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1051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都说了,是叔叔他们想我,所以当然是要跟叔叔说话了。”李潇潇笑着说道,听声音完全听不出来有任何的异样。
  “那我也顺便想你一下行不?”方志强嬉皮笑脸地说着。
  李潇潇顿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那我不是也顺便跟你说话了吗?节日快乐。”
  “我去,现在挺能见招拆招的啊。”方志强咕哝着,还是把电话给了父亲,让他跟李潇潇两个聊着,他跟刘艳、老毕忙着把饭菜端上桌,收拾准备吃饭,就听见那边父亲笑呵呵地说着话,明显是很开心的样子,然后聊完了挂上了电话过来。
  “啊?电话挂了?”方志强问着父亲。
  “挂了啊。”父亲没好气地说着,“怎么了?”
  方志强有点出乎意料:“她都没跟我说呢,就把电话挂了?”
  “你都没本事把人叫道家里来吃个团圆饭,还怪人家把你电话挂了?”父亲不满地说着。

  这时候刘艳已经招呼着吃饭了,所以方志强虽然觉得李潇潇似乎哪里不太对劲,但是也没有深想下去。
  而这边李潇潇挂断电话以后,却失神了好久,连母亲喊她吃饭都没有听到。
  强子,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刚刚见过她,还可以假装的那么若无其事,假装还要和我在一起,为什么不能像以前那样,用坚决的拒绝,来让我彻底的死心?为什么每次在我已经伤的透彻、决定转身离开的时候,偏偏你又出现?
  李潇潇闭上眼睛,不让眼泪滑落,深吸一口气,假装没有任何事一样,回到餐桌旁边,和父母说笑着吃饭。
  而这一切,无缘无故做了罪魁祸首的方志强还毫不知情,正在跟刘艳他们喝着酒吃着饭,聊得欢畅。最主要的还是说他俩结婚的事情,也终于还是通知了刘艳妈,然后刘艳妈的反应也是很有意思,据说当场就要买票到上海来,说是不管说什么,也不可能让刘艳跟毕罗春在一起。原因很简单,因为刘艳直接说了,毕罗春早就破产了,现在不说身无分文也差不多了——一开始刘艳妈还挺高兴的,觉得两个人终于复合了,刘艳又听话了,结果一听毕罗春没钱了,立马翻脸了。

  “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门挤了?那时候那个姓毕的有钱,要娶她她还死活不同意,咱们俩大老远跑到上海,就差没跪着求她了,她不是说的那么绝吗?说是死都不会跟他在一起,那我倒是要问问,现在是怎么个回事?”刘艳妈的原话是这样的,想也知道,她是气得暴跳如雷,“非得等到他把钱折腾空了,没有她一毛钱的事了,这时候又要结婚。这是天生的贱命吗?天底下男的都死光了吗?”
  据说刘艳妈还不肯死心,想着把刘艳拉回来,说是她们县里头有个卫生局局长刚离过婚,人还算年轻,也就刚刚四十岁,现在正在准备相亲再婚。刘艳妈就觉得这头亲事好,人家好歹是当官的,所以说什么也不愿意同意她跟毕罗春在一起。
  “刚刚四十岁?”方志强听得都愣了,“那他是不是身高刚刚1米6,体重刚刚160,还是公斤?四十岁了还叫年轻,那老毕岂不是嫩的能掐出来水?”
  一桌子人都被他逗得哈哈大笑,笑完了刘艳说道:“我妈那观点,你也知道的,只要是当官的有钱的那就一定是好的,所以那时候老毕回来的时候,她上赶着逼着我跟老毕复合,现在知道老毕是落猫的凤凰不如鸡,就死活不同意了,说起来我妈真是我见过最坚守原则的人。”

  “那你俩也真是傻,干嘛非得说老毕现在没钱了啊?不让她知道不就得了?”方志强张口说出来以后,才忽然想起来自己嘴快说错话了——老毕之前跟刘艳怎么分的?还不就是因为打肿脸充胖子。
  毕罗春倒是丝毫不以为意:“得了,她妈那样的,我是不敢骗了,我要是说我现在还有以前那些钱,估计她得让我先在上海买个别墅,还得是能看到江景的,车起码得是大奔吧,再来什么婚宴什么出国旅行。她妈太爱充面子,我们以后是要过日子的,瞒得了一时怎么瞒一世?这些排场得花多少钱,我哪弄去?还不如实在一点,就先把话挑明了,我是什么都没有,可我也绝对不会让刘艳吃苦。”

  毕罗春这是吃过亏的,也算是长了教训,想当初,如果他能够早一点意识到这些,那现在两个人的孩子估计都能打酱油了。
  方志强看着他俩的样子,明显是比较轻松的,不像是被滚刀肉欺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就知道两个人肯定还是把刘艳妈给摆平了:“那你俩,是咋搞定丈母娘的?”
  “没咋啊。”刘艳一脸无所谓地说着,“我就跟我妈说,恭喜她,喜得外孙一枚,现在还在她闺女肚里揣着。不劳她来上海,我直接带着她外孙回家,还能赶上吃中秋团圆饭。然后呢我也觉得她说的这个什么局长条件不错,最起码比老毕有钱吧?就是有一条,40岁怕是不能生了,正好我带一个过去。他家要是有钱养得起呢,那我顺便把老毕也带过去。”
  刘艳反正是彪悍惯了,再说现在跟老毕好不容易重新走到一起,那绝对是自带谁敢拆散我俩我跟她拼命的霸气,再加上自己妈妈不讲理她是比谁都清楚,所以也干脆硬碰硬地这么来。方志强父亲听得是大开眼界,一直笑着摇头。

  “大爷,我服你。”方志强差点笑喷了,直接敬了刘艳一杯酒,自己一口气喝干了。“那你妈还不得被你气死啊。”
  “气啊,不气才怪。所以得感谢我爸。”刘艳说着,“也幸好是老毕的工作做得充分,我爸反正也是认了,所以别看我爸平时是我家生物链的最底层,都是让着我妈,所以把我妈惯得是这个脾气,但是关键时候他发一下飚还是挺管用的,上一次来上海,最后不就硬是他把我妈给弄回去了吗?反正当时他就把我妈给骂了一顿,说是好好一个事情,非要搞得这么丢脸这么难看干什么?要不是当初那样管着逼着,也不至于我到今天还是这样子,说我妈要是敢来上海把我拎回家,那他俩就先离婚不过了。那都这样子了,我妈还能怎么样?这不也没过来,就说明了问题啊。”

  刘艳也平静下来:“其实我妈年纪也大了,知道管不住我,另外也知道,凡事不是说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的确她让我嫁个有钱人,除了自己虚荣,更多的也的确是希望我能够过得好,最起码生活方面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但是这些年,我的遭遇她心里头最清楚,并不是说她觉得好就一定能够好,毕竟日子是要我自己过的。”
  “那现在算怎么说,你妈同意了?”方志强问着。
  “应该是吧。”刘艳无所谓地说着:“不同意又能怎么样?大不了我就不回家办喜酒了呗,还能省点钱。”
  日期:2017-09-08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