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731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哥,是我!”
  方逸从阿旺猜的身边钻了过去,直接从洞口窜了出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一个木屋旁边的彭斌,木屋中用动物脂肪点燃的灯光,正照在了彭斌的身上。
  “大哥,你……你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
  一眼看到彭斌,方逸差点没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上次离别时身高足有一米九多,体重在两百五十斤以上身材魁梧的彭斌,此时竟然变得瘦骨嶙峋,那一身衣服穿在身上,居然就像是挂在衣服架子上一般松松垮垮。

  “兄弟,到底还是惊动了你……”
  看到方逸,彭斌脸上顿时露出了激动的神色,双膝一软竟然直接坐在了地上,摇头苦笑道:“哥哥我是不成了,能留着这条命见到兄弟你,我已经知足了……”
  “大哥,别说那么多,我看看你的伤势……”
  方逸一步来到了彭斌身边,右手刺啦一声就撕开了彭斌的上衣,他刚才看到彭斌在坐下的时候用手按住了右肋处,他的伤口显然就是在这个地方。
  方逸猜想的没错,撕掉彭斌的衣服之后,方逸的眼睛不由眯缝了起来,因为他看到,彭斌的右乳斜下方已然是溃烂了巴掌大的一片,周围肌肉发黑,一股恶臭之极的味道传入到了方逸的鼻子里。
  “蛊虫咬的?”
  方逸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右手食指连点,封住了彭斌右心房处的几个穴道,他能看得出来,彭斌用于抵抗这毒素的真气差不多就要消耗殆尽了,一旦彭斌放弃了抵抗,毒素攻心之下,彭斌绝无幸理。
  方逸的真元何等浑厚,接连封住了那几个穴道,彭斌肌肤上的黑色立时消退了几分,这让彭斌也缓过了一口气,自从受伤之后,他就一直在用真气抵御着毒素,这会真的是快要山穷水尽了。
  “用泰国话说,是降头!”彭斌强撑着站了起来,他一辈子强横,虽然这次受创极重,但也不肯在人前露出虚弱的样子来。
  “是谁下的手?”
  方逸的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他知道降头师的降头,其实就是巫师的蛊虫,从彭斌的伤势来看,这应该是被降头师的本命蛊咬伤的,这种伤势,就连方逸都束手无策。

  本命蛊很难炼制,往往成千上万只蛊虫相互吞噬,才会蕴养出一只本命蛊来,而这只本命蛊的毒性已然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就是大象被它体内的毒素咬上一口,也会立即毒发毙命。
  彭老爷子中了本命蛊没有马上死去的原因,是那个控制本命蛊的降头师并没有让自己的蛊虫噬咬并且放出毒素,而方逸又及时的将蛊虫逼出体外,才让彭老爷子又多活了一段时间,但终究元气大伤,还是没能保住性命。
  如果彭斌在没有修炼出真气的情况下挨上这么一口的话,恐怕他这个人早就没了,说不定此时连尸体都化成一滩毒水了,不过即使如此,方逸也没有办法帮他完全根除掉体内的毒素。
  要知道,本命蛊释放出来的毒素,就连蛊虫的主人都是没办法化解的,因为千万种毒素融合在一起,根本就没有解药可言的,方逸虽然能用真气暂时遏制住毒素攻心,却不能将毒素完全驱除出体外,这种办法只能是治标不治本。
  所以这会儿方逸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他就算把咬伤彭斌的本命蛊主人给抓来,也是无法医治彭斌了,换句话说,彭斌这次真的是死定了,那种无奈的情绪,憋得方逸气息都差点紊乱了起来。
  “大哥,到底是谁下的手?”方逸又是追问了一句,他救不了彭斌,但却是能让彭斌的仇人下去陪他,也算是和彭斌兄弟一场了。
  “名字我不知道,但那人很可能是泰国的国师!”
  暂时控制住了毒素,彭斌的精神也恢复了一些,抬起左手拍了拍方逸的肩膀,说道:“那人的功夫稀松平常,但是人太他娘的阴险了,在和我动手的时候趁我不注意,释放出本命蛊咬了我一口,奶奶的,你大哥我一辈子打鸟,没想到竟然被鸟给啄了眼睛……”
  彭斌自从出道以来可以说是身经百战,各种阴谋诡计也不知道见过多少,在黑市拳台上下三滥的路数也不少,但他都能一一避过,但彭斌对于降头师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他根本就没想到从那个降头师的衣袖里,居然飞出了一只长着翅膀的蛇儿。
  当时彭斌其实已经避过那只蛇儿的噬咬了,但是那只长着翅膀的蛇竟然如影随形般的追上了他,并且在他的肋下咬了一口,只不过那条蛇儿也没能讨得到好处,它的一只翅膀被彭斌给撕扯了下来。
  “飞蛇?那是什么蛊虫?”
  听到彭斌受伤的过程,方逸的脸色阴沉的都能滴下水来了,越是稀奇古怪的蛊虫,越是无法化解其毒性,在知道了蛊虫的形状之后,方逸对于帮彭斌解毒,已然是不抱什么希望了。
  “兄弟,我对降头一无所知,你问我,我哪知道啊……”
  彭斌到底是从尸山血海中厮杀过来的人,他此时的情绪反倒比方逸乐观得多,拍了拍方逸的肩膀,说道:“兄弟,我这次算是栽了,回头我写份遗书,你帮我带到彭家吧……”

  “大哥,就是死,我也要让你死在彭家!”方逸斩钉截铁的说道。
  “死在哪里不一样啊,能再见兄弟你一面,大哥我已经知足了……”
  彭斌摇了摇头,忽然看到小魔王从方逸身后的背包里探出了小脑袋,不由乐道:“这小家伙也跟你过来了啊?来,满足爷个愿望,让爷爷摸摸你怎么样?”
  “大哥,这会儿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方逸没好气的瞪了彭斌一眼,伸手解下了背包,他这一路上采集了不少的草药,此时方逸打算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先用这些草药试着给彭斌解下毒。

  “吱吱……”
  小魔王并不怎么给彭斌面子,还是将小脑袋给闪到了边上,从背包里窜出来之后,小魔王站在方逸肩膀上,看向彭斌的眼睛里满是好奇的神色,鼻子在不断耸动着。
  “臭小子,让大哥摸摸又能怎么样啊?”
  方逸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小魔王,手上却是没有闲着,他在木屋中找了个石碗,然后将背包里有解毒疗效的草药全都挑拣出来,准备给彭斌配置一味解毒的药剂。

  “兄弟,不行的,别浪费这个精力了……”
  看到方逸将背包里的草药在石碗中一一捣碎,彭斌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从小生活在缅甸,对于降头师的传闻听得并不比方逸少,而且父亲也算是死在降头术下,所以在被那蛊虫咬伤之后,彭斌已经是不抱幸理了。
  “行不行也要试试再说……”
  方逸手腕一翻,拿出了阿旺猜交还给他的那把短刃,走到彭斌身边,左右看了一眼,捡起一根树枝,就要往彭斌嘴里塞去,口中说道:“大哥,你忍着点……”
  方逸让彭斌咬住树枝,并不是怕他喊叫,而是害怕彭斌在剧痛之中咬断了自己的舌头,这也是很多影视作品中经常可以见到的情节,并非是没有依据的。
  “我还需要用这个?”
  彭斌扭过头,没好气的说道:“兄弟,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古代的关二爷能刮骨疗伤,我难道就不行了?来吧,有什么手段都用在大哥身上,我要是哼出一声来,那也不配当你大哥了……”

  日期:2017-02-13 07:0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