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47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知王芬却直摇头,说她生是孙健仁的人,死是他的鬼,这辈子她不会跟第二个人走。
  我说这是何苦,离开孙健仁,她会过得更幸福。我承认,那个时候我还报有一丝希望,希望王芬回心转意,只要她回到我身边,我不会计较她的过去。
  日期:2017-05-03 08:44:29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王芬嘤嘤哭道,转身去扶孙健仁。
  孙健仁推开她,连声惨叫,让杀马特和国字脸赶紧叫救护车。

  白灵叹了口气,对我说:“人家不愿意跟你走,又何必强求,再磨蹭下去,等对方的援兵过来,咱们就走不出这里了。”
  我见识过九哥耍刀的本事,心知白灵说得没错,孙健仁敢在香城呼风唤雨,背后的能量不容小觑。
  离开烧烤店,白灵让粉脸男人先送我去租房,再送她回家。本来我想让她送我去医院的,转念一想,黄帅以前跟过白启炎,白灵可很可能认识她,要是被她看出什么就麻烦大了,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上车后,她复了以往的热情和温柔,问我伤得重不重,要不要去医院。
  我说没事,刚刚才从医院出来,不想这么快又进去。
  然后我问她,刚才不是已经走了吧,怎么又回来了?
  日期:2017-05-03 08:44:41
  白灵说她有预感我要出事,便找来帮手过来了。我知道她这是在敷衍,也不去点破,每个人都有秘密,既然她不愿说,再问也是白搭。
  不过我打心眼里感激她,若不是她带粉脸男人来帮忙,今晚我的双手只怕真被废了。想到这,我又担心起王芬来,不知道等会孙健仁和九哥会怎样的折磨她。
  我想不明白,孙健仁那样对她,为何她还是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难道这就是常说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还是,她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回到租房,身心疲惫,胸口隐隐作疼,倒床没多久眼皮子就睁不开了。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以为是出现了幻觉没有理会。但是很快,我感觉有人站在床边,猛的惊醒了过来。
  睁开眼,我看到欢欢飘浮在跟前,她说我倒是睡得安稳,却不知这些天她和怪老太为了我的事,奔波劳累。
  我心头一紧,忙问她是什么情况。
  日期:2017-05-03 08:40:13

  欢欢瞪了我一眼,说现在知道害怕了?我笑了笑,说谁不怕死呀,赶紧告诉我吧,这样吊着我都急死了。
  “活该……”欢欢嘟囔着,然后说起来。
  原来怪老太已经找到了陆判官,我的事也上报给了阎罗王。本来阎罗王决定收回之前的命令,让黑面夜叉王不再来找我的麻烦。
  不料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当着面儿拆陆判官的台,牛头马面说他私自将判官令给我,以至他们不能有效的行使身为阴差的职责。
  黑白无常也说事儿不能就这样算了,否则以后其他的地府官差也会纷纷效仿,这样地府和阎罗王的威严何在?
  阎罗王一听这话,又改变了主意,叫黑面夜叉王等候命令。接着他把黑白无常和陆判官叫到一块,问他们怎么处理这事儿。
  日期:2017-05-03 08:45:04

  陆判官说,我是他找的差吏,肩负着地府的重任,应当给予关照。况且这事儿其实他早就跟阎罗王说过,只是选我这么个情况,因为有事没来得及上报。
  至于判官令,那是很多年前,被从地府逃脱的玉面修罗给盗走了。我能得到它,说明跟地府结缘,也印证了怪老太选我当地府差吏乃是天意。
  黑白无常却说,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扰乱牛头马面执行地府的公务,这样会授以其他亡魂以把柄。对于以后地府阴差的执法,会造成严重影响,希望阎罗王按地府律法处置。
  陆判官和黑白无常说得都在理,阎罗王也犯了难。
  后来还是怪老太,建议让我戴罪立功,为地府做事来将功补过。

  日期:2017-05-03 08:40:34
  正巧最近地府碰到了一件奇案,很多应当送到地府的亡魂离奇失踪,地府派了很多阴差都没查到头绪。阎罗王便说让我去查这个案子,如果任务完成了,以前的过错就一笔勾销,并且奖励十年阳寿和五十个功德点。
  我砰然心动,五十个功德点呀,差不多够我“转正”了。而且还有十年阳寿,如此诱惑人的奖励,想不激动都难。
  不过欢欢马上又说,如果我查不出来完成不了任务,阎罗王就会亲自送我到十八层地狱走一遭。而且哪层地狱最痛苦,以后就一直呆在那,永世不得投胎。
  我心情瞬间沉落到了谷底,果然是奖励越高,风险就越大。
  “这是地府给你的新任务,你若答应,还有反转的机会。若是不答应,陆爷也没办法,你看着办吧。”欢欢说道。
  日期:2017-05-03 08:45:29
  我一阵苦笑,阎罗王都发话了,我特么还敢不答应?不过连地府的正牌阴差都查不出头绪的奇案,我一点线索都没有,怎么去查?
  欢欢说阳间的地府差吏有肉身,具有普通阴差所不具备的优势,可以突破很多禁制。至于具体该怎么做,等怪老太从地府带来消息后,会告知我。
  我说行,那就这么定了。反正现在这情形,我没有半点退路,地府怎么交待,特么的我就怎么做。
  这么一折腾,已经是半夜,欢欢却没有要走的意思,飘荡在床头,脸阴沉着。
  我说姑奶奶,是不是还有什么事要说,有的话就快点,我眼皮子在打架。
  欢欢说刚才跟我聊的是公事,现在要聊聊私事。我知道她是想说喜喜的事,便告诉她明天我就要去白启炎那,只要寻着机会了,一定会为喜喜报仇。

  日期:2017-05-03 08:45:40
  欢欢点点头,脸色稍稍好看了些,她说希望我不要忘记今天说的话,否则不管我是什么身份,她都会弄死我。
  我暗暗乍舌,这个阴魂真是个暴力狂,动不动就说要弄死我。还好这次她没有提及我家人,让我心里舒服一些。
  欢欢走后,我终于睡了个安稳觉,醒来后,已是早上八点多。想起今天要去白启炎那,我马上穿衣起床,又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早餐。
  按着木子西给的地址,我找到了白启炎的公司。
  刚到门口,就看到白灵站在那。她冲我微微一笑,小鸟依人般靠上来,说先带我去人事部办理入职手续,再去见她老爸白启炎。
  我精神一振,原以为要费尽周折才能见到白启炎,没想到会这样容易,心里反倒有些不踏实。
  人事部在五楼,白灵说不坐电梯,就从楼梯走上去。每上一楼,她就给我介绍相关楼层的情况。
  日期:2017-05-03 08:45:50
  要说公司的规模还是挺大的,不仅有负责设计管理的职能部门,还有专门搞基层建设的施工队。公司的业务涵了房地产投资、温泉酒店和旅游景点开发等等。
  光是在西城区,就下属有一家温泉度假村和两家四星级的酒店已经竣工,另外还有三个商住两用型的小区正在投资兴建。难怪黄帅说白启炎绝不会离开香城,这么多的产业,早已将他牢牢套住了。

  当然,白灵说公司投资这么多的产业,并不是白启炎一个人,这背后还有一个神秘的大股东。这个股东从来没有露过面,也不参与经营,只要求公司投资项目的选址必须由他来定。
  白启炎虽然是公司的董事长,但是实际控股只占三成,另外的七成都来源于那个神秘的大股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