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0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试点争取成功,是楚天齐一直期盼的一个结果,是他推进城市建设的一个重要关键步骤,楚天齐现在非常高兴。他的高兴是发自己内心的,不只是为自己高兴,不只是为所有参与者高兴,更是为成康城建即将健康快速发展高兴,也为成康百姓未来的生活品质即将大幅提升高兴。可在高兴的同时,他却又着很明显的失落,为由主导者变成普通参与者而失落。
  “同志们,在整个争取工作中,凝聚了市委、市政府全体同仁们的心血,尤其组委会成员更是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这其中,市委常委、副市长楚天齐和房管所主任常玉州等一批同志,更是功不可没。正是在这些同志……”王永新不吝对这些同志的赞美之词,大书特书着众人为之付出的辛苦。
  听着王永新的表态,好多人暗暗赞叹“王市长有魄力,不居功,不揽绩”。不过有人却心里明镜似的:王永新明着是夸赞别人,其实主要就是证明他这个组委会主任领导有方。
  同样都是听着市长表态,有的人却有不同的感受,比如楚天齐。听着王永新将自己和所有组委会成员并列,听着对方再次强化自己这个其中一员的角色,楚天齐只能心中暗叹一声。
  相比楚天齐的失落,有一个人可以用心痛来形容了,这个人就是曹金海。本来是组委会中紧排常委副市长之后的重要一员,可是不但没有像副职周家林那样发言、大出风头,也没有像二级单位下属常玉州一样被提及,竟然等同于所有一般成员,全部被“等”字一带而过了。尽管心痛,但曹金海知道不能怪别人,只能怪自己连着踩狗屎了。在心痛之余,曹金海更多的是暗中祈祷:希望惩罚至此为止吧。

  稍微停顿了一下,王永新又说:“现在试点已经争取成功,接下来就是如何实施的事,这些就靠天齐市长具体调度指挥了。说实话,这些具体事太牵扯精力,太累人,我是不会再做了。当然,对于整个房改工作,市政府会全力支持,我这个政府市长也不能完全做甩手掌柜,但我只管大方向。”
  大家都听的出来,王永新的话说的好听,但其实是再次变相重申,在整个房改试点争取过程中,他这个市长是既布控大局而又亲力亲为的。楚天齐当然更听的出来,不禁有些轻视王永新,轻视他这个政府市长的小聪明。
  王永新的话还在继续:“房改工作涉及千家万户,需要多个部门通力合作、有效协调、密切配合。天齐市长一定要组建一个有力的运行班子,这个班子的具体组建就由你来操作,然后要在政府通过一下。从现在的形势来看,房改工作有一定的紧迫性,但也不能盲目,一定要做做好调查研究,既要注意共性*事项,也要注意个性问题,既要兼顾国家和政府利益,但也必须要让人民群众满意。这次房改工作一定要做的彻底,一定要履行完善相关手续,千万不能留尾巴,更不能有所遗漏。我相信天齐市长,相信同志们,相信你们有足够的能力和智慧,做好这项利国利民的事。”说完,王永新对着薛涛点点头。

  “哗”,一阵热烈掌声响起,以示对市长指示的回应。
  待掌声停歇,薛涛做起了总结:“同志们,城市房改与规划设计,是千年大计,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这两件事情能够顺利进行,说明市委决策的英明,说明市委领导的正确。这也印证一个道理,任何事情要想成功,都离不开党的绝对领导,都必须取得市委的一致认可。否则就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就是……”
  听着薛涛一系列的排比句,再结合王永新的那些言论,楚天齐想到了一个词:无耻。他之所以这么看,并非是二人的讲话有出格之处,只是觉得二人未免太小家子气了,生怕人们把这两件事的功劳抢走似的。这两件事情的成功,固然有多种因素,但不可否认,肯定是在市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做为市委、政府的一把手,强调个一两次,把“金”贴到自己脸上也就罢了,何至于这么连篇累牍呢?

  严格来讲,城市规划设计顺利出台和房改试点成功争取这两件事,真正的第一功臣应该是楚天齐。因为这两件事首先是由楚天齐提出,并在楚天齐大力推动下才正式启动的,而且整个组委会架构、运行机制也是他亲自敲定的。可现在楚天齐却觉得,自己是在为他人作嫁,被两个吃相不雅观的人当作嫁衣,顿觉非常不爽。
  忽然,楚天齐笑了,笑自己的小家子气。自己可是专为做事的,怎么也同那两个政客一样,这么看重虚名与利益呢?这样一想,他的心里立刻舒畅起来,并告诫自己:不能多计较个人得失,而要顾全大局。
  尽管心里想的开了,但不可否认,自己的确为那二人作嫁了。
  “哗”,一阵热烈掌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思绪。
  待掌声停息,薛涛说道:“前两项议程结束,请各列席人员退场。”
  大家都明白,领导们要继续商量重要事情了,于是这些局长、主任们都快速起身,向门口走去。
  本已和常玉州走出两步,却发现局长还坐在原位发呆,周家林急忙退回两步,伸手碰了曹金海一下。
  感受到触碰,也注意到众人投来的目光,曹金海赶忙起身,挪动步子。但在临出门之际,还是回头扫了一眼就坐领导和这间屋子,满怀期待又留恋不舍的走开了。

  列席人员全部退去,尤成功重新关好了屋门。
  “继续开会。”说着,薛涛把头转向右侧,“蔡副书记,你会前说有临时议题,现在就说吧。”
  冲着书记点了点头,市委副书记蔡勇轻咳两声,开始说话:“最近,成康市出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做为主管党建工作的副书记,我认为这是相关部门党建工作做的不扎实,宣传、布置、实施不到位,从而导致单位人员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直至做出违法犯罪的事情。一个部门,党建工作做的不扎实,单位丨党丨委一把手和行政一把手难辞其咎,必须要承认应有的责任。
  做为一个局丨党丨委书记、局长,其下属竟然雇凶殴打副局长,而且这个下属还是局长的小舅子,这个局一把手可当的太不称职了。不但如此,自己的妻子和司机也涉及此案,那这个人究竟在其中做了什么,就更值得怀疑。像是这样的一个人,已经不适合再担任现有职务了。”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
  其实蔡勇刚一张口,好多人都猜到了什么事,现在就更完全明白了,这是要“骟”掉曹金海。
  肯定有人要提及此事,这早在楚天齐意料之中,他并不觉得奇怪,只是要关注着事情如何发展。

  日期:2017-09-08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