他决定逮住一、两个“活跃分子,来个“杀鸡骇猴”,虽然他没权利免他们的职,但他却有权把他们上交给书记、市长。如果领导能帮着严肃处理涉事人,那么就达到了‘杀一儆百’的效果,对顺利推进房改肯定有帮助。如果领导要是袒护的话,那么也要给自己个说法,最起码能宽限些时日。当然,这么做的话,肯定要得罪一些人,甚至得罪领导,但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正因为考虑得失,这个方案才被搁置下来,但现在不能再推了。

  再次权衡一番后,楚天齐拨打了李子藤的电话,号码还没拨完,便响起敲门声,他急忙放下电话听筒,说了声“进来”。
  屋门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正是自己准备要找的李子藤。
  径直来到办公桌前,李子藤说:“市长,牛小波被查了,同时被查的还有肖海。”
  楚天齐“哦”了一声:“什么时候的事,确切吗?”
  “刚刚。一个小时前,我在外面办事,接到农业局同学电话,说是他们局长肖海被带走了。”李子藤道,“我那时正好办完事,就乘车返回单位,在刚到楼外的时候,就见三个人从楼上下来。中间之人是政府办副主任牛小波,牛小波双臂在前,上面搭着一件衣服,正好挡住双手,脸色非常难看。两侧的人各抓着他一只胳膊,拥着他上了一辆省城牌照汽车,右侧的人很面熟,我曾经在刚过春节的时候见过,正是省纪委的一名同志。”

  “这么说,牛小波也是被省纪委带走了?”楚天齐又问,“肖海呢?因为什么?”
  “两人肯定是被省纪委带走了,但原因不一,有人说是因为尤建辉,还有人说是因为焦二壮。”李子藤说,“据我所知,牛小波、肖海以前经常和焦二壮一起吃饭喝酒,好像三人在尤建辉做市领导期间都有升职。另外,我听说尤成功也被约谈了。”
  再次“哦”了一声,楚天齐缓缓点头,过了一会儿,挥了挥手:“我知道了。”
  “那我先去了。”答复过后,李子藤走出了屋子。
  看着李子藤的背影,想着对方刚才的消息,楚天齐笑了,心中暗道“天助我也”。这并非是他幸灾乐祸,而是他意识到,有件事不必做了,所以他也并未讲说要找对方的事。

  四月三十日上午,市政府六楼第一会议室,一个重要会议正在召开。
  政府市长、副市长出席,各委、办、科、局正、副职参加会议。会议由常务副市长彭少根主持,常委副市长楚天齐正在做会议主题报告。
  楚天齐的报告已经做了半个多小时,但依然精神十足:“……同志们,在市委、市政府的关心下,在王市长的亲自领导和指挥下,去年十一月中旬成康市开始启动房改试点争取工作。到今年三月中旬,历时四个多月,终于争取成功。接着,成康市房改组委会正式成立,进入正式房改倒计时阶段。在这一个多月中,组委会再次调查了解全市涉及房改的房屋,努力搜集涉及部门、单位的房屋产权状况,深入倾听单位和个人心声,综合各方面意见,出台了这份正式房改方案。

  房改方案雏形在试点启动之初已有,后来又经过十二次易稿,尤其在试点正式争取成功后,更是召开了多次范围不一的听证会,广泛收集民意,广泛听取单位建议。在方案完善过程中,市委、政府给予了大力支持,各职能部门全力配合,涉及房改单位努力协作,市民积极参与,终于这份综合平衡了多方意见的方案出台了。在这里,做为房改工作的参与者与领导之一,我代表组委会感谢市委、政府,感谢各职能部门,感谢各单位和全体市民,谢谢你们的支持和理解。”说完,楚天齐站起身,向台下深深鞠躬。

  “哗”,掌声响起,热烈至极。
  虽然掌声非常热烈,但在这热烈掌声背后,每人的想法却不尽相同。
  在这些鼓掌者中,好多人是发自内心的激动,因为他们既是楚市长的下属,也是房改工作参与者之一,好多人更是房改受益者。他们在被领导期间,在与楚市长相处过程中,深刻感受到了楚市长那颗拳拳为民之心,体会到了楚市长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坚韧意志。他们心里清楚的很,没有楚市长就不会有房改试点争取之事,更不会有房改工作进行之时,他们既为自己庆幸有这样干实事的领导,也为成康市城建工作庆幸有这样不辞辛劳的好干部,更为全体市民庆幸有这样一心为民的好公仆,他们的掌声是发自内心的。

  还有一部分鼓掌者,他们内心极其不愿但又不得不热烈响应。如果不是楚天齐把持着房改工作,如果不是组委会不通情面,他们是能在整个房改工作中有所“作为”的。大的方面不说,最起码单位可以支配部分回购款,为单位“谋福利”,也可以在涉及到自己亲戚、朋友时能有所关照。可就是因为有楚天齐这么一个“楞头青”当头,又有一堆“厕所石头”做马仔,这些计划统统都实现不了,他们太不甘心了。但血淋淋的现实却让他们不寒而栗,肖海、牛小波倒是给组委会难堪了,到头来怎么样?肖、牛被带走,应该与刁难的事无关,但这时间点也太巧了,让他们不禁迷信于“现世报”之说,心中不免多了一种忌惮,都生怕步其后尘。谁又敢与其掰手腕?听说尤成功也被约谈了,尤成功好像也没少给楚天齐使坏吧,这又是什么鬼?管他什么鬼,多鼓掌,少说话,顺着来,小心无大错,千万别让那个小子盯上了。想到这里,这些人更加拼命鼓掌,生怕被台上那小子挑出理来。

  日期:2017-09-10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