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41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明德也不笨,他根本都不相信以后的东山再起,官场上,一旦被人打倒,在想爬起来,那真比登天还难。
  他觉得黄县长应该维护他,自己所做的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黄建安?

  “黄县长,我这真的冤枉啊!你就见见我,我这人也是懂规矩的!一定会感谢你!”
  黄县长真的很烦了,实在被这个高明德一天来了好多个电话弄得有些疲惫,他清楚的知道,这个高明德已经彻底被判决了死刑,再也不可能出现在清流县的政坛上,可是,他又无法做出强硬的切割,毕竟怕这家伙狗急跳墙,把将要熄灭的麻烦再点燃。
  黄县长打出了最后一张牌:“高乡长,听我一句劝,事情低调而简单的处理对你最好,只要是把你的问题控制在东岭乡干部内斗和相互嫉妒上,就能避免纪检委的直接插手,谁知道他们在你身上会查出什么东西来?”
  高明德愣住了,黄县长的话让他一下感到了更为沉重的压力,他身上的问题太多,根本都不敢让查,只有赶快的让这件事情结束,才能彻底的安心,不然啊,恐怕就不是撤职那么轻松的事情了。
  “黄县长,我......”
  “高乡长,我知道你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万一查出你一些平常没太注意的事情呢!所以啊,赶快回去好好的待着,等待县里的行政处理!”
  “那,那好吧!”
  相比于纪检委出面,一个行政撤职这会已经算是很轻的处罚了。
  高明德沮丧的一屁股坐了下来,他就有了一种被击倒,被抽去了骨髓的感觉,整个人一下空虚起来,他不由的生出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悲哀,他陷入一种无法言说的混乱状态之中,这种杂乱而繁复的心境,有惶惑、孤寂和惊恐,也有追悔、感惜和痛切,更有痛恨与诅咒。
  高明德在惶恐中,给前台打了电话,让他们送来了一瓶白酒,他连酒杯都没有要,就对着酒瓶大口喝了起来,他的酒量不错,但这样的喝法,他用了不到十分钟,就把自己喝醉了,不过他比夏文博好一点,还能摇摇晃晃的接通一个酒店的内线电话。

  “喂,帅哥,要妹妹陪你吗!”
  高明德带着醉意,大声的喊着:“要,要......”
  “那请问,帅哥你要几个!”声音还是很甜美。
  “我要三个!”高明德似乎对三这个数字一直都情有独钟。

  于是,当三个长得像妖精,穿的像车模,笑的很银荡的女子出现在了高明德房间的时候,高明德什么都不去想了,他忘记了将要被撤职的伤心,他手,嘴并用,上下起动,一头扎进了这一堆温柔乡中......
  这大概是高明德在乡长位置上的最后一次快乐了,所以他毫不吝惜自己的身体,他耗尽了所有的体力和精力,当第二天早上的阳光照射进酒店的窗户之时,高明德却再也没有起来了,他直挺挺的,光溜溜的仰面躺在地板上,小腹和腿上,一片糊状之物,但奇怪的是,那个这些年来并不昂扬的武器,在今天却展示出了雄赳赳气昂昂的最后一挺。
  高明德死了,是被自己累死的,听起来有些荒唐,但结果就是那样。
  当夏文博第二天醒来以后,看到光光的自己独自躺在袁青玉床上,他很难马上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一切,他在床上呆呆的睁着眼,等了好久,等自己慢慢的全部清醒过来,才知道昨天自己喝醉了。
  床头上是折叠整齐的衣服。
  衣服上有一张字条:文博,刚刚得到消息,高明德在一家宾馆意外死亡,我得过去处理一下,看你睡得很香,没有打扰你,桌子上有早餐,吃了再走,青玉留言!
  这个消息一下让夏文博愣住了,高明德死了!
  夏文博首先想到的会不会是被杀人灭口!凶手就是黄县长?但很快的,他自己都笑了,尼玛,又不是多大的一点事情,黄县长至于冒险杀人夺命吗?自己是侦探小说看多了。
  他赖在床上没有起来,给袁青玉去了个电话。
  “青玉,还在忙吗!”
  “你醒了?昨天在哪喝的酒,喝那么多!”
  “额,实在对不起,本想和你好好的说会话,可是.......”
  “算了,以后注意点啊,我这会刚从高明德死亡现场离开,你猜一下,他怎么死的!”
  夏文博凝神思索片刻:“是喝酒醉死的!”
  “不是。”
  “那是吃饭噎死......不太现实,我真猜不出来,总不会是死在女人身上吧!”
  “你答对了,昨晚上,他要了三个小姐,当场脱阳而死!”
  夏文博一下睁大了眼睛,真有点难以置信:“什么?我去!真是这样啊!”
  “是啊,不过现在只有小姐的口供,准确的情况还要等法医解剖完成才能得出,看来我今天有的忙了。”
  夏文博心中有点内疚,本来和袁青玉现在都是分多离少,难得有这一次机会,可惜自己又给稀里糊涂的浪费了。
  “那我先回去了,我本来是想给你说件事情的,等你闲了我再给你打电话详细说!”
  “嗯,好,我要进会议室了,拜拜!”
  夏文博是怀着怅然而落寞的心情回到了东岭乡,只是,刚一回去,东岭乡的繁忙就让他没有时间在去后悔昨天的醉酒了,一个高明德死去了,却带给了整个东岭乡巨大的震动,面对这个前所未有的丑闻,卢书记召开了紧急会议,共同研究接下来将要出现的波及和影响。
  会议上,所有的干部都开始和高明德做出相应的切割,后来,会议的主题竟然演变成了对高明德的声讨和批判,卢书记似乎也忘记了会议的初衷,终于,他可以用高高在上的姿态,对这个多年来的冤家展开无情的抨击了。
  “在坐的各位,我希望这件事情,能给大家敲响警钟,高明德的死,大家都要引以为戒,从思想根源上严格要求自己,一个党的干部,一个多年被培养的领导,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难道我们大家不应该深思吗?”
  卢书记侃侃而谈,义愤填膺,换来了所有人的尊敬和掌声。
  显然,当高明德的离开让东岭乡的权利出现了真空,实力的筹码全部压向了卢书记的时候,所有人都要做出态度和内心上的转变,在这种地方,没有人会怀念过去的友谊,当然,这里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友谊。

  连张副乡长都对高明德发出了批判,何况是其他人呢?
  夏文博在这个会议上很少说话,不是他想要保持君子气度,而是他认为,高明德已经用不着自己来抨击了,墙倒众人推,可是墙已经倒的一塌糊涂的,自己再推,徒然让双手沾满灰尘。
  他现在要想的是,该怎么实现自己的构思,县上的提名,大概没有太多的悬念,真正的麻烦可能会来自于最后的选举,对这一块,夏文博是没有丝毫把握,毕竟,他来到东岭乡的时间并不很长,对乡人代会里的代表,包括主席一点都不熟悉,他们能不会给自己投票,票数上面会不会形成绝对的优势,这些才是夏文博目前最为关心的问题。
  不由的,夏文博就把眼光投向了万子昌,可能,这一切都要靠他来完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