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15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雯雯答非所问的回答说,秦书凯,你是不敢见我了吗?只敢电话里联系?电话里说的话,我听不明白,也不想明白,除非当面说清楚了,否则,我只当什么都不知道。
  秦书凯心里不由一沉,却只能无可奈何的答应说,好吧,你等我。
  夜已经有些深了,连月亮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偷懒去了,秦书凯的车子稳稳的停在冯雯雯住处的楼下,他打电话让冯雯雯下楼来,冯雯雯却坚持要他上楼,这让秦书凯犯了难,他明白楼上的女人将要用什么样的状态迎接他,他担心自己到时别再心软,让之前的所有努力全都白费。就这样,楼上的窗口,女人不时的看看楼下的车辆还在,放心的转身回头,而楼下的车里,秦书凯努力的调节好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做到理智,冷静。

  秦书凯最终还是拗不过冯雯雯,他上楼了,尽管上楼的脚步很轻,冯雯雯还是在他站在门口的那一刹那,打开了房门,她必定是一直在门口细细的听着外头的动静,否则不会打开的那么及时。
  秦书凯闪身进门后,冯雯雯迫不及待的伸出双臂环绕过来,秦书凯忍不住叹了口气,伸手拥住她,嘴唇附在冯雯雯的耳边说了一句,你这又是何苦呢?
  就这一句话,冯雯雯的泪刷拉拉的掉下来,天知道,这段日子以来,自己饱尝了怎样的相思之苦,其实男人心里是最明白的,否则又怎么会说出这么贴己的话来。
  等冯雯雯停止了抽泣,男人立即把女人从怀里推开,正色说,现在我人也上来了,话也跟你说明白了,你表个态吧,准备什么时间去省城给成厅长看病,到时候我安排司机过来送你。
  冯雯雯瞧着秦书凯说话理智的口气,心里不由一酸,男人若不是为了这件事的缘故,当真就不愿再踏足自己的房门吗?
  冯雯雯并不管秦书凯说什么,只顾按照自己的思路问道,秦书凯,我想问,你爱我吗?
  秦书凯不语。
  冯雯雯让男人的眼睛直视自己,又重复问了一句,要告诉我,你爱我吗?
  男人的眼神是深邃的,在那眼神的深处,冯雯雯看到的不仅有怜惜,还有怜悯和痛苦,男人的心情并不比她好受多少。
  冯雯雯轻轻的把脑袋依偎在男人的胸口,熟悉的心跳声让她感觉到内心的安宁,她几乎是梦寐般的口气说,每天晚上,我都能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总感觉你其实并没有离开,就睡在我的身边,一直陪着我,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是我想起你,你一定在。
  听着眼前女人深情的表白,秦书凯感觉自己的眼眶也有些潮湿,自己这样的男人,怎么配得上冯雯雯如此深情的付出。
  他努力的想要利用深呼吸平静自己的情绪,却还是情不自禁的伸手把女人紧紧的搂在怀里,这世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两个相爱的人明明拥抱在一起,却只能选择让彼此的心远离。
  秦书凯痛苦的闭上眼睛,努力的让自己恢复理智,终于他狠心推开了怀里的女人。

  冯雯雯睁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质疑的眼神看着他,仿佛在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秦书凯咽了一下口水,有些绝决的口气说,冯医生,我们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是为了请你去给成厅长看病,所以才会过来,你别多想,我秦书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答应你母亲的事情,绝对不会改变主意,还请冯医生能谅解。
  这句话引的冯雯雯立马泪水喷薄而出。
  秦书凯最怕见的就是女人的眼泪,他心知自己若是拖延时间长了,只会动摇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立场,他索性狠心一把推开冯雯雯说,好了,我言尽于此,成厅长那边你去不去的,我等你电话好了,现在我得走了。

  见秦书凯转脸往门的方向走进去,冯雯雯一下子扑过去从后面抱紧男人的腰部,嘴里呢喃乞求的口气说,别走,最后再陪我一次好吗?
  男人的心几乎要碎了,可他明白自己必须坚持,否则一切将会继续陷入连续剧重演的剧情,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男人用力的掰开女人的双手,毅然决然的抬脚离开了冯雯雯的住处,一出门,撕心裂肺的哭声传来,男人的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掉落下来。
  爱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尽管秦书凯算得上是爱神的宠儿,从外表到内在都有吸引女人的本钱,可他却从没有过今天这样的感受,爱,如此让人痛苦。
  如果,自己不是已婚有儿女;如果,自己不是有老人需要照顾;如果,自己不是心有仕途宏伟目标;如果,自己没有遭遇曾经的种种挫折;凭着眼下手里的资产,跟冯雯雯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安安静静生活又何妨?
  可世上根本就没有如果,说不定真的跟冯雯雯在一起了,遇上了过日子的鸡毛蒜皮,一样有可能闹崩了,这就是生活,得不到手的东西,永远都是最珍贵的。
  那么,什么样的女人最珍贵、最值得男人为她们疯狂!**?脱得干净、脱得彻底,一览无余?都不是!
  白居易有句诗“犹抱琵琶半遮面”,中国人骨子里是欣赏含蓄、喜欢矜持的女人,同样是美女,倘若你全啊裸,什么都看透了,便不神秘、不珍贵了,倘若你留下最后一丝不露,或者半掩半露,那种女人的吸引力绝对是超乎寻常、震撼灵魂的,只要女人一天不透明,对男人的诱惑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这有点像金大侠的《雪山飞狐》最后留下的悬念:胡斐抱苗若兰逃下峰去,巧见寻宝诸人于藏宝洞,众人因贪婪彼此厮杀,遂将诸人关闭石门之内,使其永不见天日。二人倾诉爱意、私定永好,苗人凤却已赶到,以为他侮辱了自己的女儿,约胡斐到一险处相斗,数十回合不分上下。
  当二人落至一悬岩之上,悬岩已然松动,不能承二人之重量。此时苗人凤进招现出弱点,胡斐趁机进招即可将其翻下悬崖,但对手乃恋人之父;若不下手,则对方进招自己当落得粉身碎骨。这一刀他是进是退?作者把答案留给了读者。
  为了最完美的答案,多少读者把小说反反复复看了若干遍,著书立说、发帖求证,都不能寻得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结局,一直纠结下去,这就是魅力!
  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了,秦书凯的耳边仿佛还有冯雯雯的哭声,好在经历了诸多挫折的男人,已经学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调节自己的情绪和心情,时间不长,他便因为身体的劳累,酣然入梦。
  天还没亮,枕边的手机铃声叽里咕噜的响个不停,秦书凯恨不得把手机直接给扔到地上,终于还是忍住了,强迫自己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竟然是冯香妞的。
  日期:2017-09-09 0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