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71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艾利克斯脸色雪白,已经吓傻。
  “不说话啊。”郭破虏摇摇头,“那我帮你选一个吧。这样,我三刀把你劈成八块好不好?”
  郭破虏语气清淡,就如真的在很用心跟艾利克斯商量一样。
  “额,三刀……怎么才能劈成八块……”
  陈咬银低声嘀咕着。

  他也算是个奇葩了。
  这种时候,关注重点,居然是这种数学问题。
  “这多简单,一刀横腰斩,剩下两刀切肚皮,横竖各一刀,不正好八块……”陆羽浅笑道。
  “额……”陈咬银掰着手指,“少帅,不对啊。明明只有七块!”

  “傻逼。”陆羽白了这死胖子一眼,“横腰斩那刀,顺便把这小子那胯下的二两肉给切下来不就是八块了?”
  “这样啊!”
  陈咬银恍然大悟。
  他看着艾利克斯,又是疑惑道:“少帅,不过我瞅着这小子也不大啊。不知道小郭刀法行不行,能不能准确的给他切下来。”
  陆羽笑了起来,说道:“陈胖子,这你就外行了吧。刀法的最高境界,别说是切人得了,便是一只公苍蝇那话儿,都能一刀斩下来。小郭的刀法,便是不如我,也肯定登堂入室了,算是用刀的宗师。就算这小子胯下就是长了根牙签,都能给齐根切下来。”
  他们在这自顾自说着,九如斋讨论着“学术问题”。

  听的旁观者,**处不约而同的阴风阵阵,凉飕飕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妈的,这都是帮什么人啊。全都是疯子,变态!”
  这是在场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想法。
  “别……别杀我!”
  艾利克斯彻底崩溃了,直接跪在了陆羽面前,声泪俱下,一下一下,磕着头。哪里还有丝毫先前的傲慢样子。
  这小模样,他不像是孙子,那这世上都没人像孙子了。

  是个人,都会怕死。
  畏惧死亡,这是刻进基因里面的本能。
  也是所有生物的第一本能。
  不过有些人能够依靠强硬的内心,战胜这种恐惧。

  譬如陆羽、郭破虏这种人,心里有信念,内心坚硬圆满,哪怕真走到了绝路,也有那份心境去从容面对。
  但艾利克斯,绝对不可能是这种人。
  甚至于,他远远比一般人都要怕死。
  因为他生长的环境,实在是太优渥,他的世界,实在是太美好,香车美女,酒色财气,要啥有啥。

  这样的人生,他怎可能舍得?
  怎可能愿意就这么去死?
  先前所以那么狂妄,不过是因为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办法接受陆羽这个他原本丁点都瞧不起的土鳖,突然变得超级厉害,远远凌驾在他之上,甚至有能力操控他的生死。
  这种突然的逆转,让他极为愤怒,以至于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让他一时半会儿,失去了理智,以至于暂时克服了对死亡的恐惧罢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真的不怕死了。
  当郭破虏狠狠教训了他,陆羽有用实际行动,证明在他眼里,他艾利克斯,屁都不是,杀他如杀鸡的时候,他内心深处,对于死亡的恐惧,自然就被彻底唤醒。
  色厉内荏,说的就是这种人。
  通俗点讲,这就是典型的——贱人就是矫情。

  所以艾利克斯刚才硬的时候,那是真硬。
  现在怂的时候,那也是真怂。
  前后一对比,画面就很喜感了。
  “切,我还以为这小子有多硬呢。结果呢,******,竟然是个银样镴枪头!”
  陈咬银叹了口气,看着艾利克斯,“小子,你太让我陈胖子失望了,哎,就你这怂样儿,怎么跟我家少帅玩儿啊?”
  “这……艾利克斯也太怂了吧。他平时不是老跟我们吹嘘他有多牛逼么?原来是装的?”
  “哎,想不到艾利克斯居然是个贪生怕死的家伙,枉我以前还那么崇拜他,喜欢他。原来他这么垃圾啊。跟这个姓陆的家伙比起来,艾利克斯差的太远了。”

  “所以说啊,温室里花朵就是温室里的花朵……”
  人群窸窸窣窣议论起来,有多半的冷言冷语,竟都是来自于艾利克斯刚才的那些个同伴。
  原因无他——
  因为艾利克斯表现的这么怂,让他们觉得丢人了。
  竟是开始落井下石,嘲讽起来,以证明自己跟艾利克斯,可不是一路人。
  他们可不会这么怂。
  但这些人,却没有想过,若他们如艾利克斯一样,濒临死亡,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会不会真的硬的起来。
  不见棺材不掉泪。

  这本来就是大多数人的劣根性。
  艾利克斯依然跪在地上,一下一下磕着头,眼泪混着鼻涕,**处,又多了一滩水渍,竟是再次失禁了。
  “现在知道错了?”
  陆羽冷冷一笑,“行,谁叫小爷我是好人呢,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吧,欠我的钱,打算怎么给?”
  “我……我哪有那么多钱啊。”艾利克斯痛哭道,跪着爬到陆羽面前,抱着陆羽的小腿,“哥!不,爷爷,陆爷爷,您大人有大量,就放我一马吧!我就是个小角色,我就是个屁,您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去-你-妈-的!”
  陆羽一脚把艾利克斯踹翻,冷声道:“香蕉皮,刚才你可不是现在这个怂样。是谁说要下老子两只手的?我说小子,你刚才的狂劲儿都去哪儿了?别怂的这么快啊。你这样,让我很没有成就感知不知道?”
  “爷爷,陆爷爷,我真错了!!”
  艾利克斯大哭着叫道。
  “道歉有用的话,丨警丨察不全都失业了?”
  陆羽眼眸微眯,“不给钱,我就送你上路。你没有别的选择。”
  他说着,给郭破虏递了个眼色。

  郭破虏会意,一刀劈出。
  刀锋凛冽,划过一道无比绚烂的弧形。
  如繁花绽放。
  似冰雪飘零。
  然后归于寂静。

  艾利克斯只觉得浑身上下的凉飕飕的。
  他甚至可以清晰闻到那种味道——属于死亡的味道。
  他摸了摸自己的脖颈。
  几滴血珠,缓慢而又坚定地,渗透出来。
  他忍不住嗷嗷大叫起来。

  “啊,我要死了!”
  声音凄厉,比被按在案板上,马上要挨刀子的肥猪都要惨烈几分。
  他叫了一会儿。
  以为自己脑袋就要掉下来了,却发现,这一刀,并没有切掉他的脑袋。
  而只是划破了脖颈处的肌肤。
  刀痕很浅。
  他甚至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哈哈,哈哈,我没死!我还活着!”
  他忍不住大笑起来,像个疯子一样。
  “不好意思,切偏了。”
  郭破虏眯着眼睛,吹了吹魔刀“小楼一夜听风雨”的刀锋。

  “小子,你可以祈求我接下来的一刀,也会切偏。那样你的脑袋,估计就还能在你脑袋待一会儿。”
  “别……别杀我!我错了!”
  “爷爷,爷爷们,我真错了,我有钱,我给,我给!”
  艾利克斯声泪俱下。
  陆羽冷冷看着他。
  艾利克斯吞了口唾沫:“陆爷爷,我可以写一张欠条,我家里有钱,三天,你给我三天时间,我保证给你送来。”

  日期:2017-02-13 07:0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