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47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通过对官场的摸索,渐渐发现了其中的诀窍,为官一方,有时候不是非要大张其鼓的夺權、斗争,只要能达到目的,完全可以韬光养晦,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低调,再低调。他还年轻,仕途之路还有很长,如果一开始就与不同的政敌斗争,也许他可以把所有人踩在脚底下,但这是不明智的,将来在党内在中央领导的心中,对他的印象会大打折扣。我党所推崇的是中庸之道,最忌突出个人,曾经几十年的斗争,有多少精英不都倒在了太过高调上面。

  张清扬渐渐有了大局观,对于辽河市的政局,眼下他所能做的不是挑起斗争,而是顾全大局,重在发展,当辽河市的经济通过他的努力有了改观,就连陆家政都要敬他三分,可在那个时候他就可以离开了,因为他还有更高的起点,完全没必要和这些小人物斗在一起。
  每天晚饭过后,送走了客人,张清扬都会抽空行走在桃园之中,桃花虽然早已落了,桃树却是枝繁叶茂,还有各种各样的鲜花盛开,望着那棵棵体态怪异的桃树,就像望着一群美丽的女子在翩翩起舞,望着它们,也会解掉张清扬心中对几位红颜的相思之苦。
  今夜行走在鲜花之中,他不禁想到了李小林副市长白天对自己说的话:“清扬啊,我的境况不如你!”
  李小林自从来到辽河市以后,还没有什么大的作为,要不是有钱省长为他撑腰,估计他在辽河市的情况会更可怜。可李小林渐渐感受到张清扬在辽河市中层干部眼中的变化,就有些嫉妒。
  张清扬当时拍着他的肩膀笑道:“你我是兄弟。”
  李小林明白,张清扬是在告诉他,张清扬有一天在辽河市站稳了脚跟,就不会忘记帮助李小林。
  此刻他回忆着自己对李小林说的话,信心倍增,他相信就凭自己的背景,凭自己的能力,关键是凭借他对我国官场的领悟,一定会早日走出困境,早日打开辽河市的局面。
  中朝互市吕伟事件,总让陆家政感觉好像被张清扬摆了一道,虽然没想通自己哪里处理得不对,但是心里就是有一种不平衡的感觉。这几天又听秘书汇报张书记天天都下基层搞调研,和各局各单位的头头脑脑们打成了一片,他就更加不舒服了。所以陆家政就想办法弥补,用高速公路的事情施压。这天张清扬一到单位,陆家政的秘书就打来电话说陆书记有请。
  张清扬微微一笑,他已经猜出来陆家政所谓何事,看来他要给自己一些压力了。在陆家政还没有看透自己之前,张清扬决定继续演戏下去,混淆他的视听。
  “张书记啊,坐坐,听说你这些天很辛苦嘛,人都晒黑了……”陆家政拉着张清扬坐下,然后抽出烟来,一人一根,他右手夹烟,左手拍着自己的大肚子,时而上下敲打,时而左右撫摸,好像这高高挺起的大肚子是他的宝贝。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陆家政半眯着眼睛微笑着扫视张清扬,看得人内心不安,张清扬露出窘态,刚想开口说话,不料陆家政就柔棉棉地开口了:“张书记呀,高速公路的事情可否有进展?”

  第361章 高调表演7
  张清扬更加窘迫起来,紧张地搓着双手,低下头小声说:“还……还没有,那个……发改委那头还没有安排人下来……”
  “哦,原来是这样啊,清扬同志,你当初回来的时候,不是说发改委会尽快派人下来的吗?难道有了什么变化?”陆家政语气加重,摆出一把手的强势。
  “这个……现在还没有消息,我看再等等吧……”张清扬声音小得似乎连他自己都听不见了,仿佛整个人都被陆家政的强势压倒了。
  “等等?”陆家政嘴角一瞥,左手大力地拍了几下他的大肚子,夏天里只穿了一件短袖,这么一拍就发出“啪啪”的响声,他有些不满地说:“张书记啊,不是我说你,你的工作态度很松泄啊!高速公路的事情要抓紧,这是关系我市命脉的大事情,你说还要我们等多久?如果你找的关系还不行,我们还可以趁早想别的门路嘛,这样等下去……哎!”陆家政望着张清扬用力摇头,好像对他十分的失望,更像是他病入膏肓,没有了生存下去的希望。

  张清扬心中虽然恨得直咬牙,暗骂此人真狠,如果不是自己早有准备,仅凭这一件事他就有可把自己制于死地。可表面上也只有唯唯诺诺的不说话。他不说话就是一种害怕的表现,所以他深深低着头,注视着陆家政的左手一下、两下、很缓慢地拍打着肚皮,好像为他的话打节奏一样。
  “张书记,当时你在常委会上可是很有信心哪!我看要不然你再去一次京城吧,催一催有关领导,如果真不行,我们再从长计议吧……”
  “也只能这样了……”张清扬沉重地应了一声。
  “清扬同志啊,年轻人做事情要稳重,不要浮躁!”
  “我记下了,多谢陆书记的教诲,我明天就去京城,争取早日归来……”

  “行了,这样吧,你忙去吧。”
  两人之间谁胜谁负,已经显现出来,送走了张清扬,陆家政心里这个舒服啊,他已经有很多年没体会到完全压制住一个人的快感了。对于金淑贞,他自然不可能完全压制住。男人为官,有时候就是为了这种手握大权的快感,这种感觉比贪污受贿还要舒服,必竟贪污受贿总会心惊胆战地害怕。
  回到办公室以后,憋了一肚子火的张清扬狠狠地砸了白墙一拳,从小到大,这是他第一次受到委屈,而且是他自己所制造出的委屈,这对他个人的隐忍是种挑战。他清晰地记得刘老的话,说他太过要强,性子需要稳一稳。他现在才深切地体会到刘老的意思,也很想高兴地告诉爷爷,性格已经有所改变了。
  日期:2016-10-14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