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7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很好。你这小子,真是取死有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这么跟我说话,哪怕你爸,也得给我几分面子,你他妈算个屁?”
  马天烈心里怒火沸腾。
  他指着艾利克斯,冷笑道:“得勒,也别说我马某人不仗义,当年你爸救我,总共出了七百万。这么些年,我也给你家做了不少事情,这些先不提,老子现在十倍还给你爸。”
  马天烈看着陆羽,说道:“少帅,这小子什么样子,你也看到了。我帮他付七千万给您。从此之后,我跟他再无相干。”

  “可以啊。”陆羽笑着点点头,“马哥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那么接下来,我还有六亿四千万收不到,就问这小子要吧。”
  他走上前,把艾利克斯扶起来,帮他排干净身上的杂草泥土。
  他笑着说道:“我说艾利克斯大少爷,说吧,差我的六亿四千万,打算怎么给我,现金还是转账?”
  陆羽脸上的笑容,十分温暖和煦,看不到丝毫杀气。

  但真正懂他的人,绝对看得明白,这个男人,春风化雨背后,藏着怎样的滔天杀气。
  艾利克斯一把撇开了陆羽搭着他肩膀的手,骂道:“姓陆的,去你妈的,什么狗屁少帅,老子可不吃这套!你-他-妈-的,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少爷今儿就把话放在这里,少爷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你有种动我一下试试?麻烦你先去调查一下,我家在杭州城是什么地位,我家在英国又是什么地位?你这个土鳖,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艾利克斯完全出离愤怒。
  他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委屈?
  气愤之下,完全丧失了基本的理智。

  “哎哟,威胁我啊。人家好怕怕。”
  陆羽脸上笑容渐渐收敛,换上了一抹千年寒冰般的冷色。
  “****-you!识相的就把本少放了,要不然,我绝对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艾利克斯咆哮道。
  愤怒之下,英文都冒出来了。

  “不过——”
  陆羽话音一转,“实事求是的讲,我完全不觉得你有威胁我的资格。那么,我为什么要允许你毫无逻辑的威胁我?我的艾利克斯大少爷,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句话你没听过么?”
  “也对,像你这种香蕉皮,人话都不会说了,我还能指望你有什么文化?不过没关系,以前你不懂,是因为没人教你,那现在,我就勉为其难的教教你,什么叫我为刀殂你为鱼肉,什么叫宁得罪阎王,莫得罪我陆羽。”
  “操-你-妈……额!”

  艾利克斯还想再骂,却再也骂不出来了。
  因为郭破虏突然化作一道残影,出现在他面前,伸手扼住了他的咽喉,直接将他提了起来。
  艾利克斯双腿悬空,挣扎着。
  然后并无卵用。

  以郭破虏的实力,抓他,还不比抓一只小鸡简单?
  艾利克斯脸色酡红,接着很快变成酱紫,挣扎的愈发激烈,然后又渐渐减弱……
  他已经严重缺氧,离死不远了。
  连眼皮都翻了起来。
  “郭破虏你个棒槌,别整死了,要不我的钱问谁要去,你给我啊?”

  陆羽气得,踹了郭破虏屁股一脚。
  郭破虏挨了打,这才心不甘情不愿把艾利克斯放开,准确的说,应该扔在了草地上。
  艾利克斯剧烈咳嗽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处,冒出了一滩水渍,混着一股极为难闻的屎尿臭味,竟是直接……屎尿失禁了。
  “****,你丫影响市容啊,还有没有素质……”
  陆羽无语,捂着鼻子,连忙离他远一点。
  艾利克斯,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瘫坐在草地上,哪儿还有丝毫自我标榜的所谓的贵族气度。
  “哎,原来大庭广众之下,把屎尿拉在自己裤裆里,就是所谓的贵族气度,嘿嘿,少帅,我陈胖子今儿算是见识了,这贵族范儿,我服气。”陈咬银阴阴笑道。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落井下石这种事儿,那是最喜欢干的了。
  “哎哟喂,我的陈胖爷,甭说是你咯,便是小爷我见多识广,这种清新脱俗的贵族范儿,那还不是第一次遇到?真真算是长见识了。”陆羽跟着笑道。
  讲道理的话,损人利己落井下石这种事儿,其实他也挺喜欢干的。
  其他人听了,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妈的,贵族,这是个屁的贵族。”
  “拉屎拉尿在裤裆里的贵族么?妈的,臭死老子了!”
  艾利克斯那张勉强恢复的脸,顿时再次涨红如猪肝。
  对于他来说,这份侮辱,甚至于超过,刚才面对死亡的那种恐惧。
  “行了,艾利克斯大少,现在我们能再聊聊了么?”
  陆羽捂着鼻子,满脸嫌弃的看着艾利克斯。
  “艾利克斯大少爷,现在我们能好好聊聊了么?”

  陆羽看着艾利克斯,眼神淡漠又冰冷,但掺杂任何一丝人类应该有的清晰,就如九天之上的君王、神祇,在俯瞰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到了此刻,艾利克斯终于感觉到了恐惧。
  他终于明白,在此人面前,他不再是什么大少爷,也不再是什么贵族,什么伊丽莎白女皇亲自授勋的男爵。
  他仅仅是艾利克斯。
  一个可以被吊打,可以被欺辱,可以被杀死的普通人。
  而眼前,这个叫陆羽的家伙,也真敢杀他。
  绝不是再跟他虚张声势,在恐吓他。
  因为他看得出来,在陆羽眼里,自己跟一只土鸡,一条瓦狗没有丝毫区别。
  这家伙,绝不会顾忌他的背景,他的身份。

  他……他就是个疯子!
  死亡的感觉,第一次侵蚀着他,让他身体忍不住发颤,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恐惧。
  被死亡的气息,紧紧包裹着。
  冰冷,晦涩,粘稠。
  这种感觉,几乎要把他逼疯了。
  “你……你想干嘛?”艾利克斯颤抖着问道,声音都在发颤,好是光着身子在冰天雪地的荒原裸奔。
  “什么叫我想干嘛。”陆羽冷冷一笑,此间空气都因此而凝滞了几分。
  “你提出来要跟我赌,赌输了,又不给我钱。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陆羽看着艾利克斯,“我的意思其实很简单,我的艾利克斯大少爷,如果你不打算跟我讲道理,那我就让你永远讲不成道理——”
  “你……你什么意思?”艾利克斯瞳孔一缩。
  “郭破虏!”陆羽蓦地低喝一声。
  “在!”
  郭破虏沉声喝道。
  站到陆羽面前,背脊笔直,眼眸冰冷,整个人,如一头择人而噬的洪荒猛兽,如一把迫切想杀人饮血的绝世凶刃。

  陆羽摆摆手,指着艾利克斯,轻声吩咐道:“送他上路。”
  他的语气很平静,丝毫杀气都没有,就如在说今儿天气很好那种语调。
  “好。”
  郭破虏吐出一个字,从腰间拔出自己的佩刀,魔刀“小楼一夜听风雨”。
  弯弯的刀刃,辉映着阳光,散发出极为冷冽的色泽。
  “小子,你想怎么死?”他冷笑,看着艾利克斯。
  日期:2017-02-12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