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9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之所以不将其宰了,倒不是我们觉得这玩意可爱,下不了手,而是害怕有些许血腥气流出,会暴露我们的位置。
  尽管陈老大和陆左他们引人离开,但并不代表我们就有多安全。
  我们还在白头山。
  除了三十四层剑主、千通王、孔雀圣母以及他们手下那一大帮的顶尖高手之外,更多的是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些白头山势力,这帮人才是最难缠的,因为他们能够组织起地毯式的搜索来。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赶路,我已经是精疲力竭了,脏腑之中隐隐作痛,甚至感觉有的地方在渗血。
  倘若没有聚血蛊撑着,我只怕早就倒下了。
  所以躺在熊瞎子的干草洞里,紧紧挨着那畜生散发着腥臊的温热躯体,我几乎是没一会儿,就闭眼睡了过去。
  还好我即便是在睡梦之中,也能够自动修行《陈抟胎息诀》。
  这门算不得顶级的修行法门,对于我来说,格外合适。
  一觉醒来,我睁开眼,感觉身体好了许多。
  原本就想生锈零件一般的身体,舒展开来,也感觉轻松许多,再没有了之前的凝滞。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捂住了我的嘴。
  啊?
  我抬起头来,却瞧见是杂毛小道,他捂住了我的嘴,然后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外面有人,而且是高手。”
  听到他的话语,我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这才知道自己并非是睡觉睡到自然醒。
  我是被惊醒过来的。
  我弄明白了情况,左右打量,发现无论是萧家小姑,还是小玉儿,都弓着身子,一副随时都要反击的模样,而偏偏两人都将自己的气息给藏得严严实实,即便是近在咫尺的我,也感应不到两人的气息。

  全神戒备。
  我打起了精神来,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背靠着粗糙的山壁,同样保持着警惕,如此过了一刻多钟,杂毛小道打了一个手势,说走了。
  啊?
  我心有余悸,说真的?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是两个国人,至少讲的是汉语,他们负责搜查这一带,本来都已经发现了这个洞子的,结果以为是熊瞎子,就不想多生闲事,离开了。
  简单说明了情况之后,杂毛小道问我,说你感觉怎么样?
  我伸了一下腰肢,然后说道:“好了一些,赶路没问题。”
  杂毛小道说还得等一下,完全入夜了,我们再走。

  我们耐心地等待着,等到外面全部都黑了,杂毛小道先出去观察,过了一刻钟左右,他返回了来,然后带着我们出去。
  天黑黑,我们继续行路,感觉快要抵达雷场那一块,而突然间前方传来一阵动静,随后有打斗声响起。
  我们心中一惊,下意识地躲藏起来,结果没十几秒钟,前方却出现了一个人。
  杂毛小道大概是感觉到对方发现了我们,毫不犹豫地提剑就上。

  然而那人却低声喊道:“是我,王钊。”
  啊?
  他怎么来了?
  王钊的出现有一些超出我们的意料之外。
  因为某些原因,王明父亲提议他过来帮忙作向导的事情,被王明一言否决了,我就觉得跟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见面,然而却没有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他居然越境而来,出现在了这里。
  为什么呢?
  因为对王钊并不算熟悉,所以我也没有办法了解他的动机,而杂毛小道听到对方自报身份之后,看了一眼我们,仍然保持着谨慎,开口说道:“你怎么过来了?”
  王钊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他穿着一身黑衣夜行服,身上背着一把粗砍刀,头依旧蒙得紧紧,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他开口说道:“这边动静闹得太大,父亲派我过来看一看。”

  杂毛小道指着他胸前,说这血是?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发现果然有一滩血,呈现出喷溅状洒落,连头套上面都有。
  王钊平静地说道:“刚才碰到了几个白头山这边的人。”
  哦。
  刚才发生的拼斗,却是王钊与白头山的巡逻队发生了冲突,我们明白过来,不过想起王钊曾经入魔,毁了半个天池寨,越发对他有些防备来。
  而似乎感觉到了我们淡淡的防备心理,王钊补了一句:“是他们先动手的,跟疯了一样。”
  杂毛小道笑了,说他们的确是疯了。

  王钊的目光在我们所有人的身上巡视,然后开口问道:“我哥呢?”
  杂毛小道说道:“分头走了。”
  啊?
  王钊问道:“为什么?”
  我瞧见他的身子在这一刻有些绷,显然是在防备着,大概是以为我们说了假话。
  为了不让王钊产生误会,杂毛小道跟他简单地解释了一下,而我们并没有在此继续停留,而是边走边讲,听完了他的话语,王钊表示他知道一个穿越两地的密道,除了他,没有人知晓,他先带我们回长白山,随后他再过来,去找他哥。
  杂毛小道犹豫了两秒钟,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王钊。
  他,毕竟是王明的弟弟。
  接下来就是行路,王钊的话语并不多,不过在杂毛小道这种话唠的引导下,还是说出了一些能够给我们参考的消息来。
  比如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白头山这边的解释,是他们又进行了某种违禁武器的试验,并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这消息一出,国际政坛一片纷涌,慌乱过后,一地鸡毛。

  事实上,咱们那边对白头山的监视也是很多的,白头山的话语到底是不是谎言,心知肚明,在经过一系列的分析之后,这个事情最后落到了民顾委这边来,而因为天池寨这边的独特地理位置,所以也很快得到了一些信息。
  上面对天池寨也有一些要求,希望能够弄清楚这里面的事情。
  听到王钊的话语,杂毛小道忍不住看了我一眼。
  我明白他在想些什么。
  从某一个层面上来讲,我们跟白头山这样的庞大组织完全形不成对比性,甚至都不被人家放在眼里,但上面却不同,事实上,尽管白头山这头白眼狼时不时地叫唤几声,到处呲牙咧嘴,但更多的时候,其实还是得看咱们上面的脸色。

  毕竟半个多世纪以前,倘若不是咱们出人出力,白头山早就已经变成宇宙国的一部分了。
  有上面那儿来施压,这也许能够对三十四层剑主的势力,有一个巨大的打击。
  只不过……
  这事儿靠不靠谱,还是有一些不太确定。
  我是江湖人物,从头到尾,对于朝堂上面的事情都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接触的人里面,除了消失不见的许映愚许老,也没有更高层的人,而类似于林齐鸣这种下面的办事人员,也无法分析太多,所以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日期:2017-02-13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