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38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不是了,到了派出所,当即对他展开了审问,抢从何处来?打过几次枪?柳家哑村还有多少没有上交的枪支弹药,管制刀具,这些人都叫什么?
  这一通的审问,一直弄到了半夜,等最后王长顺按高明德说的那些,说是夏文博让自己去打猎的,夏文博也知道有枪这事的时候,张所长才感到了事情的麻烦,没想到这里涉及到了一个副乡长,这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能处理的问题了。

  从行政级别上来说,他比夏文博还差半级呢?
  张所长不敢在继续审问了,连夜押着王长顺,赶到城里去了。
  这个夜晚发生的一切,东岭乡的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就连王长顺的老婆,也以为老公到乡政府开会太晚,会不了家,在乡里住下了,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一个大男人,三两个晚上不回家,也很正常。
  倒是有一两个乡政府的人看到王长顺和张所长他们一起离开了乡政府,不过又没带手铐,张所长还一面走,一面说着笑,别人也就没太关注,整个东岭乡和往常一样,平静而祥和。

  夏文博今天晚上也是很忙,县国土资源局的曲书记和斐雪慧来了,是来检查东岭乡国土所的工作,等检查结束,少不得要喝酒,这一下他们便联系到了夏文博。
  夏文博在接到他们电话的时候,还在下面的村里,本来是要在村里一个支书家吃顿便饭的,接到了电话,夏文博也有些激动,他匆匆忙忙的赶回来,想看一眼斐雪慧,回来天都黑了,一到夕月酒楼,还没顾得上和斐雪慧曲说说话,就听曲书记大声的说。
  “好你个夏文博,我们到你地头上了,你到时溜了,你所犯的错误是很清楚的,且证据确凿,性质严重的,不重处罚就不足以平民愤,不严加教育就不足以惩前毖后,就达不到治病救人的目的,先罚三杯。”
  夏文博连连的叫苦,说:“你们讲不讲道理啊,你们来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又不是神仙,我可以接受处罚,但少罚一点成不。”
  斐雪慧也用幽幽的眼光看着夏文博,他们也好多天没有见面,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每次看到对方,都会心慌慌的,夏文博是这样,斐雪慧也是这样。有时候彼此都不敢用正眼看对方。
  “曲书记,我看还是少罚一点吧,文博肯定不是躲我们!”
  “嗨,斐雪慧同志,你到底站哪头,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
  斐雪慧也不好多说话了,只是偷眼看夏文博。
  没办法,夏文博一口气喝了好多杯,这才算过了关,喝多了酒,他说话明显声音高了八度。

  “那个柳儿啊,能给我弄点吃的吗!”
  柳儿忙让厨房弄了一碗面过来,让夏文博先垫了个底,夏文博这才感到好受一些。
  可是,这是人家国土资源局的酒宴,在坐的十多人,就他一个是乡政府的,所以人家的枪口一致对他,一会是科长上来,说过去承蒙夏文博的关照,要碰一下。
  一会所长又来了,说什么过去夏文博在国土资源局的时候,他都没和夏文博喝过,今天一定要多碰几下......。

  总之,十多人都和夏文博喝了。
  夏文博真的有点晕晕乎乎了,他好几次都想和斐雪慧说说话,听一听她那好听的声音,问一下他最近过的怎么样,可惜,这些人没有给他一点时间,他左手刚放下酒杯,右手上有人又给他端起一个杯子,他只能用深邃的目光去寻找斐雪慧那动人的身躯,她还是那样的漂亮,一点都没变,她的眼中还是那朦朦的光,看到夏文博的身上,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往日的时光。
  这个酒喝得一点意思都没有,但夏文博无法拒绝,面对曲书记和斐雪慧,他只能一杯杯的喝,后来回去的时候,他是被斐雪慧和国土资源局的司机搀扶过去的。
  斐雪慧小巧细腻的手指牢牢的抓住夏文博的胳膊,她的胸也紧紧的靠在夏文博胳膊上,那里面的两团火热让夏文博一阵战抖,鼻中是那似曾相识的处子幽香,夏文博就有了一点点的反应,酒精在发挥助力作用,他的头开始晕转,眼光也有了荡漾,他靠在斐雪慧那双柔乳的力道就更大了。
  每走一步,他都可以感觉到斐雪慧的乳在自己胳膊上的变化。
  夏文博的呼吸已经凌乱起来,很久以前的那个夜晚的回忆,再一次冲刷起了他的脑海。

  夏文博多想一下吧她搂在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嘴,用自己的手去感知她虚无缥缈的一切,但他在今夜却不能有丝毫的越界,虽然他醉了,他还是明白,这个女人就像是一朵开在远山峭壁上的雪莲,可以欣赏,却无法采摘,这或许就是他和斐雪慧的宿命......
  终究,夏文博在这个夜晚还是没有和斐雪慧说上几句知心的话,他从窗口眼看着国土资源局那几辆小车在夜色中蜿蜒而去,夏文博的心还是黯然伤感的,他趴在窗户上,看了好长好长时间,直到那几盏车灯彻底的消失在浓郁的夜色中。
  晚上,他做了个梦,在梦中,他拥有了斐雪慧,梦是那样的真切,那样的清晰。
  可惜醒来之后,四顾茫然,哪里还有斐雪慧的身影啊!

  虽然斐雪慧不在,但夏文博还是留些了一些纪念性的东西,呵呵,这不怪他,很早之前他都有这个毛病了,记得那时候他还在上大学吧,看苍老师的作品,他不知道弄脏过自己多少条丨内丨裤.那片湿了,又干了,略硬,形状很像地图。
  于是男生拿春梦相互打趣时会说:“你昨晚又画地图了吧?”
  “还没有。还没有!”
  “那看一看。看一看呀。”

  说话中,同学们几只手就同时去扯某一个人的裤子,某人就嚷着笑着挣扎,有时候也会真的就生了气,一个人不和另外几个人说话长达几个星期之久,甚至一两个学期的也有。
  也就是那一年,夏文博的人生开发始有了明确的目标,他开始爱上了那个女同学,他给她写情书,第一次那女孩没有同意,那天晚上夏文博深情地在学校的蓝球架下悄悄掩埋了一小块月光,然后又骑着那蓝球架下的一根水泥柱子,尿了一泡亮晶晶的尿。
  那晚上夏文博在蓝球架下撒的那泡尿,虽说亮晶晶的,其实并不是那么清澈,颜色有点黄,说明他当晚就已经感冒了.过两天在他们班组织的聚会上,夏文博拼命喝一种红色的酒,结果又大醉一场.围餐桌又哭又闹地嚷着那个女同学的名字.弄得同学们都看他的笑话。
  而也就是这一场醉酒,那个女孩说他爱上了他。
  从此之后,夏文博就神魂颠倒了,记得有一次上课,好像突然听到老师点他的名,夏文博愣愣地看了看四周,他们都在看他,他就犹豫着立起来了。
  "我问你,夏文博,你为什么认为老师说得对呢?"
  夏文博莫名其妙的说:"我没有呀。老师!"
  "那你为什么老是在那里对着我不停地点头呢?"
  夏文博整部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一个同学揭示了他点头的秘密。
  "报告老师,他在打瞌睡!昨晚上约会去了!"
  现在想起来那些往事,夏文博还是感到很温馨,很幸福,可惜,最后那却成为了一场悲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