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378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家我给谁说啊,就在这里说!”
  高明德的老婆继续咆哮着。但她还是架不住夏文博和张副乡长的神力,被拖着离开了。

  办公室的几个女孩,则在后面围住汪翠兰向外快速地走,边走边不停地说,“这都什么人啊,有话不会好说,怎么能动武呢?”
  另外几个乡里的女同志,更是一拥而上,包围着另外几个高明德老婆家的娘屋人,连推带拉的带着她们离开乡政府大院。
  组织部孙部长冷冷的目睹了事情的全过程。
  卢书记连连搓着手说:“哎呀,怎么这样,怎么这样,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万子昌忙着给孙部长解释,说:“这闹得哪一出啊,从来没有听说过高乡长和汪翠兰有过这等风流韵事,高乡长的老婆估计听错了,高乡长一向作风很好,在我们东岭乡工作这么多年了,没有片言只语说他作风问题。今天这是咋了!“
  表面上万子昌很为高明德说话,实际上,他心中暗自高兴着,特别给孙部长提示清楚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前来闹事的胖女人是高明德的老婆,刚才乱哄哄的,万子昌生怕孙部长没弄清其中的缘由。

  被大家劝到乡政府办公室的高明德,坐在办公室里气得浑身发抖,他怔怔地盯着墙壁上的世界地图,直到一个多小时后,办公室的主任喊他吃饭,他才回过神来。
  考察工作出了一点小小的插曲,这让每个人心里都很不舒服,特别是卢书记,更是头大的很,如同吃了一只苍蝇,喉咙口老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塞了一样的不舒服,心口发慌。他怎么也想不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这样的一个闹剧,他有些担心,这是不是有人故意教唆高明德的老婆来闹的。
  其实和他又一个想法的还有很多人,包括夏文博都在怀疑,这会不会是万子昌使的手段。
  当然,仅仅是怀疑而已。
  有几次,夏文博特意的观察了一下万子昌,只见他脸色忧虑,淡然平静,一点异样都看不出来。
  但是汪翠兰的为人大家都知道的,她这些年本来生活上就不太检点,也不是第一次被人家闹了,过去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只是汪翠兰这个人啊,也没有太大深的诚腹,事情一过,时间不长,她又好了伤疤忘了,继续我行我素了。
  后来还好吧,孙部长在吃饭的时候也没再提这件事情了,大家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直到送走了他们,这才长出了一口大气。
  夏文博还没回到办公室,就给张玥婷拨了一个电话,刚才吃饭的时候,张玥婷来过电话,人太多,夏文博没听到振铃声,后来发现了,又轮到他敬酒,这一耽误下来,这会才有时间回过去。
  “喂,喂,玥婷啊,刚才不好意思,没听到电话!”
  “哼,在忙什么?是不是和美女在一起,忘乎所以了!”
  “哪有美女啊,在我夏文博的眼中,这个世界只有一个美女,她叫张玥婷!其他的吗,那都是浮云!”
  张玥婷嘻嘻的笑了,傻乎乎的真为夏文博这样简陋的假话信以为真:“真的,文博,还是你有眼光啊,我们交往几年,今天你这话说的很实在,我爱听!”

  “是啊,我很少赞美女孩的,但对你,不赞美都难!你真的太优秀了!”
  张玥婷继续丝丝的笑着,笑了足足有十多秒,才戛然而止:“说吧,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的!”
  “帮忙!没有啊!我堂堂的一个大乡长,哪里用的着让你帮忙呢!”
  “奥,那我就谢谢你今天的赞美了,我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昨晚上你打了一个电话,我没接到,这会闲了,回一个,要是没什么事情,挂了!”
  “等等,等等!”
  “咋啦!”
  “那个玥婷啊,我刚想起来,那个,那个你能借给我一点钱吗!万把元就成!”
  “你不是说你堂堂的大乡长,不用我帮忙吗,你找别人借啊!”
  “这个你要理解,钱这种玩意啊,关系不好,就算他送给我,我也是不要的,更不可能张嘴问人家借钱了,但你我关系就不一样了,借你的钱,我一点不丢面子,也不犯错误!”
  张玥婷很不屑的“啊呸”了一声:“借钱就借钱吧,还说的神神秘秘的,少给我虚来晃去。”
  夏文博忙说:“张玥婷,你咋这样说话,这个钱问你借都是客气的,真该让你出!”
  “为嘛!”
  夏文博就把昨天晚上小魔女到东岭乡来,要吃野味,自己让人家弄,没想到把人给打中,现在自己要给人家一些医药费,疗养费,自己没钱,只好找人借的情况说了一遍。
  张玥婷恨恨的数落了夏文博几句,说哪能按那个丫头的要求来,那丫头是天不怕都不怕的主,这次还算运气,只是把人打伤了,要是偏一点,打中了头,出了人命麻烦就大了。
  夏文博也一直为这事在庆幸着,所以对张玥婷的批评也虚心的接受。
  不过最后他反驳了一句,说:“就算枪偏一点,也不可能打中头,只能打中人家的蛋蛋!当时伤者是背对枪口,弯着腰的。”
  张玥婷气的又骂了他几句,最后说:“一会把账号发过来!!”
  “好好,我就知道你人美心善......”
  没等他赞美结束,张玥婷直接就挂断了电话,弄得夏文博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哎,人穷志短啊,借人家一点钱我容易吗!
  十几分钟后,张玥婷就给夏文博的账户打进了三万元,现在有了钱,心里也安定了,美美的睡到了第二天。
  今天一早,夏文博要到白林村去开会,这里有一个水库要维修,花费较大,村里准备自筹一部分钱,再问问乡里要一点钱,但村里怕集资会议不好开,特意邀请乡里的干部过来压压阵,这不,卢书记就把夏文博派过来了。
  会议的地点就安排在白林村的大沽台水库边上,主要这地方宽敞,而且今天讨论的也是水库的维修问题,让大家都亲眼看看水库的情况,能更好的体现集资维修的必要性。
  大沽台水库管理处就在大坝的下面,由几排瓦房围成一个小四合院,在白茫茫的太阳下有气无力地耷拉着,前门的树下两条黄牛蹲在地下舔着前踺,不时剧烈地晃动着头用耳朵拍打着苍蝇,蚊虫。
  夏文博的小车只能停在下面,他带着办公室的小陈,顺着石级走上管理处,台阶里有一个会议室,能容纳三百多人开会,里面稀稀薄薄地坐着十来个人,大多数靠在椅子上昏昏欲睡,有几个人围在一起玩“斗地主”的游戏,见了夏文博来了,这些人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夏文博问:“人都到哪里去了?”他所指的就是白林村的马村长,今天的会议就是由他主持。

  只是大家没几个认识他的,所以没有人理他,打牌的继续打牌,睡觉的继续睡觉。
  沉默了很久,有一个人从梦中惊醒后,言不对题地回答说:“上厕所去了。”
  话音刚落立即就招来了一阵哄笑。
  夏文博并没有理会,径直走到主席台上,放下手提包,用犀利的目光扫视着全场。一句话都不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