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923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林煜点点头道。
  “去哪里发展?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在小县城里面根本容不下你这个大神。”刘强笑了笑道:“但如果你留在这里,我们兄弟两人大展手脚,绝对能把凌阳县给弄的像铁桶一样。”
  “话不能说的那么绝对啊。”林煜感叹了一声道:“而且,凌阳是个小地方,我想算是你,如果现在让你在这个地方终其一生,你虽然表面逆来顺受,但是你的心里,却一定不是这样想的。”
  “的确,我是有些不甘心。”刘强笑了笑道:“可是没办法啊,我得传宗接代啊,如果在这里,你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我义不容辞。”
  “这地方,用得着你?”林煜鄙夷的看着刘强道:“我们青阳道观,是怕事的人?”

  “的确,你们青阳道观不是怕事的地方。”刘强苦笑了一声道:“可是别的地方,我也帮不你们什么忙啊。”
  “所以说,可惜了。”林煜摇摇头道。
  “你想到哪里去发展?”刘强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帝都。”林煜道:“下一步的目标,是帝都。”
  “帝都?”刘强一怔,他摇摇头道:“大人物的想法,果然和我们不一样,以我所见,帝都水深啊。”
  “水是较深,但算是在深,我也要去搅搅。”林煜微微一笑道。
  “行,那我提前祝你能旗开得胜。”刘强又开了两瓶酒,递给了林煜一瓶,然后道:“如果,你真的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或者说缺我,我义不容辞。”

  “谢谢,不过,我还是祝你能婚后幸幸福福的。”林煜笑了笑,举起了酒瓶,和刘强干了一杯,两人举起酒瓶子,一饮而尽。
  刘强这家伙的酒量是练出来的,他经常应酬,算是林煜现在摆脱了六绝脉,但如果论真的拼酒,他和这家伙起来,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所以一通酒喝下来,林感觉到自己的胃都要翻出来了。
  他连忙在洗手间里面用金针施了一点小手段,这才让自己清醒了一点,而刘强在包厢里早已经喝翻了,看着被抬出去的刘强,林煜还是有些小得意,任你酒量千杯不倒,可这跟医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林煜清醒了一把,打算回去了,之前刘强早已经安排好了林煜的酒店,一名小弟开着车送林煜回了酒店,把房卡交给了他。
  刷开了房门,林煜吃惊的发现易茗雪也在房间里,她在安心的泡着茶,不过看她已经换了一身睡衣。
  林煜一时间看愣了,他觉得……易茗雪的身材,起一般的女人来,要正点的多啊,而且在加她一幅出尘不食人间烟火的面孔,这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地,都是有着莫大的杀伤力。
  “回来了?”易茗雪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她看着林煜道。
  “呃……我,是不是走错房间了?”林煜退着出去,看了看门牌号,又看了看自己手的房卡,没走错啊,难道是易茗雪无聊,所以在自己的房间里等自己?

  可这也有些说不通啊,算是无聊想等自己回来的话,也不至于穿着睡衣来吧,恩,这身睡衣虽然不性感,但颇具古风,广袖纤腰,把她玲珑透彻的身材给彻底的展现了起来,越看越有味道。
  “没走错,是这个房间。”易茗雪倒了一杯茶道:“而且酒店里只剩下这一间房了。”
  “不至于吧。”林煜感觉到蛋疼,他突然感觉,酒店里只剩下一间房间,这会不会是刘强刻意安排的?啊,这货为了不让自己耽误他妹妹,所以把自己往别的女人身推,好阴险啊。
  “要么你出去在外面守一夜,要么在这里将一夜。”易茗雪似乎是有些生气,好像自己一个大美女和他同房,有些委屈他了?
  “不不,我还是在这里过夜吧。”林煜眉开眼笑的说,开玩笑,和这么一个美女同房,他是求之不得的,他出去在天寒地冻的地方冻一夜,他是有病还是怎么的?
  坐到了易茗雪的对面,林煜端起了她泡好的那杯茶,品了一口道:“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
  “我一向睡的很少的。”易茗雪笑了笑道:“反倒是你,回来这么晚,满身酒气的,喝酒多了伤身,你也是医生,你不能注意点?”

  “这是兄弟,多年不见了,今天见了面,太高兴了,一高兴多喝了两杯。”林煜笑了笑道:“不过没关系,我用了些小手段,酒都逼出来了。”
  “你那位朋友,不是简单人啊。”易茗雪道。
  “你怎么看得出来,他不是一般人?”林煜有些诧异的问道。
  “观相。”易茗雪道。
  “你会看相?”林煜愣了愣。
  “不会。”易茗雪道:“我只是懂一些面相罢了,你这位朋友脸阔且方,耳垂细长,在古代,这可是封候入相的面相啊。”
  “呵呵,你还说对了,他之前是某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如果不是因为家庭的一些变故,他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但即使是在这种小地方,也难掩他这一身的才能,我这次来,本来是想带着他去帝都的。”林煜道。
  “如果他能去帝都,肯定能助你一臂之力。”易茗雪微微的一点头道:“不过,我觉得他应该暂时去不了。”
  “是的,这货居然结婚了。”林煜点点头,他有些遗憾的说:“结了婚了,有家了,更应该有责任感了,所以让他去帝都,卷入那些事情之,有些不太合适,所以不带他去了。”
  “他结婚,恐怕不会太顺利。”易茗雪摇摇头道。
  “怎么?”林煜微微的一怔,他脱口说:“难道女方有问题?”
  “不知道。”易茗雪又吐出了一句让林煜感觉到蛋疼的话,她笑了笑道:“他结婚是在什么时候?”
  “年后。”林煜道。
  “拭止以待是了,现在想多了也没有用。”易茗雪笑了笑道:“睡吧,时间不早了。”
  林煜扭头一看,只见一边一张大床摆在那里,他瞬间又有些无语了,如果是双床的,两人晚挤挤还行,可这里只有一张大床,这怎么挤?难道两人都挤到一块去儿?
  开玩笑,他可不认为自己的自制能力很强,如果两个人真的挤到一块去,他不保证他会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只是易茗雪走到了一边的椅子,她缓缓的坐到椅子,两手各掐一个指诀,又目缓缓的闭,林煜走到她身边想说些什么,但是听她的呼吸很均匀,她居然已经进入了梦乡。
  “这是冥想?”林煜喃喃的说,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易茗雪两手的道诀,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这是一种道家的修行方法,十分的高深,能让人在安静感化天地,从悟出天地大道。
  但林煜一直认为,易茗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子罢了,可直到今天,林煜才发现她似乎并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啊。
  看了一会儿,林煜也感觉到一阵困意,虽然之前的酒气都被自己的金针逼了出去,但是现在林煜还是感觉到头脑一阵昏昏沉沉了,他转过身,躺在床便闭了眼睛。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林煜打开了窗户却发现外面一片雪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雪了,而且下的很大,地铺了一层厚厚的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