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4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脑海中第一个浮现出来的,便是之前在那些壁画中看到那个跟我长相一模一样的男人,她从这殷商王陵中诞生,莫非是把我当成了那个人?那个人到底是谁?
  我很迫切的想知道答案,但等我问完之后,她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手也从我的脸颊上离开,表情重又恢复了早先的茫然,对我的问话根本没有半点反应。
  我有些不死心,小心的又问了一句。这一次,她甚至目光都移开了,没再看我,而是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物,似乎对那些东西很好奇。
  我这才只好作罢。依依不舍的从她身边离开,回到了南宫和张坎文那边。我回来之后,谷会长和张道长带着惊疑的目光也跟了过来,很明显,刚才我和那女子短短两句对话。他俩也听到了。
  这时候,道教协会的任会长正好清醒了过来,从地上站了起来,谷会长和张道长的目光这才被引了过去。

  等他们的目光离开之后,我这才转头小声的对南宫问道,“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认识我?是不是把我当成了壁画里的那个人?”
  南宫看着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壁画里的那人很显然是商人始祖,可她却跟商人没什么关系才对……我也不明白。”
  他的表情不似作伪,而且相识这么久,我也很了解南宫。他觉得不能告诉我的事,不会欺瞒,只会直截了当的说现在时机不到。由此看来,南宫也是真的不知道。
  我没再多问,坐在那里思索了许久,却满心的烦乱,根本没有任何头绪。
  他们都说叶翩翩和眼前这个女子都是什么钥匙,这所谓的钥匙到底是什么东西其实我并不太关心,我关心的只是叶翩翩,但眼前这女子的一句话,却让我莫名觉得,我与她,或者说是与叶翩翩之间,有着某种联系。
  或许这只是我的错觉,她仅仅是把我当成了壁画里的那个人,可壁画里的那个男人为什么会跟我长的一模一样?佛家有转世一说,莫非我是那个人的转世不成?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苦笑了一声,记得以前第一次从书里看到佛家转世一说时,我还曾幻想过自己会不会是什么历史人物转世,因为我名字叫周易,当时我曾想过自己会不会是周文王转世,没想到现在出来个跟我相貌完全一样的什么商人始祖……
  我对历史还算有些研究,但先秦时期,说是历史倒不如说是神话,这什么商人始祖,我根本没有任何印象。至于转世之说,我也压根不信,尽管佛道两家都有转世之说,但相对于佛家的活佛转世修行来说,道家认为的转世却有本质不同。张天师正一教认为,转世不过是三尸神寻找新的载体,是一种妖邪附体的罪孽而已。即便是相对正面一些的全真教,也不过认为转世乃是六道轮回的一个过程。跟佛家所谓的大德高僧转世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玄学承自道家,理论更偏全真教一些,同样也没有大德之人转世继续修行的说法。
  可不是转世,那会是什么?仅仅只是一种巧合?
  放在以前,说巧合我也相信,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即便我自己心再大,也知道不会只是巧合这么简单。
  就在我陷入苦苦思索中时,南宫忽然轻声叫了我一声,我转头看向他,他却伸手对着躺在一边地上的张坎文指了指。
  我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张坎文不知何时,竟然睁开了眼睛。

  我顿时把心里头的纷乱念头暂且抛到了一边,连忙对他问道,“张大哥,你感觉怎么样了?”
  他似乎也是刚刚醒来,双眼之中还没有焦距。过了好一会儿,目光之中才露出几分神采,我赶忙又问了一次,张坎文这才咳嗽了一声,艰难的说道,“我还好……现在什么情况?我们在哪里?”
  我言简意赅的把他昏迷之后的事情讲了一遍,听到我和南宫都被俘虏,还被封禁了修为之后,张坎文有些愧疚的对我说道,“这都怪我……我自己太心急,反倒牵连了你们,我……”
  我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事已至此,还说这些做什么?我们俩现在都还好,倒是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尤其伤在胸腹之处,怕是……修为也会受到影响。”
  听到我的话,张坎文面色明显一黯,我都能想到这个问题,他自己又如何想不到?当初陆振阳受的伤跟他差不多,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却成了废人,尽管张坎文的伤势要轻一些,可一旦天脉受损,结局恐怕也不会太好。
  我俩都沉默了下来,最后还是张坎文先开口道,“现在我还能隐约感觉到体内有道炁存在……应该没到最坏的情况,说实话。当时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还能捡回一条性命……我该庆幸才是。”
  我指了指不远处的谷会长,“是谷会长的药丸救了你……没想到,你和谷会长之间,竟还有些交情。”
  “交情?”张坎文却是皱了下眉头,“我跟他并不算很熟。他为何要救我?”
  这下倒是让我愣住了,本以为他俩之间有什么渊源,谷会长才不惜灵药救他一命,没想到他们压根不熟……莫非谷会长只是惜才?
  我摇了摇头,这种老狐狸,断然不可能做对自己无益之事,谁知道心里打着什么如意算盘呢。
  “暂且不说这件事,你先好好修养,不管谷会长什么目的,他终归是表达了善意,等从这里出去之后,他应该也不会为难你,到时有他的照看,你能完全恢复也说不定。”我又开口对张坎文劝慰道。
  张坎文却是摇摇头,脸上表情明显有些不甘心,又道,“我此行是为师门遗训而来,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了……就算出去之后完全恢复了又怎样?商代祭礼。每三年才是一次大祭,若是等下次再来,就是三年之后了,而且到时候那祭祀阴魂还会不会在这里都不一定,最重要的是,这三年时间里。它若是外出为祸,那可就全是我的罪孽了……”
  看着他满脸悲痛的模样,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现在自身都难顾,心里却还念着师门之事,实在不知道该说他忠义还是愚蠢。

  不过我心里其实很理解他。文山一脉因为人丁不旺。张坎文本就心念师门,再加上赵老爷子和张文非的惨死,让张坎文心存愧疚,与其说他是对石门忠诚到了极点,倒不如说他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弥补对赵老爷子的愧疚。
  沉默了一会儿,我还是开口对他劝慰道,“先别想这些了,车到山前必有路,一切等以后再说。”
  张坎文点了点头,似是有些疲累了,没再说话,闭上眼睛开始调息。
  这时候,道教协会那三个天师已经全部清醒了过来,他们似乎有是什么事情,不计前嫌的走到玄学会这边,小声跟谷会长讨论着什么。
  他们一直讨论了十几分钟,最后谷会长朗声笑道,“任会长尽管放心。这件事虽然谷某做不了主,但想来老会长应该不会拒绝,到时候只要老会长没有异议,你们尽可随意施为。”
  听到他的话,任会长很明显的舒了口气,赔着笑,开口道,“只要这件事能成,我道教协会不惜一切代价,到时谷会长但有所需,尽管开口言语一声便可。”

  日期:2016-10-17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