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9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吃过饭,王钊将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赶紧离开,一分钟都不多留。
  不知道为什么,这般小心翼翼的王钊,让我感觉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有几分同情,也有几分可怜。
  唉……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一直都是王钊在给我们送饭,而我则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房间里养伤,只有很少数时间会去拜见一下萧家小姑和小玉儿,看她们调教那个叫做在小媚的女孩儿,有时萧家小姑还会跟我聊一聊。
  她学得也很杂,而且见识不凡,三言两语,总能够说到一些让我眼前一亮的点上,甚至对我的修行和身体的康复,都有很不错的促进作用。
  我原本以为时间会就这样慢慢过去,然而第四天的晚上,就在我准备睡觉的时候,王钊却是急匆匆地跑进了房间来。
  一见面,他便开口说道:“走,那帮人来了。”
  那帮人来了?
  王钊说得急促,让我有点儿懵,而就在这个时候,萧家小姑和小玉儿匆匆赶了过来,对我说道:“那帮家伙还真的过分,居然敢越境而来,现在正在外面进攻天池寨的护山大阵,这儿未必能够撑得了多久,我们得赶紧离开。”

  三十四层剑主的人来了?
  听到萧家小姑的话语,我整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这帮人居然那么的彪悍,居然杀到了这里来。
  是走漏了消息,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呢?
  我反应过来,迅速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披着衣服,走出了房门来,问道:“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萧家小姑的脸色有一些严肃,摇头说不知道。
  我说那我们去哪儿?

  萧家小姑指着旁边的王钊,说天池寨的地下建得有人防工程,不但达到了物理上面的兼顾,而且还有层层法阵,能够阻隔一切外来之敌,王钊说带我们下那里去,暂避锋芒。
  我意识到萧家小姑应该也是刚刚得到消息,知道得不一定比我多,于是又问起了王钊,说知道带队的人,是谁么?
  王钊说根据前哨传来的消息,应该是千通王,至于还有谁,我们这边也不是很清楚,因为大部分人都死了。
  啊?
  听到这话儿,我的心有些沉下去。
  说句实话,从个人的安全考虑,面对这种无可挽回的颓势,就我个人而言,更倾向于撤离天池寨,下长白山,往山下撤去,离得越远越安全;而留在这里,躲在那个人防工程里面,其实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事实上,对于来犯之敌而言,那坚固的人防工程加上重重法阵,只不过是一个乌龟壳而已。
  对方说不定就有些手段,直接敲开这个乌龟壳。
  不过我想是这般想,但此时此刻的我,养伤正好进入最后的阶段,只能静养,不能乱动,否则血气一乱,五脏六腑必将重重错位,再度渗血,而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我拥有聚血蛊和大易容术,也不可能挽回这样的颓势。
  我的身体,就会受到重创,无可挽回。

  在没有了地遁术和大虚空术的情况下,我唯一的选择,只有是服从安排。
  我没有发表太多的意见,跟着王钊匆匆而行,很快就来到了天池寨主楼处的一个地下室前,而我们来之前,这里已经出现了许多人,正在武大总管和几个老人的指挥下,进入通道里。
  我们过来的时候,被一个白须老者给拦住了,那个老头儿一脸严肃地说道:“阿吉,你身边这几个,是什么人?”
  我们在天池寨的事情,除了寨主王洪武、王钊和武总管知晓之外,没有别人知道,本来王钊准备越境而去,找寻他哥王明的,都给王洪武留下来,连送饭都是他来做的,所以寨子里的其他人,是不知道我们的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肯定是不可能放我们进里面的,因为在他们的想法里,要万一进入了一些敌人的奸细,岂不是引狼入室?
  这事儿我能够理解,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而被人叫做“阿吉”的王钊,则低着头,不说话。
  全身紧裹着黑布的他有点像一个木乃伊,可怜兮兮的,没有什么气势。
  他甚至都没有办法跟人交流。

  好在这个时候旁边的武总管走了过来,对那老人说道:“六爷,这是寨主的客人,他临走前特意交代了,让阿吉照顾他们。”
  客人?
  那位被叫做六爷的老头脸色冷了下来,眉头一横,说客人?什么客人,为什么我们不知道呢?
  武总管被他这咄咄逼人的态度一问,顿时有些迟疑。
  他一迟疑,六爷就来了劲儿,冷笑一声,然后对旁边的人问道:“老九,峰爷,吴二哥,你们知道洪武有什么客人么?”
  旁边的几个老头儿都摇头,说没有。
  有一个稍微年轻一些、六十来岁的老人满面红光,脸上却浮现出了讥讽的笑容,阴阳怪气地说道:“哎呀呀,到底是红旗寨主指定的接班人,派头就是大,寨子里的事情,一点儿都不让我们知晓,是不是把我们当外人呢……”
  那吴二哥也笑了,说对啊,要是嫌我们这帮老不死在这儿碍事,早点说,我其实也早就想回长春颐养天年了。
  听到这话儿,我的心头一阵猛跳。
  天池寨分家之事,我多少知道一些,知晓早在王明父亲就任天池寨寨主的半年前,几乎占了天池寨高端力量一半以上的离火宋家,选择去往长春重新建立码头,分开单过。
  这个时候那吴老二提出这事儿来,显然是要跟这宋家走的意思。
  不过在我看来,宋家离开的时候,他不走,自然有不走的道理,此刻说出这样的话儿来,显然是有拿捏人的意思。

  听到这几人的冷嘲热讽,我立刻明白了王明父亲当初所说的话。
  难怪他说在天池寨,真正能够信任的人不多。
  有着这么多的掣肘,他能够将这整体的局面维持下来,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更不要说恢复当年天池寨的盛况了。
  只不过,这帮人并不知道,内乱的最终结果,只能够让自己变得越发弱小和落后。

  而落后,就要挨打。
  我们被拦住,导致其余人的进入也有一些拖延,而就在这几人撒欢儿地挤兑着武总管和我们的时候,有一个剑眉男子匆匆赶了过来,对这边说道:“五爷传来消息,说大阵顶不住了,咱们天池寨只能遭此一劫了,问都撤进去没有?他们几分钟后,也会赶紧过来——他说让我们注意观察,如果他来不了,赶紧关闭总闸,外面那些坛坛罐罐不重要,保住咱们天池寨的实力才是真的。”
  啊?
  听到天池寨外围的法阵就要被攻破,原本洋洋自得的一伙人全都慌了,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快走,快走,没时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