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46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望着张清扬红光满面,意气风发的表现,陆家政心里一个劲儿地冷笑,心说傻小子,现在看你笑得开心,等过几天我就让你哭!就凭这么点本事还想和我斗,你太嫩了!
  望着张清扬的表演,金淑贞长吁短叹,不停地摇头,她也觉得自己高估张清扬的能力了。高速公路的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呢,现在自然还不是高调宣传的时候,可是你这个时候大力宣传,万一人家发改委那头没有了消息,到头来看你怎么收场。
  张清扬自然不傻,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给陆家政一个错觉,让他对自己放心,忽视自己存在的力量,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做出一些事情来。他故意让陆家政觉得自己是个蠢货,让他早晚掉进设下的陷阱中!
  听着张清扬眉飞色舞地讲话,陆家政不停地微笑点头,好像十分欣赏他的样子。他恳定了张清扬与金市长在京城的工作,说等项目开工以后,他要亲自设宴请张清扬。之后,陆家政话锋一转,谈到了几项人事任命,就把目光投向了组织部长康乐。

  康乐喝了口茶,然后就提出了两个职务的人选,一个是财政局副局长,另一个是农业局的局长。
  张清扬对康乐所提出的这两个人都不太了解,在说他刚到辽河市,对于人事任命暂时还是不要插手的好,那样会给人一种刚来就喜欢争权的感觉。所以张清扬首先发话道:“各位,我就不发表什么意见了,初到辽河市,对我们的干部都不太了解,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嘛。”
  众人笑起来,陆家政深深地望了一眼张清扬,不管怎么样,这些话还是很让他产生好感的。金淑贞一直紧索着眉头,张清扬可以不过问人事问题,但是她这个市长可必须要过问一下的。她不满地对康乐说:“康部长,为什么之前没有召开书记碰头会商议一下?我刚刚从京城回来,你就提出了这两个人事任命,我一点准备也没有。”
  表面上她是对康乐说的,其实他在责问陆家政。
  康乐脸上有愧色,求救似地望向陆家政。张清扬也看了一眼陆家政,心想这件事陆家政做得的确有些过分,这不明摆着给人下马威的感觉,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搞一言堂似的。

  不过好在金市长聪明,适当地表示一下不满之后,又认真地说道:“康部长提出的这个人我了解一些,业务上有水平,我觉得还是可以的。”
  张清扬望了她一眼,看来这个女人的确能忍,他感觉金淑贞好像更计高一筹,明知道她反对也没用,那就还不如表示支持。
  其它人对这两个人选都没有异义,所以举手通过。只是张清扬办事也很聪明,他虽然没有反对,但是也没有支持,而是选择了放弃。这让陆家政又有些狐疑了,因为这显示着张清扬还在保留着他反对的权利,通过这件事,让陆家政觉得有些看不透张清扬,好像这小子又不是很傻………
  金淑贞看向张清扬的目光更加深邃起来。
  接下来金淑贞市长又谈了谈市政府的近期工作,有几位副市长都是新上任的,政府工作也需要重新分工。对于这点,陆书记提出了支持的意见,并且说政府上的事情就要靠金市长多出一些力气了。
  这个时候,金淑贞突然提出来,等高速公路开工动土以后,不妨委屈张书记在政府这边也挂个副职,这样一来在与各部门协调经济工作,以及负责高速公路的事情上就会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陆家政已经被张清扬麻痹住,再说高速公路的事情眼下未知,他就点头表示支持。其它几位常委也没必要得罪金市长和张清扬,所以都没提反对意见。再说主管经济的副书记兼任副市长,有很多先例,这样的确有利于工作,会省去不必要的工作上向不同领导交插汇报的情况。
  张清扬一直低着头,不明白金淑贞又打什么算盘,她不是也不太确定高速公路的事情吗?难度开完常委会,她又觉得自己可信了?
  张清扬并不知道,他刚才在人事问题上投弃权票的时候,金淑贞看透了他之前高调表演下所隐藏的信心,所以才会下大本钱拉拢,也可以说她下了一个赌注在试探张清扬。
  金淑贞确信张清扬远没有刚开始表现得那么头脑简单。
  看到一些问题,在此回答:在京城,那是刘家老太爷的大本营,一些高官或者说是亲近刘派的干部们,逢年过节时就应该去过刘家拜访,就会见过张清扬。再说书中也说了,刘远山与张丽结婚的时候,已经请了不少亲近刘家的干部。所以有人认识张清扬,这不足为奇。至于说到陈雅,那么认识她的人就更多了,只是她平时行事低调,不搞应酬而已。至于说到陈雅特殊的身份,那更好理解,陈雅在职行任务的时候都化妆,没有人知道她平时的模样。再说外人更不可能知道她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因为她的工作有保密原则,只能知道陈雅是位女军人。她和张清扬订婚,也有很多内部人知道,这些都不足为怪。

  第358章 高调表演4
  回答了这个问题,接着便引出了第二个问题,有人说既然有这么多人认识他们两个,那么为什么陆书记和李主任不知道他的背景,这个其实更好理解,因为大家不是一个阵营里的,之前没有横向联系。陆书记只是一个地市级的市委书记,他的后台是省委書記洪长江与省委副书记周新明,就连洪长江都不确切地了解张清扬的具体身份,陆家政又怎么能知道呢?至于说李主任,他还没有这个资格,别说是他,就是陆书记自己到了京城,那也是两眼一抹黑,根本就不知道谁和谁有关系,更何况张清扬姓张,表面上与刘家没关系。眼下真正了张清扬背景的都是刘派的内部干部,以及一些中央高层干部,书中也说过眼下的双林省高层干部中,只有钱卫国清楚张清扬的老底。其它派系自然无法清楚。

  另外,小北在书中对这些不重要的文字不想多写,因为是按字数收钱,写太多费话没必要。我相信读者们会想通的,看书不光要看,还要想,特别是政治小说。小北总不能写到张清扬在外遇到一些长辈高官的时候,就把这位高官详细地介绍一下说他是某某人,何时去过刘家,何时见过张清扬等等,这些话与本书主题无关,小北就会省去,不会浪费一个字眼,还望朋友们理解,希望你们明白。小北欢迎大家提出有份量的问题,谢谢你们!

  通过上次常委会上的高调表演,让张清扬明白了什么叫作“皇上不急,太监急”。众常委现在都憋着一股劲儿,全在等着看张清扬是如何栽跟头的。一个个见到张清扬时都会热心地问上两句“高速”公路的有关事宜。张清扬心知这些人的心理,从大家的反应上来看,也更验证了市委书记陆家政的内心世界是多么的狡诈。
  表面上给了张清扬表现得平台,实际上暗藏凶光,此人的斗争手段棉里带针,如果张清扬真像表面上表现得那样单纯,那么就会被陆家政收拾得措手不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