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15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子昌此刻的心情也是欣慰和轻松的,高明德的死,让他少了一个可能出现的强劲对手,放眼东岭乡,再也没有人可能和自己一教长短,只要欧阳明和袁青玉能鼎力相助,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

  然而,要完成这个思路,也只有靠夏文博。
  万子昌不由的抬头看了一眼夏文博。
  于是,他们两人都心知肚明的笑了,这一笑,诠释了他们对彼此的理解,也表示了自己对对方的承诺。对两个极端聪明的人而言,根本都不需要太多的试探,表白和解释,很多事情,在一个眼光,一个笑容中都能完成。
  当然,有句话叫牵一发而动全局,高明德的死,让许多人本来早就死去的心又蠢蠢欲动了,张副乡长是第一个,因为他一直都在做着接替高明德职位的想法,从他的层面上来讲,高明德活着,对他利弊各半,好处是,假如高明德当上了书记,那么他这个接替乡长的想法也就顺理成章的得到了实现,他相信,高明德一定会为他奔走努力,在东岭乡,他现在是高明德唯一最信赖的人,这种信赖,超越了高明德对万子昌的信赖。

  张副乡长和高明德都明白,万子昌不过是对卢书记怀有太大的怨气,所以才暂时依附于高明德。
  可是同时,高明德活着,对张副乡长的接替也是有威胁的,一旦卢书记退去以后,那个位置没有被高明德获得,那么,张副乡长接替高明德位置的想法也就成了一个泡影,而高明德死去,这个位置已铁定的需要有人补上。
  所以,高明德死去,对张副乡长来说,喜忧参半。
  张副乡长在县里没有太大的靠山,这是他的短处,可是,他在乡人大里面,却还是有些力度的,别人就不说了,特别是乡人大的蒋主席,那和张副乡长还算的上一个远方的亲戚,虽然他们的亲戚关系已经很难理出个头续了,但看重亲戚和老乡关系是华夏所有人的一个习俗,有总比没有要好。
  而且,这些年张副乡长对蒋主席也还算不错,两人关系比起初来乍到的夏文博来说,那是好的多的多。
  也不是张副乡长一个人有晋升的想法,连汪翠兰在突然听到高明德死去的消息时,也是有点蠢蠢欲动,她认为,除了空降的乡长之外,摆在她面前的主要对手就是张副乡长和夏文博。
  她实际上更看重夏文博,所以他决定抽时间试探一下夏文博的口气,看看他怎么说。
  除了他们这几个人对乡长的位置都充满了期待之外,还有很多人对可能出现的副乡长位置也觊觎着,他们认为,高明德一死,很可能从副乡长中提拔一人接替,那么,是不是就会有一个副乡长的位置可以拼一下呢?

  抱有这个想法的人就太多了,乡武装部的部长,办公室的徐主任,组织委员,纪检委员,还有宣传部干事等等,大家都觉得相互条件差别不大,万一自己运气来了,一个副乡长砸在自己头上呢。
  这些人一面开会,一面批判这高明德,一面都想着心思。
  这个想,自己的舅舅不是县里税务局的局长吗,他大概能帮我说上话。
  另一个想,自己二舅妈的表弟不是县宣传部的副部长吗,找他试试!
  还有人想,老子把存折翻出来,弄个几万元砸进来,就不相信起不了浪花!
  总之,很多人都开始了很久没有过的希望和思考。
  夏文博早都等不得赶快开完会了,自己刚来就进了会场,连给袁青玉的电话都没时间打,而这个会议开的毫无意义,纯属是浪费时间。

  猛然,夏文博心里一紧,他又想到了一个隐患,那就是高明德一死,黄县长会不会少了顾虑,对昨天的承诺发生转变,要是那样,自己就瞎忙活了。
  这个问题,自己也是要重视起来!
  夏文博想了想,决定散会之后,找黄县长试探一下,但要是他真的反悔,自己该用什么制约的手段?这个问题,让夏文博想了许久。
  会议到底还是结束了,夏文博急急忙忙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先给袁青玉去了个电话,把自己被陷害,羁押,以及自己敲诈黄县长答应提名自己当乡长的事情都给袁青玉做了个汇报。

  袁青玉听完,沉思着说:“文博,你的这个想法我会支持,你的分析也对,段书记肯定不会站到我们这面来帮你,所以黄县长的这一票至关重要,而高明德的死,又可能让黄县长解脱出来,这点你要考虑进来!”
  夏文博心中对袁青玉也有了真心的佩服,袁青玉已经不是自己最初认识的那个女人了,她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单凭自己饿一个电话汇报,就能想到更深层次的问题,这一点显示出袁青玉已经逐渐的适应着这个波澜诡异,险恶难测的权利之场。
  夏文博由衷的说:“谢谢袁县长你考虑的这么周全,我会重视黄县长的这个问题,请放心!”
  “额,那好吧,对了,还有一个信息给你透漏一下,高明德死前和黄县长有过一次通话,据黄县长自己说,高明德说想要给他汇报工作,被他拒绝了!”
  夏文博心中大喜,本来他一直都没有想到制约黄县长的办法,有了这个信息,夏文博就心中大定,有了一个主意。
  他在结束了和袁青玉的通话之后,很快的又和黄县长接通了电话。
  “黄县长,你好啊,呵呵,我是夏文博啊,你看现在我们高乡长去世了,东岭乡没有了乡长,乱成了一团麻,是不是可以提前考虑一下这个事情!”
  黄县长发出了爽朗的笑声,高明德一死,去掉了他的一个负担,现在他少了许多担忧和紧张。
  “夏乡长,这个事情县里会统一安排,作为东岭乡的干部,你们要认真的吸取这次教训,高明德的死,不能看成一次单独的个体事件,你们要从思想上认真的剖析自己......”
  我勒个去,黄县长直接给夏文博上了一课,大体意思竟然和卢书记今天的讲话相当的吻合。
  夏文博明白,黄县长想赖账了。
  “是,是,黄县长你讲的很对,很准确,也很深刻,不过我记得我们有过一个约定,对不对!”
  夏文博把话直接说明了,不想和他在绕圈子,对黄县长这个人,夏文博也是了解一点,你要不直接一点,等闲的人是绕不过他的。
  “约定!奥,你是说提名乡长的事情吗,我知道,我知道,不过我也不能违反原则对不对?当然,你的表现是有目共睹的,这点我会认真考虑!”

  夏文博就嘿嘿的笑了,淡淡的说:“黄县长,我听说高明德去世最后的一个电话是给你打的!”
  “是啊,这和你有关系吗!”
  “有啊,在给你打电话之前,他还给我打过,说整件事情都是受你的指示,他让我原谅他,说会来找你,和你好好的谈谈,希望得到你的帮助。”
  黄县长朗声大笑起来:“夏文博啊夏文博,年纪轻轻的,什么不学,学这些歪门邪道,高明德死了,想用这样的谎言来对我要挟,你太幼稚了。”
  夏文博也笑了,然后淡淡的说:“假如我这样给组织上汇报的话,你觉得他们信不信!”
  “你说呢!”黄县长有恃无恐的说。
  “当然是不信了,因为死无对证。”

  “呵呵,这不就结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