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385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摇摇头,起床收拾了一下昨晚上留下的证据,洗漱一番,刚吃过早餐,东忙,西忙的跑了附近的几个地方之后,卢书记打来了电话,把他叫到了办公室,在卢书记的办公室里坐满了人,高明德也在,他看到夏文博的时候,笑嘻嘻的,和往常的态度截然不同。
  除了高乡长之外,还有汪翠兰和另外几个人。
  这另外几个人中,有一个四十左右的女人,长得白白细细的,说不上漂亮,不过气质还成,身材也不错,一双眼中满是傲慢和自信。

  夏文博在县城待了两年多,是认识这女人的,他就是县计生委办公室的谢主任。
  这女人在县城也算的上是一个风云人物,她这人啊,对所有人都是冷言冷语,骄奢跋扈,从来都不给人一点好脸色,据说被她呛过的局长不在少数,可是谁也拿她没有办法,因为她老公就是县组织部的孙部长,所有的人,都只好对她礼让三分。
  对此,孙部长其实也很苦恼的,像他那样一个圆滑老道的政客,从来都不愿意轻易的得罪人,可是遇到了这样的一个媳妇,他也是老虎日天,无处下手,因为在家里,谢主任才算的上真正的老虎。
  也可能正因为她这个性格,所以县里就让她负责计生委的工作,有人撞到她的手里,那她可是六亲不认,手段强悍,到为县里的计划生育出力不少。
  夏文博别人都没招呼,赶忙先招呼这个女人:“谢主任好!”

  谢主任用好看,但不友善的眼光撇了夏文博一眼:“你就是夏文博!”
  “是啊,是啊!过去在县城上班的时候,还听谢主任讲过话呢!”
  “唔,我讲话水平有限,不值一提!”谢主任冷冷的回了一句,把夏文博直接顶到了墙角上。
  尼玛!拽什么拽啊!夏文博心中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突然想到了有一次开会的时候,自己显得无聊,和苏亚梅讨论性的问题,后来又扯到了sm上,据苏亚梅透露,这谢主任啊,就是sm的一个爱好者。
  想到这里,夏文博不由的又多看了一眼这这个谢主任。心里想,这娘们也不知道在sm中扮演的是虐待还是受虐的角色啊,嘿嘿,不知道她在快感与痛感中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还会这样横眉冷对千夫指吗?

  估计不会的!
  夏文博情不自禁的咧嘴笑了笑。
  刚笑了一点点,又赶忙收敛了笑容,他看到谢主任那眼中的冷光一闪。
  “你笑什么?”她问。
  “嗯,我想到一个笑话,不过和你没有关系,主角仅仅是一个女人而已!”
  夏文博不亢不卑的说了一句,要说起来,夏文博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别人怕你老公,老子怕他个毛线啊,你丫的不要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
  谢主任没有料到,夏文博是如此的态度,也是一愣,但又找不到发飙的理由,只能哼了一声。
  “这是上班时间,我们在研究工作!”
  夏文博看都不看她一眼,对卢书记说:“书记,你找我有事吗!”
  卢书记也觉得这个场面有点尴尬,夏文博可以不怕这女人,但卢书记不能不顾忌,他赶忙接上话:“小夏,是这样,谢主任此次到东岭乡来,是特意拔钉子户的,我和高乡长商议了一下,这事情恐怕你的协助一下。”

  “我协助计划生育工作?书记,这不是汪乡长分管的工作吗?再说了,我一个大老爷们,从来都没接触过这种事情啊!我不行,我不行!”
  卢书记正要解释为什么让夏文博去,没想到谢主任冷笑一声,很鄙夷的瞅了夏文博一眼,说话了。
  “既然知道自己是个大老爷们,不要总是说‘我不行,我不行!’男人不行那就不叫男人,叫太监,年轻人,有这问题,一点都不值得骄傲!”
  我去!这女人的嘴够毒的,稍微一个不留神,夏文博就让她找到了一个病句,她这样一说,让这句话的意思有了变化,弄得房子里的男人都有些尴尬,几个女人倒是抿着嘴笑。
  特别是汪翠兰,笑的最好,还说:“谢主任你是误会了,小夏行呢!”这女人心直口快,想起了那次勾引夏文博的时候,夏文博那强悍的反应。
  没想到,谢主任连汪乡长的面子也不给,淡淡的说:“你咋就知道他行!”
  这一下弄的汪翠兰也是张口结舌,愣在了那里。
  局面比刚才更加的尴尬,卢书记是不敢轻易接话替汪翠兰解围,高乡长更不可能了,他这几天看到汪翠兰,都恨不得扑上去,撕烂她的......额,该撕的地方都撕。
  夏文博心中也就有很多不爽了,本来这个卢书记没有主见,让自己干这样不伦不类的事情已经够麻烦的,现在还遇到了一个目中无人,骄奢跋扈,出口伤人的谢主任,自己又不是零时工,让你们呼来喝去。
  夏文博就笑了笑,说:“谢主任你说的不错,我真还就是不行,没办法啊,我也不想这样,可很多事情由不了自己!”
  “奥,那我就没说错了,你抽空去看看吧!”
  “不用看,大不了以后买点器械,设备顶替一下呗!又不是所有人都靠身体!”
  说完,夏文博拿起了卢书记办公桌的上香烟,点了一支,他本来不想和这个女人一般见识,但实在是整个东岭乡的干部都被她一个人压制住了,自己在不来点陡的,她还真以为东岭乡所有人都是可以随便捏拿,任性处置。
  谢主任一震,呆呆的看着夏文博,脸色变红了,她嘴唇动了几下,可是却实在是接不上夏文博的这句话,因为夏文博这句话让她弄不清他的底细,他是知道自己的事情,还是随口而言?
  谢主任一时难以分辨了。
  有那么一两分钟的时间,办公室里很安静,所有人都被夏文博和谢主任的对话给震惊了,他们像傻子一样,看看夏文博,又看看谢主任,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们猜不出接下来谢主任会说出多么难听的话,这个女人骂人的水平,在清流县是颇有盛名的,当初她还在乡计划生育服务站的时候,都曾经把一个胡子拉碴的乡长给骂哭过,可见威力不可小觑。
  不过,他们并没有等来谢主任的反扑,相反,谢主任低头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对卢书记说。
  “老卢,他去合适吗!”
  卢书记才像是恍然惊醒般,连声说:“合适,合适!”
  高明德也说话了:“谢主任,这个高峡村的钉子户啊,很难缠的,小夏前段时间去他们那里处理过一次群体事件,处理的很漂亮,也和村里的一些老人们有了一些交情,所以他这次去配合你们,那是最合适不过的。”
  “不会误事吧!”谢主任到底是官场上混的,像是把刚才和夏文博的斗嘴都忘记了,开始研究起工作。
  “不会,绝对不会,谢主任你可能对小夏有点误会,不要看小夏年轻,但工作能力还是有的。”
  “唔,那行吧!”谢主任看都不看夏文博一眼,点点头。
  可是对高明德的这番话,不管是卢书记,还是夏文博,都听的难以相信了,高明德竟然会表扬夏文博,真他娘的稀奇啊稀奇,从来,高明德对夏文博都没有过好脸色,今天这是咋了,公鸡下蛋,母鸡打鸣?
  汪翠兰眨巴一下肿泡泡的眼皮,也瞅了夏文博一眼,很不理解高明德的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