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376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去静心的躺了一会,夏文博还是有点睡不着觉,心里总是有些担忧受伤者,可是这大晚上了,也没有什么好点的办法,只能干着急,无聊而郁闷中,他拿出电话,准备给张玥婷和袁青玉打一个电话过去。
  从防汛抗洪到现在,夏文博还没有给张玥婷和袁青玉打过电话,这会清静了,不由的就想到了她们。
  但连续的拨了这丫头几次号,那面都提示没有开机,夏文博有些啜气的挂断了电话。
  当给袁青玉拨号的时候,夏文博又有些犹豫了,看看时间,这会袁青玉一般都已经睡觉了,在一个,这大晚上的把她叫醒,其实也没有什么很重要的话说,他迟疑再三,还是没有拨出去。
  孤独在这个时候,慢慢的笼罩住了夏文博,夜晚那阵阵冷风不知从哪个方向吹入屋里来,寒意逼人,窗外夜幕完全拉拢下来,风把落光叶子的光秃树枝吹得摇曳不定,北方的秋天,萧索中没有一丝生气。
  夏文博忽然不知道要干些什么,不想思考了,不想说话了,也不想面对那些女人了,一种内心的疲惫压得他喘不过气。

  寂寞是毒药,释放出来的空洞噬咬着内心,这种折磨不可对人诉说,只有他自己知道。
  夏文博光着脚,到了外面的办公室,把电脑弄到了床上,打开之后,茫然的看着上面的新闻,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他习惯性的点开了他最爱的一个苍老师的视频网站,这个让他过去激情澎湃,爱的要哭的女人在今天,却似乎也没有了多少引力。
  夏文博最近也发现,自己的情绪啊,有时候和女人紊乱的例假差不多,突如其来的就变了。
  “滴滴!”
  qq里一个信息传了过来,夏文博打开一看,是苏亚梅的。

  “文博,你咋也上线了,好久都没见你亮过头像了!”
  夏文博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睡不着,上来看看新闻!”
  “哎呀,你还看新闻了,难得,难得,这可是要当大官的潜质啊,继续发扬,继续保持!”
  夏文博没好气的说:“那是,我可不能像你一样,没事就上网找情人!”
  苏亚梅回一个捂嘴笑的表情,说:“咋啦,你嫉妒啊,不过最近的运气不好,一直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要不文博啊,你就做我的临时情人吧!”
  夏文博这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情人那两个字,死气沉沉的心立马就有了生机。
  他回了一个大笑了表情,说:“我们两个属相不般配啊!你这个属相真不好找情人!”
  “咦,你知道我的属相!”
  “废话,你不就是属狗的吗!我们在一起都好几年了,我能不知道!”
  “那文博,你说说,为什么我这个属相不好找情人!”
  “哎,亚梅啊,属狗的找个情人真不容易呀。你找了个属鼠的,那是狗拿耗子,不合吧?你找了个属猪的,人家说你猪狗不如,也得散了!你找到一个属鸡的,常言道鸡犬不宁,肯定的黄了!”
  “我去,那你说说,大姐我这属相应该找哪一种的?”
  夏文博憋住笑,回了一条信息:“亚梅姐啊,你只能找一个属狗的!”

  苏亚梅很不理解,问:“为什么!”
  “你没听大家都在说,这一对狗男女吗!狗男女臭气相投,自然也就好上了。”
  苏亚梅这才知道被夏文博调侃了,气急败坏的回了一条过来:“夏文博,尼玛比,就没听你说过一点好听的!”
  夏文博继续调侃着:“哟,你丫的发脾气了,罕见啊。没少吃火药吧。”

  “有火药也先炸了你。”
  “且,用得着这么恨我么,我和你有夺夫之恨似的,我没有抢走你丈夫吧。”
  电脑一头的苏亚梅发来了几个好笑的表情:“欢迎你去夺吧。夺成功了告诉我一声,我好祝你们早生贵子。”
  “你丈夫其实是同性恋,其实我们已经勾搭多年。”发完,夏文博自己都狠狠恶心了一把。

  这话一说,好一会苏亚梅都没有回信息,夏文博以为她睡着了,连续的晃动了几个窗口。
  “嗨嗨,要走也说一声啊,不带这样玩的!”
  过了足足有六七分钟,苏亚梅才回了一条信息过来: “文博,你不知道,我们最近又闹了几场,看来真的要离婚了。”
  “啊,还真离啊!”

  “嗯,我今天哭了一天了。”
  夏文博心里还是有点不忍,说真的,苏亚梅这个女人,在外面的名声确实不很好,但是,一直以来,她对夏文博还是很不错,夏文博觉得,只要人家没有伤害过自己,只要人家对自己好,那就是好朋友,所以一听他伤心,夏文博也有点急了。
  他点开了视屏。
  果然,画面中的苏亚梅脸色苍白,眼圈有些红肿,夏文博盯着她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一直觉得眼睛是和心是相通的,透过眼神你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内心世界,她的眼睛似乎噙着泪水,灯光的照射下透着晶莹的泪光。
  这一刻夏文博忽然觉得苏亚梅好可怜,好凄惨。她应该是个很感性,很脆弱的女人。
  今天的苏亚梅也没有了往常那种靓丽,她精神状态很不好,满脸憔悴,头发凌乱,夏文博的心里一阵心疼,这哪里还是上次自己回政府宿舍见到的那个化着淡妆,体态优雅的苏亚梅,夏文博都难以想象,刚才她是怎么强颜欢笑和自己打趣聊天的。
  “亚梅姐,你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

  “嗯,从昨晚开始我就感觉有点儿发烧。今天早上就更加严重了。发烧快到了39度。”
  夏文博不由的有了一种想要保护她的责任,他像关心自己女朋友一样对她千叮万嘱,让她好好照顾自己。
  夏文博立马让她去医院,说都病成这样可不行。
  苏亚梅她:“说挨挨就过了,不想去医院。”
  夏文博说你再挨挨就该往火葬场运了。
  苏亚梅说一个人不想去医院,老公好几天都没露面了,自己一个人在医院打吊瓶感觉很凄凉。
  对这样的感觉,夏文博是能够理解的,他有过这样一种体会,生病的时候感觉特别的无助,很容易想起小时候妈妈折腾半夜,又摸你额头,又是喂你吃药时候的温暖,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温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取而代之的是一次次拖着病垮的身体和医院里冷冰冰的人打交道,那种悲凉的感觉就好像自己被世界遗弃了一样。
  后来夏文博突然想到了袁青玉的秘书李玲,他就告诉苏亚梅,明天一早,自己给李玲打电话,让她陪着苏亚梅到医院去看病。
  起初,苏亚梅不同意,但经不住夏文博的连哄带央求,最后也只好同意了夏文博的这个建议。
  这一通的聊天过后,夏文博真的也慢慢的困了,靠在枕头上,时间不长,就到了第二天的天亮,当然,一起来,夏文博就和李玲联系了一下,李玲虽然心中有点奇怪,但还是没多问什么,答应一会就到苏亚梅的家里去,接她一起看病。
  安置好了这件事情,夏文博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其实,孤独和寂寞只有在夜色中夏文博才会感到分外的浓郁,真正的阳光下,大白天,他很少有那种情绪,特别是他这个工作,忙起来一塌糊涂的,也容不得他有那么多的儿女情长,多愁善感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